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榜之上對楚王的罵聲鋪天蓋地,哪怕是當年張萬空疑似逆種都沒有今日這等盛況。

    但凡有楚國人為楚王辯解,必當被成百上千讀書人的唇槍舌劍罵得離開論榜。

    方運稍稍鬆了口氣,這種情況必然會激怒楚王,但是,也意味著楚王從此以後不敢再暗中陷害自己。

    論榜上的輿情如此,方運猜到定然有祝奉穹在推波助瀾,不過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而已,但在祝奉穹看來,他是在雪中送炭。

    方運又暗中通過自己本尊的官印去聖元大陸論榜,發現那裡的論榜遠不如文界論榜爭論多,方運心道聖元大陸的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冷漠了,就算是對待一個文界人也不應如此。

    方運仔細一看論榜的文章,恍然大悟,原來不是聖元大陸的讀書人不在乎張龍象的死活,而是他們根本不認為張龍象有生命危險。從許多人的回復里就可以看到這一點,大多數人都在暢談張龍象未來如何,能否與方運相比,根本沒人提到張龍象深陷險境。

    正是因為聖元大陸的讀書人先入為主,認為這種文名之人不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更多人不談張龍象本人,只論他的詩詞。

    很快,方運發現有少數人一直在論榜各處吹捧張龍象,引發了一部分人的反感,被那些人攻擊,於是雙方開始不斷論戰,讓論榜熱火朝天。

    方運一開始覺得那些攻擊張龍象的人是宗雷兩家派出的,故意引發爭議,但仔細回憶那些人的資料,發現他們跟宗雷兩家的確沒有關係,不像是故意引發爭論,又仔細回想當年在論榜上罵自己的人,竟然也有這些人。

    他們未必是反感張龍象,只是他們認為自己比張龍象等名士優秀,看到張龍象等人出名,自然不滿,找個借口攻擊。

    方運不理會那些人,去看論榜的其他文章,發現除了張龍象的事,聖元大陸有關「四大才子」的評定也出了問題,本來去年就應該塵埃落定,誰知道竟然拖到現在也沒有結果。

    負責評定四大才子的人一直在爭執,而爭執的核心就是現任雷家家主雷重漠到底有沒有資格成為本代四大才子之首。

    支持雷重漠的人用雷重漠的能力和貢獻舉例,尤其是不曾有過的蛟龍文台,對人族有著極大的意義,許多人認為雷重漠可能如同詩祖一般,開闢一種許多人可以凝聚的文台。

    反對的一方觀點也很明確,雷重漠帶領的雷家做了許多令人髮指的惡事,甚至想害一代虛聖,而且雷重漠和西海龍宮關係密切。

    甚至有人說俏皮話,若是評價龍族四大才子,雷重漠定然排在首位,但在人族,他不配。

    方運發現,雷家也因為這件事陷入泥潭,為了幫雷重漠爭四大才子之首,一直在遊說眾聖世家。

    方運繼續看論榜,了解人族的一些事,發現聖元大陸的人族除了談論科舉、詩詞等久盛不衰的話題,其餘話題主要集中在兩界山的畢參之戰與蠻族的南侵。

    有了水族相助,蠻族死傷加劇,人族統計過,從開戰到現在,蠻族死亡數量超過三千萬,而人族即便是防守,也有五百萬餘萬人陣亡,水族死亡數量超過一千萬。

    蠻族之所以死亡慘重,主要是因為他們往往不計後果攻打人族的城市或要塞。

    人族之所以死傷較少,除了因為有城牆在,主要原因是最近幾年人族的機關和戰詩詞都有長足的進步,可以應對各種情況。

    尤其是方運的兵法「以逸待勞」,在此戰中大放異彩,讓人族完全不怕蠻族的消耗戰與車輪戰,一直保證足夠的體力輪流作戰。

    不過,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是當年的天演戰詩,傳世藏鋒詩《寶劍吟》讓聖元大陸大量的武器變成了「屠妖兵器」,原本普通兵器無法傷到蠻將,只能傷到諸如眼睛之類的弱點,但屠妖兵器則能對蠻將造成一定的損傷,甚至能對蠻帥造成輕微的傷勢。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屠妖兵器的效果越來越弱,人族也已經覺察,正在想辦法補救。

    一旦屠妖兵器對蠻將無用,那麼人族的死傷將會成倍增長。

    方運得出欣慰的結論,近期內景國沒有太大的危險,畢竟東海龍族的水族在認真作戰。

    東海水族也並非萬能,水族只有在下雨天才能在陸地出戰,若是在太陽照耀的大熱天戰鬥,水族在陸地上的實力連原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每次水族出戰,必然會有水族王者行雲布雨。

    大面積行雲布雨對真龍來說易如反掌,對大龍王來說也很簡單,但對普通龍王來說,若連續使用,對身體負擔很大。

    所以後來水族經常是隔一天出戰一次,中間的那一天只出動像龜族和水蛇族等一些對水需求不大的種族。

    最後,方運仔細查看有關兩界山的消息。

    兩界山的戰鬥更加慘烈,一次戰鬥往往以月計算,每天十二個時辰永不停息。

    孔聖文界已經陸陸續續派出五百萬大軍,現如今只剩一百萬!

    方運發現,聖元大陸和兩界山的讀書人都輕視孔聖文界的人,因為文界人的實力明顯較弱,而且文界人防守的兩界山部分經常被妖蠻攻上城。

    由於畢參之戰耗時長久,許多將士變得急躁,經常拿文界人泄憤,動輒諷刺嘲笑,使得文界人成了受氣包。

    方運輕嘆一聲,頗為無奈,兩界山戰鬥太殘酷,而文界人又是第一次參與這種規模的戰鬥,經驗不足很正常。別說文界人,就算是聖元大陸的各國士兵去了兩界山,也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期。

    不過,常年在兩界山居住的人不一樣,防守兩界山彷彿融入他們的生命里,每次有城段遇險,他們總能第一時間前往補救。

    「不知道我能否執掌珠江軍,踏上兩界山……不!我一定要帶領珠江軍,踏足兩界山,獲得畢參之戰的勝利,通過第九山!」

    方運露出堅定的神色,意識到自己接下來要儘快執掌珠江軍,儘早參加兩界山的畢參之戰!

    一旁的張青楓道:「論榜的爭論開始重複,很無趣。」

    「是啊,來來去去就是那些話,不看也罷!」

    「此次聚會,隨之結束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