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珠江街是整座珠城最繁華的街道,它北臨珠江,東接海洋,乃是全城最優秀的觀光之處。

    從早到晚,這條街永遠繁忙有序。

    但今天,上千士兵的出現打亂了珠江街的秩序。

    「封街!」

    隨著方運一聲令下,上千士兵跑步前進,封鎖整條珠江街。

    「珠江侯駕臨,所有掌柜前來迎接!」蘇倫舌綻春雷,震得近處屋頂的瓦片嘩嘩作響。

    不多時,各店鋪的掌柜慌慌張張向外走,在士兵的指示下走向方運。

    道路兩側是一排排的店鋪樓宇,眾多商人過客站在道路兩邊,在士兵後面好奇地看著這一幕。

    方運騎著一頭高大的黑色駿馬,駿馬的馬毛在太陽底下好似塗了油一樣,晃得人眼疼。

    方運坐在馬上,望著前方上千名掌柜或夥計,舌綻春雷道:「本侯回來了!」

    眾多人為之色變。

    「我張龍象是什麼脾氣,你們身後的那些人一清二楚。過去的事,我沒工夫追究,以後的事,未有定論。但只要我張龍象在一天,這珠江街上,老子最大!從今日起,珠江街所有店鋪賬目由平江軍接管,扣除經營所必需的銀錢,所有收入全部以捐贈的名義送往平江軍!」

    方運冷冷地掃視在場的每一個人,把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哪怕聽不到遠處的人低聲說什麼,但只看他們的嘴唇動作就能讀懂唇語。

    「我知道,你們會玩各種把戲,我不在乎。來人!」

    方運一聲令下,伸手向後側虛抓,兩個強壯的士兵抬著一把巨大的斬首刀走近,把刀把放入方運的手中。

    方運抓著斬首刀,對準前方的地面猛地投擲而出,就聽砰地一聲,大刀擊穿一塊石板,深入下方的土中,斜斜露出刀把。

    「不要逼我拔出這把刀!」方運說完,居高臨下望著所有人。

    在場的掌柜夥計只覺全身冰冷,他們從張龍象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感情,自己彷彿是待宰的牛羊,隨時可能送命。

    方運道:「我記得珠江街所有掌柜組成一個商會,那麼,我以東家的身份,召集所有大掌柜議事。當年我父親做了什麼,你們很清楚,我不介意加倍再做一次。」

    當年張萬空接任珠江侯后,到達珠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一半的大掌柜。

    「我在知味樓等你們,一起品嘗嘗好久沒吃過的珠城鮮蚝!」方運說著下馬,走向珠江街最出名的酒樓。

    街道上的人好奇地看著知味樓,隨後看到十二個老者陸續進入裡面,許久不見出來。

    眾人一直等著,發現許久沒有人出來,只好陸續回家吃午飯。

    一直到了午後,方運才從知味樓走出來,同時有十個老者出來相送。

    當晚,珠城發生大事,善德糧行的大掌柜與珠水當鋪的大掌柜病死於知味樓,兩家親族遭到抄家,被平江軍士兵押送到知府衙門,罪名是以奴欺主、謀奪主家家財。

    第二天清晨,一位祺山侯族的旁支在論榜之上散布消息,稱珠江侯在珠城內大肆殺戮無辜,但隨後平江軍中的舉人把兩個大掌柜的罪證發到論榜之上,事情很快平息。

    方運以珠江侯的名義,順利接手所有的商鋪、宅院和田產。

    臨近三月,珠城寒意盡消,越發暖和。

    處理完珠江侯府的產業,方運又清閑了下來,平江軍的練軍計劃基本由蘇倫負責,至於公文房,他已經全部摸清,每天早中晚各去一次蓋印章即可,反正就算盡心儘力下面的人也會出岔子,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那裡中鹿門侯的計,不如用在修習上。

    清明至,珠城和往年一樣,召開盛大的清明文會,城中的讀書人暗暗摩拳擦掌,準備一展文采。

    不過,眾多少年人卻無人知清明,因為三月十五就要舉行縣試考童生,是他們人生的啟程點。

    清明節的當日,方運去了一趟公文房和平江軍軍營,回返時已經是日上三竿,坐在馬車上思索今日的清明文會作什麼詩。

    隨著時間推移,方運感覺自己離大學士越來越近,近期已經沒心思吟詩作詞,準備隨便應付一首便是,把更多心思用在晉陞大學士方面。

    一旦成為大學士,那便是人族真正的高層力量,晉陞大學士后,各方面力量都會達到質的提升。

    有人曾言,大學士是凡人力量的極致,從大儒開始,已經算是踏入聖人之路。

    方運正想著,突然接到韋長弦的傳書。

    「敢問張侯爺,您今日在清明文會上的詩詞可已準備?」

    方運冷哼一聲,傳書回復:「本侯在文會上書寫詩詞與你何干?」

    「是與末將無關,只不過,為防動搖軍心,今年清明文會有所不同。元帥府下令,所有清明節詩文要提前交由元帥府審核,若是詩詞中有動搖軍心之言,則禁止參與文會!元帥頗為看重您,所以命令末將先聯繫您。」

    「你們還真是膽大包天!難道想逼得珠城讀書人道路以目嗎?」

    「侯爺您言重了,這也是迫不得已,請您理解。」

    方運從字裡行間中看到韋長弦那令人厭惡的笑臉。

    「若我不把詩詞交給你又能如何?」

    「那您可就不能參與今日的清明文會,所以,請侯爺大人三思。」

    「狗屁不通!一群下三濫,不僅作不出好詩文,而且喜歡阻礙別人作詩文!」方運傳書完便乾脆不與韋長弦聯繫。

    太陽西沉,方運乘坐馬車前往珠城府文院,還未到文院門口,剛入文院路就被士兵攔下。

    門外響起士兵的聲音:「元帥府有令,珠江侯張龍象不得參與清明文會!小的們也是聽命從事,還望侯爺大人有大量,饒恕我等。」

    「請侯爺寬恕!」多個士兵齊齊懇求。

    「鹿門侯這個王八蛋!滾滾滾,老子不與你們計較!調轉車頭,老子要出城散心!」方運學著張龍象的語氣破口大罵。

    「老爺,向南向北?北城人太多……」車夫問。

    「嗯,清明節各家出行,不去北城,去南城吧。」方運道。

    不多時,馬車停在南城的城牆下,方運登上城頭,放眼望去,天地清朗,無限遼闊,心情大好。

    但看了一會兒,方運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慢慢提筆研墨。

    沒有方運的清明文會照常舉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