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最終,漢太祖劉邦與楚霸王項羽得其鹿。

    鹿門侯喚出之人,便是楚霸王項羽。

    人族成大學士后,先得平步青雲,后得文台,最後若境界足夠或文采非凡,可寫「名將戰詩」。

    史家大學士直入史冊中,以史書號令古代名士,而非史道讀書人,除了憑藉三境喚聖戰詩詞召來古代虛聖或帝王大儒,還可書寫稱頌古代名將的詩詞,並且吸收戰詩兵將的力量,喚出一位古代名將。

    不過,名將戰詩並非是三境喚聖,也不是史道力量,純粹是由元氣凝聚而成,只得其形,不得其神,沒有名將遺留在天地間的意念。

    名將戰詩,不得名將之神念,但得名將之軍勢,聚兵成將,因而形成的是一尊純粹但強大的武將,而非有文位的讀書人。

    成為大儒后,可以使用更高層次的戰詩。

    鹿門侯身為楚國人,欽慕項羽已久,在成大學士前便研究項羽歷史,不斷書寫稱頌項羽的詩詞,終於在五年前,寫出一首名將戰詩。

    《霸王頌》

    項羽手持霸王槍,目光深邃,望著前方的蠻王,戰意緩緩凝聚。

    楚霸王項羽一出,人族士氣大振,尤其是鹿門軍的士兵,開始為鹿門侯加油助威。

    「這位西楚霸王的氣勢,即便在聖元大陸也是少見。」荀天凌稱讚道。

    「天凌過獎了。」鹿門侯少有地微微一笑,然後繼續書寫喚兵戰詩,這一次,他寫的也是《破竹吟》。

    九千重騎兵列陣,與項羽一起展開衝鋒,攻向熊狽。

    有了兵士的名將,才算是完整的名將。

    鹿門侯完全不去管項羽,開始集中精力攻擊狼單,而荀天凌則攻擊三頭蠻王中最具威脅的象霸。

    明明沒有任何人指揮,可名將項羽如同活人一樣帶領九千重騎兵戰鬥,有了他的存在,戰詩兵將變得格外不一樣。

    這些戰詩兵將變得更加靈活也更加聰明,他們甚至和活人一樣,運用歷史上所有出現過的兵法和戰術對付蠻王熊狽。

    近不得身,就用弓箭射擊,若熊狽要攻擊鹿門侯或荀天凌,他們就想方設法阻撓。

    項羽本人更是不一般,他此刻雖然沒有文位,不能使用戰詩詞或其他力量,但身體遠強於蠻侯,他手中的霸王槍甚至能刺破熊狽身上的氣血鎧甲。

    熊狽很快發現,這個將軍和其他戰詩兵將不一樣,神出鬼沒,可以毫無阻礙地穿過其餘的戰詩兵將,每當想要攻擊他的時候,都會被他輕易躲開。

    可當熊狽忽視掉項羽,項羽又會鬼魅般地出現在熊狽身後,以霸王槍展開攻擊。

    熊狽身為蠻王,反應遠超常人,可竟然拿這個項羽無可奈何。這個項羽遠不如蠻王強大,但身為人族凝聚的力量,他總能提前判斷出熊狽的動作,從而提前行動,或進攻,或躲避。

    鹿門侯偶爾看一眼項羽,一旦發現那些戰詩兵將死傷嚴重,他會馬上再度喚出戰詩兵將,供項羽驅使。

    不多時,熊狽發現,若是繼續下去,自己很可能被這些戰詩兵將耗盡氣血而亡,於是大吼一聲,高高舉起右拳,熊族聖山的虛影出現在它的拳頭上,然後融入其中。

    天相之擊。

    熊狽揮拳砸向地面。

    方圓百丈內的地面突然輕輕一震,大地開裂,裂開的地面紛紛飛起,鮮紅色的氣血洪流自下向上衝擊,猶如火山噴出血色的岩漿。

    熊狽咧嘴一笑,他現在最強的力量是聖相之擊,但一天也只能使用一次,要用來對付大學士,至於較弱的天相之擊,可以連續使用數次,威力雖然稍差,但也強過普通的大學士戰詩,足以粉碎所有戰詩兵將。

    熊狽抬頭一看,百丈內的所有兵將都被天相之力撕碎,而項羽帶著部分戰詩兵將站在百丈之外的地方,身上鎧甲破損,除此之外再無大礙。

    「吼!」熊狽憤怒地大叫。

    接著,一隊又一隊戰詩兵將補充到項羽的麾下,再次展開攻擊。

    珠江軍中軍將軍張青楓看著這一幕,輕輕嘆了一口氣,心道不愧是鹿門侯,憑藉這首《霸王頌》,足以躋身楚國大學士前十之列。

    張青楓隨後感到惋惜,這位名將只能阻撓而無法殺死熊狽,畢竟鹿門侯還不是文界最頂尖的大學士,更不用說跟聖元大陸的頂尖大學士比,聽說聖元大陸最頂尖大學士喚出的名將,甚至能帶領戰詩兵將斬殺妖王蠻王!

    兩位大學士與三頭蠻王的戰鬥陷入膠著。

    戰詩兵將不是萬能的,三頭蠻王經常會衝到兩位大學士的近前,但兩位大學士腳下有平步青雲,可以快速移動,同時可以利用唇槍舌劍和文台化解攻勢。

    太陽不斷升高,兩位大學士的才氣漸漸稀少,而三頭蠻王的氣血也有些捉襟見肘。

    熊狽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大喊:「不打了,先恢復一些氣血與力氣再打!你們別想跑,咱們不死不休!」

    雙方立刻收手,象霸望著荀天凌,晃動著鼻子,瓮聲瓮氣道:「你很厲害,我看得出來,你還沒有全力以赴,你到底在隱藏什麼?」

    狼單冷哼一聲,道:「人族最為狡詐,他們兩人手中一定隱藏著什麼,比如聖頁文寶之類的,一定要小心,一旦感覺危險就後退,我們只要不亂用聖相之力,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看來你們準備的很充足,不過為何不請另外三位蠻王聯手?」荀天凌道。

    狼單嘿嘿一笑,道:「我們當然要有人守蓮山關,不可能全部出動。」

    突然,一道舌綻春雷自廣洲方向傳來。

    「吾乃祺山侯苟葆,率領十萬大軍前去救援鹿門軍,途中突然遭到兩頭蠻王率領五萬蠻族攻擊,且戰且退,不知能撐多久,若鹿門侯未聽到,請聽到之人轉告他。」

    苟葆的舌綻春雷如同傳遞死亡的葬樂一樣,讓鹿門軍與珠江軍的士氣跌到底谷。

    所有人都盼著援軍,卻沒想到援軍竟然遭到攻擊。

    方運從馬車上下來,傳音給張青楓:「我之前對你說過,蠻族可能使用『圍點打援』之法,你可轉告鹿門侯?」

    「我已經暗中轉告過,可他並未回話。」

    方運用盡全力大喊:「鹿門侯,事已至此,你還禁止我出手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