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王黎道:「我們便在這裡等結果吧,有了結果再下山。」

    「好!今日先談詩論文,不過,我等不能空談,要各自準備一首與此時此刻有關的詩詞,待離開之事,書於此處。待以後在珠城所作詩詞增多,可結集出版。」張青楓道。

    「好!」其餘幾位將軍雙眼發亮,現在方運文名如日中天,而且有了傳世奇詩,若能與他結集出版,在後世定然會被人提起。

    方運微笑點點頭。

    時間慢慢過去,直到午後,張青楓才手持官印道:「朝會結束,爭議很大。」

    方運道:「你說說。」

    「您作出傳世詩詞,功莫大焉,理當獲得重賞。但是,少數人以『國破山河在』的『國破』詛咒楚國滅國為由,要求廢除一切賞賜。一部分人卻認為,這國破明顯是指已經淪陷的國土,楚國有所殘破是事實,並非指國家破滅,理當重賞,否則必當舉世嘩然。」

    「狀如瘋狗!」王黎忍不住大罵,其餘將軍也面有怒色。

    張青楓繼續道:「這首傳世詩詞即將被聖院審議,不出意外,您會獲得極多的軍功。那可是聖院軍功,異常珍貴。連聖院都承認您的軍功,楚國為何不承認?一些正直的御史和官員據理力爭,他們之中曾有人彈劾您,但現在卻站在公義的一方。」

    「若有機會,定當相謝。」方運道。

    「結果如何?」王黎問。

    張青楓苦笑道:「最後爭執不下,由楚王定奪,楚王只問了一句『傳世之人若逆種,當如何』,一時間百官沉默,最後事情不了了之。若我所料不錯,楚王既不會賞賜,也不會否定賞賜,怕是會拖,拖到眾人淡忘此事,或者拖到……」

    張青楓沒有說下去,所有人注視著方運。

    方運淡然一笑,知道張青楓是想說楚王要拖到自己死。

    王黎冷笑道:「不可能!楚王再蠢也不可能殺一位傳世之人。」

    「他可以借刀殺人。」張青楓道。

    多位將軍輕嘆。

    突然,王黎一愣,然後放聲大笑。

    「怎麼?」眾人詫異地看著這位老將軍。

    王黎笑道:「我在趙國的好友傳書,告訴我一件大事,你們猜是何事?」

    「少賣關子,快說!」張青楓道。

    「就在一刻鐘前,趙王突然發布王命,宣布把楚國祝融書院編撰的《張龍象教子》一文,列為趙國蒙童必讀書籍之列。」王黎說完開懷大笑。

    「好!」張青楓猛地一拍大腿。

    「趙國不愧是能與秦國比肩的大國,趙王如此眼光、如此胸懷,令人佩服!」

    「這一巴掌,打得狠啊!痛快!痛快!」王黎拿起茶水當酒喝。

    無人附和,但都知道王黎說的這巴掌打在誰的臉上。

    「末將以茶代酒祝賀侯爺文名直上,鵬程萬里!」蘇倫舉起茶杯道。

    「多謝!」方運笑著碰杯飲茶。

    「現在的論榜一定很熱鬧,咱們去看看!」

    在場的十人都拿起官印,進入論榜。

    方運第一眼看到一篇文章名為《論張龍象》,仔細一看作者,竟然是趙國丞相!

    方運快速瀏覽全文,發現這篇文章是以自己為例,論用人之道,文中處處影射楚國。

    趙國權勢最大的兩人竟然聯手抬一人之文名!

    方運快速閱讀下面各國讀書人的回復,所有人都在稱讚趙王與趙相的氣度,甚至有人鼓動方運乾脆投靠趙國算了。

    「龍象吞炭以謝。」方運回復了六個字。

    很快有人發現方運的回復,幾乎所有人露出奇特的笑容,紛紛跟隨回復。

    春秋戰國時期,義士豫讓為報主,刺殺趙襄子,事敗。

    趙襄子念在他是義士,將其釋放。豫讓為繼續報仇,改變形貌,全身塗漆,吞炭變啞,上街乞討,連親人都認不出他。於是他暗伏橋下,再次刺殺趙襄子,又被趙襄子衛兵所擒。這一次趙襄子不能放過他,於是他求得趙襄子外衣,以劍擊其衣,以示為主報仇,后自殺。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便是《史記》中豫讓留下的名言。

    而那位趙襄子,是趙國實際上的創始人,因為贈衣豫讓,頗受讀書人推崇。

    方運此刻以豫讓與趙襄子的典故回答,十分耐人尋味。

    很快有人在下面稱讚:「豫讓吞炭日,趙襄解衣時。龍象臨危難,趙王再贈衣。」

    很快有人拿趙王和楚王的話對比,整個論榜幾乎呈現一面倒,九成九的人都在抨擊楚國,甚至有人直言楚王是昏君。

    各種小道消息充斥著論榜。

    有傳言說,各國君王私底下嘲笑楚王,還有人準備把方運以朝見周天子的名義接走。

    面對各國暴風驟雨般的攻擊,楚國文武百官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樣,突然蔫了,根本沒人在論榜上出現。

    方運正看著論榜,秦國丞相祝奉穹傳書。

    「你趁熱打鐵,再寫一首充滿悲憤的詩詞,火上澆油,讓更多人知道你的困境,我們也好幫你提升文名。待風波平息,你再寫幾首風花雪月之詩詞,緩和你與楚王之間的矛盾。」

    「若是楚王狗急跳牆,提前殺我,又當如何?」方運道。

    「他絕不敢殺你,去吧,速速寫一首。」祝奉穹的字裡行間有些不耐煩,似乎十分繁忙。

    「本侯寫不了!」方運不客氣地回復。

    「哦?你是在抗拒老夫的命令?你可知,上一個違抗老夫之人,被剁去四肢送入糞桶!老夫今日若非有要事處理,豈能容你!」

    「你不要得寸進尺!」方運怒了。

    「放肆!便是七國諸侯也不敢說老夫得寸進尺!不要以為寫了一首傳世詩詞就可凌駕於老夫之上。是我們捧高你的文名,也可把你碾進泥里,讓你一文不值!」

    「可笑之極!你們若真能找到他人,早就去捧他們文名然後去挑戰方虛聖!若是我沒猜錯,你們早就試過捧過其他人,可誰的文名能與方虛聖相提並論?他們的文章就算加到一起,也未必有方虛聖一頁鎮國重!祝丞相,我張龍象終究是一位翰林,很懂分寸,不勞您敲打!新的悲憤詩,我不會寫一個字!」

    方運冷冷一笑,若自己真是張龍象,為了活命,在祝奉穹面前大概會矮一頭,畢竟對方是大學士,而且是秦國丞相,能把億萬民眾玩弄於股掌之間,但,自己終究不是張龍象。

    「區區一個大學士,也敢對我頤指氣使,等第九山之事結束,咱們新賬舊賬一起算!到那時,我看你如何讓我一文不值!」

    方運不去管祝奉穹,繼續瀏覽論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