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怕是最弱的鼠蠻人,兩條手臂都比成年人族的腿粗。

    每頭蠻族的身上都冒出一條極淡的紅色霧狀線,所有的紅線連到高空一面血紅色的大旗之上。

    氣血妖旗。

    只要沒有把它們的身體直接斬斷或重創它們的弱點,那他們的傷勢就等於由氣血妖旗之下所有蠻族分擔,傷口會在數息內癒合。

    突然,大地震動,左前方塵土飛揚。

    鹿門軍的眾多軍旗並沒有遮擋側面,方運扭頭看去,那裡彷彿捲起小型的沙塵暴。

    在沙塵暴的裡面,有一個碩大的黑影。

    那是一頭三丈高的巨人在奔跑,不過那人的頭部是大象的模樣。

    「是象蠻王!」

    「蓮山關原本的五頭蠻王中,有一頭叫象霸的,據說脾氣很大!」

    「他在做什麼?」

    就見那頭象蠻王衝到大軍數裡外后,突然高高躍起,然後重重落下。

    轟!

    澎湃的氣血之力由他的雙足沿著地面向四面八方擴散。

    以象蠻王為中心,方圓一里內的地面出現數不清的裂痕,有的地方凹陷,有的地方突出,原本平整的地面變得參差不齊。

    象霸接著又是一跳,落在百丈之外,然後接連跳躍,不斷踐踏大地。

    「完了……」方運默默在心裡嘆氣。

    大軍唯一突圍的方法,就是集中所有的騎兵,展開穿鑿,全力一拼,或許還有機會,但當象霸破壞地形后,士兵不是不可以奔跑,但絕不可能形成衝鋒,失去速度,就意味著失去突圍的可能。

    唯有勝利,方可繼續前行。

    方運掃視前方,看到除了象霸在不斷跳躍破壞地形,另外兩頭蠻王一動不動,好像在當觀眾。

    方運見過兩頭蠻王,分別是熊狽和狼單。

    「這裡只有三頭蠻王,蓮山關的其餘三頭蠻王在哪裡?尤其是那頭神秘但狡詐的蠻王狐暮,它隱藏在裡面,還是在別的地方?」

    方運掃遍蠻族大軍,除了有少數狐蠻人在用粗淺的幻術,其餘蠻族都沒有運用幻術,因為所有幻術都瞞不過方運的雙眼。

    「莫非他們像之前的狼單一樣,憑藉強大的氣血縮小身體?這個可能性很小,他們用過一次,不會再用第二次。」

    方運正想著,鹿門侯突然深吸一口氣,舌綻春雷,聲傳數百里。

    「珠城將士聽命,本帥與大軍被蠻族擋在珠城兩百餘裡外,馬上向祺山軍以及朝廷求救。」

    隨後,負責看守珠城的翰林將軍舌綻春雷:「大人還有何指教?」

    「節省才氣,另,不要透露援軍行蹤!」鹿門侯只說了四個字,身為大學士,聲傳百里消耗不了太多才氣,但面對三頭蠻王,無論怎樣節省都不為過。

    「遵命!」守城的翰林將軍回應。

    聽到援軍二字,方運隱約猜到一個可能,但想想可能性很小,於是暗中傳音給張青楓,讓張青楓想辦法告訴鹿門侯。方運知道若是自己告訴鹿門侯,對方不僅不會聽信,反而會以為自己別有用心。

    「到底張萬空做了什麼,讓楚王和鹿門侯等人堅信他是逆種?不過,現在似乎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可能死在這裡。」

    方運思緒起伏,人族善守,妖蠻善攻,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人族唯一可以與妖蠻對攻的就是重騎兵衝鋒,可現在騎兵被廢,大軍除了被動防守別無他法。

    一旦與蠻族展開正面衝殺,讓蠻族衝進軍陣中,人族必輸無疑。

    「所以,戰鬥必然會演變成蠻族攻而人族守的局面。這裡的蠻族和聖元大陸的不一樣,它們沒有同歸於盡的心態,所以會儘可能減少傷亡,也就意味著戰鬥烈度不會太高。四十萬大軍防守的話,這十萬蠻族在兩三日內未必能攻破。鹿門侯不讓我參戰,我也不能白白浪費時間。」

    方運想了想,翻身下馬,就地盤坐,雙目緊閉,一心二用,本身和神念同時背誦眾聖經典。

    方運心中默念,而神念則在文宮之中大聲朗誦眾聖經典,從眾經之源的《易經》開始背,一字不落,一本接著一本。

    眾聖經典有著莫大的威能,方運的神念每吐出一個字,整座文宮都形成微不可查的震動,而每一次震動過後,楚國國運形成的無形壓力就減輕一絲。

    楚國國運的壓力小了,方運才氣煙柱化雲的速度就加快。

    除此之外,眾聖經典的每一個文字都如同在清洗整座文宮,文宮牆壁、文心燈火、文膽、文宮星辰、文宮雕像、才氣等等所有的一切,都被眾聖經典的力量洗禮。

    誦讀眾聖經典便是人族最基礎的修行方式。

    周圍的人突然發現方運的氣質發生了變化,莊嚴肅穆,偉岸挺拔,讓人心生景仰,不敢靠近。

    有經驗的蘇倫立刻知道方運在修習,正在全力突破,正要讓人圍住方運,但轉念一想,調來一輛馬車,讓士兵把方運抬到馬車內。

    失去了衝鋒的可能,鹿門侯當機立斷,命令士兵擺開防守陣型,同時命令韋長弦舌綻春雷,為大軍打氣。

    韋長弦口才極好,寥寥幾句就讓士兵升起希望,開始堅守,等待救援。

    時間慢慢過去,眾人發現,那頭蠻王象霸就跟皮球似的,跳遍周圍的地面,然後滿身大汗跑回蠻族陣營里呼呼大睡,眾多象蠻人圍在它身邊,用碩大的耳朵為它扇風。

    蠻王熊狽與狼單坐在蠻軍陣前,一邊喝酒一邊吃著人族俘虜為他們製作的滷肉。

    蠻軍竟然沒有攻打的意思。

    狼單吃飽喝足,笑嘻嘻大喊:「我的張老弟呢?還被鹿門侯欺負?本王看你是個人才,不如和你爹一起投靠我蠻族吧。」

    旁邊有一頭熊蠻侯低聲問:「珠江侯真的投靠咱們了?」

    在大多數蠻族的心中,只有張萬空是珠江侯。

    狼單白了那頭熊蠻侯一眼,道:「當然,我可以作證!」

    韋長弦恨不得狼單說的是事實,可他只能舌綻春雷通傳全軍,說這是蠻族的詭計,在離間人族。

    狼單立刻抓住這個漏洞,大聲喊道:「如果我說的是假的,鹿門侯怎麼可能打壓張老弟?當然,也有另一個可能,鹿門侯有逆種嫌疑,他在陷害張龍象。鹿老弟,張龍象沒逆種,你逆種了,快過來和我們一起為蠻族而戰!」

    鹿門侯舌綻春雷道:「多說無益,我看,不如我們兩個大學士與你們三頭蠻王一戰,如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