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浪越來越大,小小的烏篷船上下起伏著,隨時可能被大浪淹沒,不時有人發出輕呼。

    幸運的是,所有烏篷船都平安接近岸邊。

    烏篷船靠岸,小雨依舊淅淅瀝瀝下著。

    全身濕漉漉的方運沒有回城,而是走到堤岸上觀光的涼亭。

    涼亭黑屋紅柱,中間立著青色的石桌與石凳,十餘個形色各異的人正在避雨。

    他們見到身穿翰林服的人進來,齊齊低頭問候。

    「不必見外,我也是珠城人。」方運說完,面向珠江,望著外面淅淅瀝瀝的小雨。

    那些跟隨的學子和讀書人仍不死心,站在不遠處望著涼亭里的方運,只有幾個大膽的跑進涼亭內,嘴裡說著避雨,目光卻往方運身上飄。

    方運出神地望著外面,煙雨朦朧,令人傷感。

    突然,電閃雷鳴,狂風怒號,暴雨傾盆。

    外面的讀書人被打蒙了,紛紛找地方避雨,還有一些人不得不跑著去買傘。

    「唉……」方運一聲長嘆,如同大鎚重重落在涼亭內每個人的心頭,每個人都覺得無比難受。

    方運嘆息完,轉身走到石桌邊,從吞海貝里拿出文房四寶。

    在場的人面露驚訝之色,在他們眼裡,方運拿出的是一隻含湖貝,有幾個人十分激動,沒想到能見到傳說中的神物。

    但是,那幾個舉人根本不在乎什麼含湖貝,他們僅僅盯著方運面前的白紙。

    方運正欲研墨,就見一個舉人一步上前,笑嘻嘻地幫方運研墨。

    方運點點頭,臉上依舊充滿傷感。

    待研墨完成,方運提筆蘸飽濃墨,再一次長嘆,揮筆便寫。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數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在寫完「零丁」二字后,天地元氣突然輕輕一震,隨後方運面露驚色,快速收筆。

    就見已經寫完的文字逐漸變大變黑,隨後連在一起,讓白紙快速變黑,隨後整張紙燃燒起來。

    在場的讀書人為之驚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方運呆在那裡,心中疑惑不解。

    「為了這首《過零丁洋》,我甚至暗中調動文星龍爵的力量,又是颳風又是下雨,可這首詩竟然不是普通的詩,而是……」

    方運隱隱覺得有些后怕,慶幸自己提前停筆,否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侯爺,您怎麼不繼續寫了?」一個舉人急了。

    「詩文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今日得天成,他日尋妙手。」方運說完,飄然離開,留下發獃的三個舉人。

    三個舉人愣了一會兒,齊齊伸手摸向官印,快速把發生的一切傳到論榜之上。

    「張鳴州又有新詩,可惜未能寫完。」

    「張鳴州寫詩成半首,惜哉!」

    「這首《過零丁洋》張龍象都難以完成,何人能夠補全?」

    新的文章一出,大多數並不在意,只是感到好奇,但慢慢地,越來越多的讀書人加入補全《零丁洋》的行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議論。

    「以在下之見,最後的尾聯,怕是和之前多首詩詞一樣,是在諷喻,既然前面提到『山河破碎』,那自然是把矛頭指向鹿門侯或楚王。」

    「不,具體詩意要具體分析。完成的詩句是說,時光飛逝,遙想當年辛辛苦苦科舉,直到被關押遠離戰場,已經過了多年,楚國如同風中的柳絮一樣不定,而自己像是暴風驟雨里的浮萍一樣飄忽。當年路過惶恐灘的時候水流湍急,讓人不安,而現在在零丁洋里嘆息自己的孤苦伶仃。以老夫之見,此詩的尾聯必然要一掃前六句之陰霾,逆轉詩意,扶搖直上!」

    「不不不,你們若仔細閱讀張鳴州的詩就會明白,他心中充滿悲憤,這首詩的最後一句,定然會讓他的憤怒噴薄而出!」

    「你們說,這首詩會不會是一首戰詩或奇詩?張鳴州發現駕馭不了才突然停筆?」

    「絕無可能!」

    「不愧是張鳴州,連寫不出詩的理由都如此清麗脫俗。詩文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實乃妙句,此句定然是妙手偶得!」

    論榜之上紛紛擾擾,方運卻坐在馬車上無奈回返,這首詩《過零丁洋》有大用,絕不能在此時成詩。

    還未到親衛軍營,秦國丞相祝奉穹發來傳書。

    「不錯!你的手段果然高明,只寫半首詩,讓眾人討論,引發熱議,最後補上兩句。唯一的風險便是,若尾聯不佳,則文名會受到打擊,你可有信心?」

    方運無奈回復:「祝相您誤會了,我這首詩有不能完成的理由,絕非是故意引發討論。」

    「什麼?何等理由?」

    「如果能說,我一定會跟您說,但目前的確不便說。」

    「不行!一定要在三天內把尾聯補上,否則的話,會有許多人攻擊你文名,我們之前努力建立的一切將付之東流!你若要挑戰方虛聖,絕不能落得個半詩不成的名聲。你若遲遲不續上,定然有人會說別人續寫的比你好,甚至會有人藉此踩著你的文名上位。」

    「祝相說的是,我再想想,三天內給你答覆。」方運道。

    「好,三天是極限,一旦過了三天,那些寶物你必須返還一些!」祝奉穹道。

    「祝相說笑了,我張龍象可沒有把到手的好處吐出去的習慣!」

    「有些事,由不得你!三天後見分曉!」

    方運眉頭一皺,面露不悅之色,這個祝奉穹各方面都不錯,身為大學士,又是第一強國秦國的丞相,在文界的地位甚至高於楚王,但太過傲氣,始終把他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文官之首。

    「罷了,暫時忍忍,得到那麼大的好處,怎會沒有負面後果。等到離開文界抵達兩界山,我看你能奈我何!」

    很快,方運抵達親衛軍營。

    這些天親衛軍加大訓練,由於軍餉和待遇全都提高,頓頓有肉,士兵們的積極性很高,加上招募的新兵,親衛軍人數重新滿萬。

    視察完親衛軍,方運進入元帥府。

    方運剛走到公文房的門口,就聽到韋長弦的聲音在裡面響起。

    「混帳東西,連公文家書都處理不了,簡直是廢物!你們想激起軍士嘩變嗎?」

    「韋將軍,不是我們不處理,是珠江侯被禁足,我們沒有他的官印,很多軍令文書只能放在此處,無法傳達!」

    「禁足已解,珠江侯在何處?尸位素餐,無能之輩,本將必參他一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