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單把一條烤牛腿連肉帶骨頭送入嘴中,然後如同咬脆骨一樣,喀嚓喀嚓嚼碎,帶著愉快的表情咽下去。

    「你們二人對我們三王?這不太好吧,我們蠻族沐浴孔聖教化,豈能做以多欺少之事?不妥,不妥!」狼單搖頭晃腦。

    堂堂蠻王如此模樣本來十分可笑,但人族卻習以為常,因為在文界蠻族的傳說中,它們的先祖被妖族迫害,孔聖見他們可憐,收入文界,可以享用文界半壁江山。

    後來孔聖故去,沒來得及交代後事,這才引發兩族大戰。

    不過,隨著蠻族從俘虜口中對萬界了解越來越多,它們的觀念有所鬆動,不過它們依舊奉孔聖為恩人,凡是遇到姓孔的俘虜,都會無條件送還人族,生怕孔聖留在天地間的意志降下雷霆之怒。

    大軍前方,鹿門侯與荀天凌相視一眼。

    一位是白髮蒼蒼的老者,一位是相貌英武的壯年,兩人緩步向前走去。

    蠻王熊狽騰地一聲站起,怒喝一聲,道:「怎麼?你們要趁象霸睡覺的時候偷襲?你們若是敢動手,我與狼單就衝到你們軍陣中,屠殺那些小兵!」

    鹿門侯朗聲道:「兩位蠻王誤會了,我們不過在遵循古老的方式,進行諸王對戰,不傷及其他!怎麼,你們蠻族難道膽怯了?誰平時總嘲笑我們人族,現在卻甘心當縮頭龜妖?」

    「狗東西!」熊狽大罵一聲,沖向鹿門侯。

    狼單無奈道:「唉,你就是太衝動了。」狼單說完,原本清澈的雙目瞬間變得血紅,突出的狼嘴張開,露出鋸子似的牙齒,猛地一躥,全力奔跑。

    它的腳每一次下落,都會踩出一個大坑,每一次抬起,都會帶起大量的泥土。

    突然,狼單周身浮現白霧,接著發出破空聲,速度竟然突破了音速。

    象霸猛地一個鯉魚打挺躍起,跟在狼單後面奔跑,發出砰砰的巨響。

    三頭遠遠高於人族的蠻王分別從三個位置展開衝鋒,直衝向鹿門侯與荀天凌。

    人族最怕偷襲,尤其是這種近處的突然襲擊。雙方相距三里,三頭蠻王僅僅只需要五息便可抵達。

    荀天凌揮毫潑墨,毛筆在紙頁上飛馳,不過兩息,書寫出半聖杜預的傳世大學士戰詩《破竹吟》,此詩乃是杜預成大學士后,伐吳時所書的戰詩,喚出大量騎兵展開衝鋒,勢如破竹便語出於此。

    荀天凌收筆,戰詩功成,就見前方有一大片白霧滾滾,元氣震蕩,眨眼間,白霧化為整整三千半透明的重騎兵,戰詩騎兵兵分三路,悍不畏死沖向三頭蠻王。

    每一騎皆被厚厚的黑鐵覆蓋,每一騎座下都是強勁的蛟馬,每一騎的長槍都有丈許長,一往無前。

    三支騎兵展開衝鋒之時,可見每一支隊伍都像是一個整體,全被一層薄薄的光膜包裹,猶如一把大斧劈向竹子,只要劈開頂端,下面就會順勢開裂。

    這是人族最強的大學士戰詩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之一,合萬軍而成一體,是過半大學士主修的戰詩詞之一。

    荀天凌出身亞聖世家,韜光養晦多年,即便成大學士不久,也把這首《破竹吟》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場的文界讀書人無不在心中暗嘆,這人明明剛成大學士不久,這首《破竹吟》卻比許多成大學士多年的人更有氣勢,完全掌握這首詩的精髓。

    三頭蠻王本能地減緩速度,狼單急速轉向繞開,而熊狽與象霸則與兩支重騎兵正面開戰。

    象霸甩出長鼻,鮮紅的氣血之力噴薄而出,與象鼻合二為一,瞬間膨脹,形成一根長達二十丈的血色象鼻,自天而降,砸入重騎兵隊伍之中。

    轟……

    戰詩重騎兵人仰馬翻,紛紛破碎,地面開裂塌陷,大量的塵土碎石猶如噴泉向兩側噴發。後面的重騎兵迅速向兩側分開,繞過象霸的攻擊路線,在前方重新合攏,猶如長梭直刺象霸。

    象霸面相猙獰,看似笨重,實則極為靈巧,一邊避開重騎兵,一邊展開攻擊。

    蠻王熊狽相反,他竟然迎面沖向重騎兵中,揮舞著兩臂,全身被如烈火一般的氣血與妖煞包圍,它每打出一拳,方圓三丈內的空間都會爆炸。

    「殺!殺!殺!」就見它快步向前沖,雙拳在前面形成殘影,同一時間可見十多個拳頭,而他前方三丈內的氣血之力猶如火焰爆開,連綿不絕,凡是靠近的戰詩騎兵皆被炸成碎片,無一合之敵。

    蠻族看到這一幕,興奮得嗷嗷直叫,恨不得馬上參與戰鬥。

    人族士兵則個個膽寒,這兩頭蠻王明顯還沒用全力就已經如此強,若是用了全力,必然能一招毀滅千人的重騎兵隊。

    狼單繞開沖向自己的那隊重騎兵后,忍不住罵道:「兩個蠢貨,別玩了,直接衝上去殺了他們兩個,速戰速決!」

    兩頭蠻王根本不理會狼單,完全沉浸在戰鬥的愉悅中,一邊向前一邊攻擊。

    狼單無奈一嘆,不去管那兩頭蠻王,看向鹿門侯與荀天凌,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道:「鹿門侯,我要與你一對一!」

    「你說遲了!」

    鹿門侯與荀天凌兩人同時張口,兩把唇槍舌劍劃破長空,斬向狼單。

    狼單當日就受過教訓,立刻後退躲避,根本不敢繼續向前。

    兩把唇槍舌劍避開狼單后,並沒有追擊,兩位大學士趁機不斷吟誦喚兵詩,很快形成兩萬強大的戰詩將士,守護他們並阻撓蠻王。

    鹿門侯的忠君文台與荀天凌的禮道文台懸浮在兩人的頭頂,文台長寬高雖不同,但都接近一丈,是他們最強的手段。

    文台、唇槍舌劍與戰詩騎兵,構成了三層的戰鬥力量,隨後,荀天凌開始使用大學士戰詩詞展開攻擊。

    鹿門侯身為誠意境大學士,再度提筆書寫,引動方圓百里的空氣為之震蕩,聲勢駭人。

    所有蠻族露出慎重之色,而軍中許多讀書人露出羨慕之色。

    鹿門侯寫完,詩頁飄飛,他之前喚出的上萬戰詩兵將突然炸裂成霧狀的天地元氣,白蒙蒙一片。

    剎那之後,霧狀天地元氣急劇收縮,全部融入鹿門侯的詩頁之中。

    詩頁燃燒,化為一人一馬落地。

    此人身穿紫金甲,披著紅色大氅,身高八尺,周身黑霧繚繞,座下一匹純黑色的龍馬,相貌英武,雙目之中竟然各有兩個瞳孔。

    重瞳之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