🏡
PTT小說網
x
    「很好!不過,吾乃珠江軍之主,這點你要記清楚!」方運微微抬起下巴,直視蘇倫雙目。

    「末將知曉。」蘇倫面色不變,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很好,你這就去寫一份雜錄,把珠江軍十年內發生的事情一一記下,哪怕事情只是涉及普通舉人,你也要寫下來。你可明白?」方運問。

    蘇倫立刻道:「末將領命!」

    張青楓在一旁看著方運,道:「你了解各種事項,倒是好事。不過……你還要看所有賬冊文書,會不會太操勞了?」

    方運微笑道:「無非花一天的工夫而已,不算操勞。」

    張青楓與蘇倫吃驚地看著方運,難以置信。

    「好吧,你磨礪多年,自然知道輕重取捨,老夫便不再多嘴。」張青楓道。

    「青楓伯伯這話言重了,小侄若有不妥之處,還望您能點出,讓小侄重新衡量。至於那些賬冊文書,對小侄來說的確並非是難事。十年牢獄,小侄的成長遠超同輩。」

    張青楓點點頭,什麼也沒說。

    不多時,位於軍營內部的第一批賬冊文書運到,由馬車拉著,士兵搬著裝文書的箱子進來,共有十二個箱子,每個箱子都有三尺高。

    張青楓與蘇倫都沒有離開,站在方運近處,想知道方運如何快速閱讀。

    方運對著第一個箱子輕動食指,才氣湧出,就見箱子中飛出三十五本薄厚不一的冊子,懸浮在空中,面向方運整齊排列。

    方運手指再度一動,三十五本冊子如同被大風吹動一樣,一起翻頁。

    大帳之中,嘩啦啦之聲不絕於耳。僅僅五息后,三十五本書頁翻完。

    方運第三次動手指,三十五本書按照之前的順序落回書箱中。

    「下一箱。」

    在場的所有人差點驚掉下巴,張青楓茫然地眨了眨眼,問:「不是老夫想戳你痛處,你在這十年到底歷經何等苦難才能修成如此神奇之能?連大學士都不可能如此迅疾閱讀,只有大儒才能伸手一拂,閱遍萬卷。」

    所有人點點頭,無比同情地看著方運,就連對方運不冷不熱的蘇倫眼中都露出憐憫之色。

    方運呵呵一笑,繼續如此看第二箱的書,心道自己現在是一心二用,先用這種方法把所有的書錄入奇書天地中,然後讓另一個神念在奇書天地中以平常千倍的速度閱讀。

    一箱又一箱賬冊文書被運到大帳之中,接著一箱又一箱被運走,由於運送賬冊文書需要時間,導致方運經常因為無書可看而坐在大帳里休息。

    這件奇事很快傳遍全城,韋長弦暗中使壞,讓庫房之人把其他與親衛軍無關的文書送過去,然後又聯繫珠城知府,請他把那些與軍中無關的官府文書賬冊也送往親衛軍中。

    於是,珠城官府和珠江軍的車馬動員起來,不多時,親衛營出現壯觀的一幕,左邊不斷有載著書冊的馬車進入,右面不斷有相同的馬車外出,整個過程持續不斷,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結束。

    全城內能給方運看的賬冊與文書都已經送入過親衛營中,甚至還有幾車亂七八糟的書籍,方運照看不誤。

    看完所有文書,方運小睡一覺便起來吃早飯,一邊吃飯一邊看傳書,還有論榜上眾人的議論。

    「以後誰若是稱讚張龍象學富五車,那就是在罵他!」

    「汗牛充棟用在他身上的話,似乎差得遠。」

    「別人是立地書櫥,張龍象可是立地藏書館。」

    「可怕的速度!你們總說方虛聖比張龍象厲害,他能做到嗎?他絕對做不到!所以我一直說,張龍象定然能超越方虛聖!」

    「請不要再拿張龍象與方虛聖比較,從現在開始,任何比較兩人之言行,都會被我視為捧殺張龍象!」

    方運看了一陣論榜就頭疼,乾脆不看,最近「自己與自己」的爭論鬧得有些過火,只要提到張龍象,必然會有人讚揚有人貶低。

    最有意思的是部分蠢貨,明明是自己無能無恥,嫉妒張龍象文名大漲,卻先是站在中立的角度評判,然後說被那些稱讚張龍象的人激怒,所以被逼無奈轉而攻擊張龍象。

    方運早就看透這些人的嘴臉,無非是四個字,文人相輕,若是再加四個字,那便是道貌岸然。

    吃過早飯,方運再次前往親衛營,這一次張青楓沒有跟來。

    和昨日比,親衛軍少了三成將校,而士兵流失更多,整整少了四成!

    一萬大軍,只剩六千。

    方運心中暗嘆,哪怕是這六千,恐怕也只有一半是真心愿意留在這裡,逆種嫌疑的影響實在太大,在這種時候暴露無遺。

    隨後,方運進入軍營,召集將校,準備按照自己的意圖整兵,制定新的訓練計劃,甚至連兵種、飲食、器械、軍服等等各項都重新調整。

    等方運制定完新計劃,平江將軍蘇倫接過文書,只看了一會便道:「您招新兵不算什麼,但提高軍餉、提高飲食等等計劃,每年至少要多花費二十萬兩白銀!朝廷絕不會劃撥!什麼?您在最後提到要打造一支五千人的騎兵親衛軍?那每年至少要再花費五十萬兩白銀!」

    方運微笑道:「現在是戰時,按照慣例,可以找商戶地主募捐。」

    「珠城內的課稅本來就重,若是再找商戶募捐,不僅鹿門侯不同意,怕是會激怒全城的商戶地主。您也知道,那些大商戶大地主都是有跟腳的。」

    「不,我只針對一部分商戶和地主。蘇倫!」方運突然起身低喝。

    「末將在!」蘇倫雙腿併攏,站直身體,疑惑地看著方運。

    「點足一千士兵,隨我去珠江街!」

    蘇倫一愣,隨後恍然大悟,臉上閃過一抹興奮之色,轉身就走。

    「得令!」走出好幾步,蘇倫才回應。

    珠城的城南駐紮大軍,而城北則是生活區商業區。

    這些年,珠江侯府在其他各地的產業或被充公或被強奪,但在珠城的產業名義上沒有變動。

    珠城城北有一條繁華的珠江街,整條街的所有店鋪都是珠江侯府的產業,除此之外,珠江侯府還有許多宅院和田地的地契。

    在張萬空失蹤、張龍象被囚后,負責這些產業的所有掌柜都被囚禁,大半被折磨致死,只有少數被放出來。

    那些被放出來的人,投靠了各大勢力,這些年所賺的錢一文也沒有落到珠江侯府手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