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常出現類似情況的並不是軍營,而是監獄,大量的犯人被鎖在狹小的囚牢中,經常會有人發瘋,從而引發其他人的情緒激動,導致有些犯人大喊大叫甚至自殘,形成「監嘯」。

    每一次營嘯過後,所有士兵的精神都會出現創傷,沒有三五個月的調養無法再上戰場。

    張青楓再次傳書。

    「他們必然早有準備,你我都無法進入那幾處軍營,我們若是有任何舉動,他們會提前引發營嘯,最後依舊會把營嘯栽贓到我們頭上!就算我們舌綻春雷,恐怕還沒等說完第一個字,就會被鹿門侯借用聖廟才氣鎮封!現如今,珠城的最高長官是鹿門侯,不是你這位珠江侯!」

    方運面露苦笑,沒想到自己本來就有一連串的壓力,現在又平添一個全軍營嘯的壓力。

    方運心中很清楚,一旦大軍營嘯,自己的書山之路將畫上一個殘破的句號!

    「唉……」

    之前的嘆氣,是張龍象在嘆息,這一刻,是方運在嘆息。

    方運望著天空,突然想起遙遠的親友,腦海中浮現那一張張熟悉卻又變得陌生的面孔。

    方運沉默著,意識到自己這些天承受的壓力太大,扮演張龍象太入神,以致於已經被這些天的經歷影響。

    「不愧是第九山啊……」

    方運回憶進入孔聖文界的經歷,過得無比混亂,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張龍象不斷增多的白髮,是《易傳》而為,還是因我而起?」

    方運感到深深疲憊。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數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哪裡是在說文天祥,哪裡是在說張龍象,分明就是在說我方運!」

    方運慢慢走回桌前,坐在椅子上,手持墨錠,徐徐研墨。

    不多時,方運左手托起寬鬆的右袖口,右手持筆探向硯台,蘸了蘸烏黑的墨汁。

    「難道要寫完《過零丁洋》嗎?」

    方運心裡想著,不由自主書寫。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數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看著「身世浮沉雨打萍」七個字,方運停筆,把紙張揉成一團,扔到地上,然後帶著悵然之色,再度落筆。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方運想起前些天站在城頭南望,那些屬於楚國的領土已經殘破,可山川河流依舊在,在這春日中,舊土之上荒草叢生。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此刻的自己無比傷感,哪怕是看到鮮花盛開也會忍不住流下眼淚,因為與家人親友分離,就算聽到歡快的鳥叫,也會感到心痛。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在兩軍交戰之時,來往於戰場與家鄉之間的書信,比萬兩黃金更加珍貴,因為只有親人才能撫平自己的悲傷。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愁悶心煩只能讓人撓頭,以致於頭髮越來越稀疏,甚至無法用簪子束髮,衰老成這般樣子,恐怕是此生最無力最落寞的時刻。

    詩成,聲傳千里!

    方圓千里之內,所有人都能聽到好像是張龍象在用極為宏大的聲音朗誦這首《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墨香四溢,整座珠城的人都嗅到奇異的墨香,同時被這首詩中的感情所感染。

    詩頁燃燒。

    元帥府上空的元氣瘋狂地向方運所在的位置聚集,附近的天地元氣在一剎那被抽空。

    珠城內大多數讀書人都感受到元氣的異變。

    韋長弦聽完這首詩,面色鐵青,但隨後浮現譏諷之色,可是當發覺方運上空的元氣開始凝集,他面色大變,快步跑向鹿門侯的書房,同時緊急傳書。

    「元帥,大事不妙!這首詩聲傳千里,明顯是詩成鎮國,可竟然能引動天地元氣,極可能和方虛聖那首《水調歌頭》一樣,形成傳世奇詩!請元帥隔絕天地元氣,打斷此詩,鎮封張龍象!」

    韋長弦跑了幾步,卻發現鹿門侯並不答覆自己,聖廟才氣也沒有任何動靜。

    珠江軍營,童生劉合安從懷裡拿出書信,看著信封上面的地址,憤憤不平。

    「上一位珠江侯是何等英豪,這位小侯爺倒好,連家書都不讓發了!怪不得很多人在罵,我看罵得輕了!本來說好過了清明就給老家寫信,要是沒有張龍象,老子的這封信早就到俺娘手裡了!俺娘收不到信,肯定天天跑村頭望著珠江的方向哭。」

    說著,劉合安眼眶紅了。

    突然,天空傳來誦詩的巨大聲音。

    聽完全詩,劉合安淚水奔涌,打濕家書。

    「嗚嗚……」劉合安再也忍不住,用右手捂著眼睛哭起來,但只哭了幾聲,他突然拿開右手,看向左手捏著的家書。

    書信在輕輕顫抖。

    劉合安感到無比詫異,書信自動,自己本來應該被這種異變嚇到,可現在卻本能地感到安心,隨後,輕輕鬆開手。

    就見那封信在半空打了個轉,好像是在告別,然後就聽嗖地一聲破空聲,直飛向天。

    劉合安望著天空,眼淚再度流下,因為書信正往自己家鄉所在的方向飛,更因為,數以萬計的書信正從珠城升空,向遠方飛去。

    書信如雁北飛。

    「這是聖人在幫助我們嗎?」劉合安淚眼朦朧地看著遠方,看著書信漸漸遠去。

    此時此刻,三十萬士兵抬頭北望,珠城內八十萬百姓仰首北望。

    方運也在望著北方,他看到自己住處有一封信飛起,那是自己寫給張經安的讀書心得。

    方運淡然一笑,漫步前行。

    《春望》直上翰林文榜首位。

    論榜炸了,孔聖文界炸了,聖元大陸炸了。

    在數息之內,文界論榜的文章題目皆是盛讚之詞。

    「文界第一才子!張!龍!象!」

    「十年牢獄淚未乾,一紙《春望》動世間!」

    「千古未有,後世難再!」

    「八句定軍心,一詩安天下!」

    「鎮國不及傳天下,《春望》猶勝「共嬋娟」!此詩,遠勝方虛聖之《水調歌頭》!」

    「傳世之功,勝萬古文名!」

    「龍象之名,龍象之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