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十八萬戰兵和十萬輔兵形成營帳連綿不絕,在黑夜火把的照耀下,整座大營人影晃動,一片混亂。

    馬匹的嘶鳴,車輪的滾動聲,軍官的喝罵聲,甚至還攙雜著陣陣輕呼。

    方運騎著馬在親衛軍中巡視,不斷下達命令。

    「快!營帳不要了,全都扔掉!」

    「把武器帶好,這是撤退,不是逃亡!就算是逃亡,軍人也應該留一把武器,我們無法選擇如何生,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死!」

    「不要丟棄乾糧!這裡離珠城還有一段距離,至少要帶足三天的口糧,避免意外發生!」

    在下命令的空隙,方運舌綻春雷聯繫不遠處的珠江軍將領,即便很多將領並不聽他的命令,也都稍稍作答。

    方運故意問一些穩定軍心的話,很快,整支珠江軍便穩定下來,有條不紊地準備離開。

    不多時,鹿門軍也穩了下來,兩支大軍調轉方向,向珠城前進。

    「跑步前行!」鹿門侯蒼老沉穩的聲音傳遍全城。

    方運聽到這個聲音,意識到危機比自己原本想象的更加嚴重,可惜自己現在不能升空,否則一定會看到遠處到底有沒有敵人。

    接著,鹿門侯發布命令,鹿門軍在前,命珠江軍的后軍押后。

    星夜之下,大軍疾跑,方圓數十里的大地彷彿被巨大的碾子不斷碾過,塵土飛揚。

    這些士兵都獲得壯行詩的加持,身體遠強於普通人,他們的奔跑速度很快。

    「此地離珠江城約三百里,這些士兵一小時能跑二十里,加上休息時間,最多十二個小時后,我們就可以回到珠城。」方運騎在馬上,冷靜地向四周張望。

    方運向大軍的前方看了一眼,鹿門軍軍旗最密集處,人影憧憧,看不到鹿門侯的身影。

    「哼……」方運輕輕冷哼一聲,鹿門侯明明發現問題,卻不說具體狀況,完全不把二十一萬珠江軍的人命放在心上,一旦有意外發生,整個珠江軍必然會陷入混亂之中,而早有準備的鹿門軍卻可以從容應對。

    天黑夜深時,殺機心中起。

    方運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正中的文曲星。

    文曲星接近聖元大陸,所以聖元大陸的文曲星如同小月亮,而從孔聖文界看,文曲星只不過比北極星亮,遠遠比不上月亮。

    時間緩緩過去,好像有無形大手揭開天邊的夜空,一層又一層,讓夜色漸漸變淺,由黑變藍。

    當天空泛起第一縷魚肚白之時,鹿門侯的聲音再度傳遍大軍上空。

    「蠻族在前,全軍待命!」

    號角長鳴。

    正在奔跑的數十萬人迅速停下,拿起武器,準備作戰。

    「我去去就來,蘇倫,你指揮親衛軍!」方運說著,一夾馬肚,從兩支隊伍的縫隙中加速向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方運很快超過珠江軍的前軍,抵達鹿門軍後方,正要繼續前進,鹿門侯陰沉的聲音在耳邊炸響。

    「滾回去待命,本帥絕不會再說第二句!」

    方運熱血上涌,怒火中燒,差一點就要當眾舌綻春雷質問鹿門侯,但那等於給鹿門侯把柄,於是勒住戰馬,傳音並暗暗蘊藏文膽之力,以更大的聲音在鹿門侯耳邊炸開。

    「你是元帥不假,但我們珠江軍有知情權!我們不是奴才,是楚國軍人!你必須告訴我們基本的情況,否則就是在讓珠江軍送死!」

    「哦?那老夫便告訴你基本情況,蠻族在前方攔住我們回珠城的去路……」

    隨後,鹿門侯突然由傳音改為舌綻春雷:「蠻族斷我等退路,為防大軍之中有人與他們暗通款曲,本帥命令,剝奪珠江侯張龍象軍權,他一旦有任何異動,任何人可就地格殺!蘇倫,本帥命你嚴加看管張龍象,一旦他離開平江軍,老夫將你一同按逆種論處!」

    珠江軍的眾多將士簡直氣炸了肺,沒想到在這種危急時刻,鹿門侯竟然還打壓珠江侯。

    前將軍王黎含怒舌綻春雷道:「鹿門侯,寫出傳世《春望》之人,對人族功勞之大,甚至遠在你鹿門侯之上,你在此時剝奪他的軍權、懷疑他是逆種,難道不是公報私仇嗎?」

    鹿門侯的聲音響起:「念在你為國多年,方才罔顧軍令舌綻春雷之事既往不咎,如若敢再違抗軍令,休怪老夫當場行軍法!」

    「******!」王黎突然大罵,這一次,他沒有使用舌綻春雷,但在場所有的進士與翰林都可以聽到,更不用說身為大學士的鹿門侯。

    前將軍張青楓咬著牙,銀白的頭髮在晨風中輕動。

    方運坐在蛟馬之上,微微眯著眼,望著前方密密麻麻的鹿門軍軍旗,調轉馬頭,轉身回返親衛軍中。

    天空明明晴朗,但每個人都覺得頭頂有一片沉甸甸的烏雲,讓人胸口發悶。

    方運回到親衛軍中,蘇倫沉著臉道:「侯爺,得罪了,在下終究先是楚國的將軍,才是珠江軍的將軍。當然,若是有張老將軍一句話,另當別論。」

    方運聽得明白,蘇倫是說,他必須要聽從鹿門侯的命令,不會為了自己違背命令,但可以為了張青楓違背。

    方運點點頭,什麼都沒說,返回親衛軍之中,回到平山營的保護中。

    親衛軍中有支一千人的騎兵營,是親衛軍中最精銳的人,專司保護珠江侯。

    明明大敵當前,許多珠江軍士兵卻在低聲咒罵,在他們看來,無論如何,珠江侯都是自己人。

    方運騎著黑色蛟馬,面無表情,但任何人都能看到他雙目中那片陰沉的夜空,那片夜空中沒有日月星辰,只有濃濃的烏雲。

    不多時,所有人都看到,前方出現密密麻麻的蠻族。

    那些蠻族獸頭人身,排著散亂的隊伍徐徐向前。

    一頭虎蠻正流著口水,淌到身上,淋濕一大片胸毛。

    一頭狼蠻的雙目透紅,正用堅硬的骨頭摩擦自己的牙齒,好讓牙齒變得更鋒利。

    一頭牛蠻輕輕扭了扭手腕,轉了轉脖子,伸手摸了摸頭上的牛角,牛角之上,隱隱有乾涸的血跡。

    這些蠻族有的一絲不掛,毫不在意暴露的部位,有的身穿獸皮外衣,但凌亂不堪。

    大多數蠻族手中沒有任何武器,他們相信自己的爪牙,只有少數蠻族手持少數兵器,都是一些粗糙的大鎚或大斧,看上去格外粗獷卻又讓人心驚。

    無論這些蠻族多麼奇形怪狀,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身體充滿了力量,周身氣血涌動,有著遠遠超過人族的力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