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重狂士。

    在方運大罵鹿門侯后,珠城的許多年輕學子在南城與北城的交界處展開聲援,認為不能憑藉詩文來定罪,至於大罵鹿門侯那是文會私仇,並非戰場公事,鹿門侯不應該公報私仇禁足。

    楚國的許多讀書人開始發聲,希望楚王從輕發落,畢竟張龍象被囚禁十年,剛出監獄就屢遭打壓,心中悲憤難抑,偶而狂放不羈情有可原,若讀書人在被打壓后連一點反抗都沒有,也不配當讀書人。

    不過,楚國國內幫助張龍象的聲音被壓下去,懲罰的呼聲越來越高。

    隨著時間的推移,楚王遲遲沒有表態,而楚王之下地位最高的文官之首丞相和武官之首太尉也始終沒有正式開口,傳聞當朝太尉曾與張萬空並肩作戰,最喜歡有血性的讀書人,張龍象的張狂之舉,很對太尉的胃口。

    楚國丞相則相反,處處守禮,不過前些日子聽聞張龍象教子的事情后,親口稱讚張龍象有名士之風。

    丞相與太尉不開口,其他官員也沒有窮追猛打,只有御史台的御史們不斷上書,這是他們的本職要務。

    各地的讀書人紛紛猜測朝廷高層的意圖,很快摸清,張龍象無論如何,除了逆種嫌疑,其餘言行無非是物不平則鳴,對珠江侯這種地位的人來說還算不上罪名,所以連楚王都沒有出面定罪。

    隨後,這些讀書人也意識到,張龍象如此做,除了發泄,更重要的目的是博取文名,讓楚王等敵對力量投鼠忌器,萬一引來聖院干預,楚王必然英明喪盡,其他各國再發力,甚至可能被迫退位。

    事情慢慢降溫,可許多讀書人都想知道張龍象的現狀,於是珠城的讀書人不斷向外散布方運的消息。

    「珠江侯住在元帥府百丈外,至今被禁足,三天了,沒有任何異動。」

    「第四天也無異象,不過有幾位將軍與他隔牆暢談。」

    「出事了!鎮國異象!悲音陣陣,可惜張鳴州似乎不想讓人知道他寫了什麼,只有異象,不聞詩詞,連文榜之上也沒有。看來他不知寫了什麼詩詞,但未落最後一筆,所以詩詞沒有現世!」

    文界論榜立刻陷入熱烈的討論中,都想知道張龍象因何而悲。

    由於在論榜發的文章受到追捧和熱議,珠江城有幾個年輕的舉人竟然每天早上來到方運住處外,從附近的軍戶家裡借來桌椅坐在那裡。

    他們幾人大多數都在讀書,偶爾會放下書聊天,談詩論文,一旦方運住處有任何異動,他們幾人立刻手握官印,第一時間把發生的事情傳到論榜之上。

    畢竟在論榜上發布有用的訊息后,有機會得到文墨,用處頗多。

    時間一天天過去,在鹿門侯的禁足令下達后的第十一天,不僅那幾個舉人,珠城的許多讀書人也守在門外。

    大門吱呀一聲打開,方運專用的馬車緩緩駛出,在場的讀書人頓時激動起來,雙眼瞪大,生怕錯過什麼,還有一些人急忙在論榜發文。

    「禁足令結束!張鳴州的馬車出來了,停在正門前,看樣子他很快會出來!」

    「十天到了,張龍象出來了!不過,他目光暗淡,面色灰敗,上了馬車!」

    「張鳴州太慘了,被誣陷十年不說,還被防賊一樣防著,最後連寫幾首詩都被責罰,我大楚國……唉……」

    「若是張萬空真是逆種,楚王不動手,大儒殿堂也會動手。大儒殿堂不動手,聖院和眾聖也會動手!論榜上已經有人分析得清清楚楚,張萬空是逆種的可能性不足一成,而張龍象絕對不是逆種!」

    「當年萬空大學士在的時候,咱們珠城何等風貌?當年張大學士很可能收復整個南方!等他失蹤了,蓮山關立刻被蠻族攻破,前些年蠻族還在珠江城外耀武揚威,能把他們怎麼樣?」

    「是啊,所以珠城內的百姓至今認為是有人在迫害張萬空大學士。張大學士在的時候,珠城一片清明,現在……呵呵,不說也罷!」

    「張鳴州,有大冤屈啊!」

    眾人紛紛嘆氣。

    就見方運在眾人的注視下,頗為失落地登上馬車。

    馬車向城北駛去。

    眾多人跟上。

    馬車慢慢前行,不久之後,停在城北的珠江邊。

    方運走下馬車,緩緩向一處碼頭走去。

    珠江岸邊種植著整齊劃一的楊柳樹,楊柳樹之後則是防洪堤岸,堤岸之間有階梯,方運踏著向下的階梯,看到前方遼闊的江面,江水青綠,白浪陣陣,偶爾有少許綠色的浮萍隨波逐流。

    水族已經撤走,江面上船隻往來,放眼望去,還能看到對面的鵬城。

    方運扭頭向右側望去,那裡是珠江的出海口,也就是俗稱零丁洋的地方。

    方運來到一處碼頭,花錢租了一艘小小的烏篷船,然後讓艄公送自己到零丁洋上。

    艄公拿著五兩銀子樂開花,二話不說,手持木槳頂著碼頭,讓小船遠離河岸。

    艄公划船,漸行漸遠,而方運仰面躺在船上,閉著眼,享受太陽的光照,聆聽江水的聲音與木槳的划動,還有遠處細細密密的雜音,神色慢慢舒緩。

    不多時,方運嘴角浮現一個細微的弧度。

    艄公看到客人開心,自己收了那麼多錢,也十分高興,於是大聲唱起船夫漁民們的歌。

    跟隨方運的讀書人站在岸邊,望著漸行漸遠的烏篷船,猶豫不決。

    很快,四個讀書人聯手租下一艘烏篷船,讓艄公遠遠跟著方運的船。

    有人開頭,其餘人紛紛仿效,數十條烏篷船駛向零丁洋。

    烏篷船很快離開珠江,進入零丁洋的範圍。

    在清澈的水面上,在藍天與碧海之間,一烏篷船向前,數十艘跟隨,優美如畫。

    方運一直仰面躺在水面上,享受著少有的寧靜。

    一個時辰后,突然起風,隨後天空烏雲密布,海浪起伏加劇。

    「起風了,我看回去吧。」艄公道。

    「好!」方運道。

    隨後,艄公用調轉方向,向碼頭駛去。

    一刻鐘后,天空響起一聲炸雷,雨水淅淅瀝瀝落下。

    方運依舊躺著,任由雨水落在自己面龐。

    「唉……」

    過了一會兒,方運長嘆一聲,坐回烏篷船中,有些失魂落魄地望著外面。

    許多讀書人發現方運面色灰暗,唉聲嘆氣,低聲議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