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珠城的墨知書院中,一位老秀才站在講台之上,面對學堂的蒙童,滿面春風。

    「你們恐怕已經聽過《春望》一詩,但你們並不清楚這首詩的真正意義。所有的詩詞,可以籠統地分為兩大類,戰詩詞與非戰詩詞。戰詩詞是根據文位而分,簡單易懂,那麼,誰知道非戰詩詞以何種方式分類?羅蒙,你來說說。」

    就見一個小蒙童站起來,用清亮的聲音道:「是,先生。非戰詩詞可提高文名,由低到高分別為出縣、達府、鳴州、鎮國和傳天下。還有更高的驚聖,一般來說,詩詞不驚聖,只有文章寫得好,方可驚聖。」

    老秀才點點頭,道:「坐。羅蒙回答的很好。在這兩種詩詞中,有一類非常特別的詩詞,曰『傳世』。所有非傳世戰詩詞,皆可稱之為奇詩詞。何為傳世?董大安,你說說。」

    就見一個憨厚的孩子摸著頭站起來,紅著臉道:「俺不懂。」

    眾多孩子捂嘴偷笑。

    「坐,」老秀和顏悅色問,「誰人知『傳世』來歷?」

    許多孩童搖頭。

    老秀才道:「你們連孔聖諸經都未學完,不懂實屬正常。傳世二字語出《荀子》,其中《君道》有言『守職循業,不敢損益,可傳世也』。此傳世是最低層次的傳世,無非是留名後世而已。但傳世詩詞中的傳世,不僅僅是詩詞能流傳後世,更指此類詩詞蘊含的力量可以傳遞給他人。人族不滅,傳世詩詞永存!」

    許多孩子慢慢挺起胸膛,被老秀才的話語影響。

    老秀才昂起頭,用極為驕傲的口氣繼續道:「原本只有聖元大陸之人才可作出傳世詩詞,而我等文界人千年來一直仰人鼻息,未曾真正與聖元大陸之人平起平坐。但從昨日起,我孔聖文界也出現一首傳世詩詞!是,此詩不是戰詩,不能直接殺敵;是,此詩至少要翰林才能用出,無法讓每個讀書人使用。但,此詩的用途,不下於任何戰詩詞!我文界人,第一次在一方面遠遠超過聖元大陸!」

    許多孩子激動得小臉通紅,小拳緊握,目光中充滿了自豪。

    老秀才斬釘截鐵道:「從今日起,你們就開始背誦《春望》,記住這首詩,記住這個叫張龍象的人,他或許會被鹿門侯或楚王陷害致死,但你們要記住,其後千載億萬士兵之思鄉情,由此一人而解!今天,不學其他,只學這首《春望》!身為楚國人、珠城人,若是背不出這首詩,那就不要當讀書人了!」

    在《春望》出現的第二天,這首詩猶如烈火燎原,在整座孔聖文界瘋狂傳播,九成的先生在當天的課堂教自己的學生這首詩。

    這是孔聖文界第一首傳世詩詞。

    此詩一出,拜帖如雨。

    方運卻沒有留在南城的軍營中,而是坐著馬車前往城外的東邊,去一處屬於珠江侯的別院。

    昨夜,張青楓等忠於珠江侯的將領前來祝賀,但軍營之中不便慶賀,珠城內到處都是鹿門侯的耳目,於是眾人相約來海邊的鳳凰別院。

    這座別院乃是張萬空當年最喜歡的一處地方。

    珠城外十裡外的海邊有幾座小山,其中有一座高約百丈的鳳凰山,這座山以及附近的所有田地都是珠江侯的產業。

    馬車抵達鳳凰山山腳,方運道:「停下,我當年曾隨父親步行上山,自此以後,上鳳凰山不坐車。」

    「是,老爺。」

    方運一撩長袍前擺,走下馬車。

    正前方是一座小山,山上怪石嶙峋,樹木茂盛,一條盤山道通往山腰,抵達一座庭院。

    方運的目光離開鳳凰山,向東邊看去。

    最近處是淺綠色的農田,整整齊齊,有農人水牛在忙碌,再遠處則是蔚藍的海洋,海風吹過,波光粼粼,海鷗聲聲,悅耳清脆。

    天空澄凈透明,火辣辣的陽光照耀著大地與海洋。

    方運掃視那些農田與農夫,因為昨日的危險經歷,突然有些羨慕這種閑適的生活。

    昨夜,方運得到確切的消息,鹿門侯的確要引發營嘯治自己一個重罪,但傳世《春望》一出,所有士兵的家書直飛家鄉,之前士兵積累的所有憤怒不僅煙消雲散,方運還獲得他們的感激。

    就在昨夜,一些家書從遠方直飛到珠城內,第一時間達到收信士兵的手中。

    現在,方運不僅在珠城的威望空前高漲,在楚國、文界甚至聖元大陸所有士兵的心目中都變得高大偉岸。

    危機暫時解除,方運終於看透了書山的第一重考驗。

    根本不是書山老人所謂的整頓珠江軍,而是楚王的殺機!

    兩道考驗一明一暗,暗中的考驗更加險峻。

    「文名至此,想必楚王不會立即殺我,我也可以放鬆休息數日了。」方運正要向鳳凰別院走去,路旁迎面走來一對農民夫婦。

    兩位農人其貌不揚,因為海風和勞作的關係,皮膚黝黑。兩人笑著問候,口稱翰林先生,卻與尋常人不同,沒有絲毫低三下四,也不叫翰林大人,更像是敬重讀書人而不是高官。

    方運喜歡這兩位農人的態度,笑道此地風貌極佳,於是笑著道:「去年的收成怎麼樣?」

    兩人停下來,農夫笑著回答。

    方運與兩人閑聊了一陣,分別時,農夫還邀請方運去家裡吃飯,方運答應,表示一定會去拜訪。

    方運沿著山路前行,臨近鳳凰別院,回頭向山下望去。

    兩位農人邁著悠閑的步子前行,緩慢踏實。

    「或許,我這幾天可以留在這裡……」

    方運心裡想著,繼續向鳳凰別院走去。

    鳳凰別院門口停著多輛馬車,不等方運走到門口,以張青楓和王黎為首的兩位老翰林帶著七位進士將軍出來迎接。

    方運大步上前,一邊與他們說笑,一邊向里走。

    這只是一次看似普通的聚會,但對在場的每個人來說都不普通。

    對九位將軍來說,他們已經徹底站在方運這一邊。

    對方運來說,自己終於有了固定的班底,掌握四成的珠江軍。

    十人坐在鳳凰別院,在亭中喝茶聊天,迎著海風,遠眺大海。

    過了一個時辰,張青楓皺眉道:「朝會還未結束,朝堂上怕是鬧得不可開交。」

    眾人輕輕點頭,望向方運。

    方運淡然拿起茶杯,慢慢喝下,彷彿置身事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