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有兩位大學士來援,數萬士兵發出欣喜的歡呼聲,對面的蠻族陣營中則傳來連綿不絕的咒罵聲和咆哮聲。

    在珠城的翰林傳音后,兩位大學士與三頭蠻王的攻擊突然開始減弱,少了一分生死相搏,多了一些顧慮。

    三頭蠻王暗中以氣血傳音,不斷交流,而鹿門侯同樣也與荀天凌在暗中傳音。

    不多時,雙方罷手,各自後退。

    三頭蠻王繼續在傳音交流,哪怕是頭腦並不靈光的其他蠻族都看得出來,己方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若是現在就撤退,那等於是到手的鴨子飛了。

    若現在全力戰鬥,難以在短時間勝利,一旦對方的兩位大學士來援,必然功敗垂成。

    若是什麼也不做,等待己方的蠻王,在不久之後還是會面臨被四位大學士圍攻的風險。

    人族將士士氣高漲。

    每隔一段時間,親衛軍的平江將軍蘇倫就看一眼馬車裡的方運,在過了早飯時間不久,蘇倫就發現方運的面色有些變化。

    之前的方運面無表情,最多是偶爾口唇輕動,可現在,方運的臉上有一絲極淡的喜意。

    蘇倫也覺察,方運散發的才氣越來也稀少,這意味著他身上的才氣高度凝聚,但是,他周身的天地元氣卻越來越活躍,那些天地元氣遠比普通讀書人修習的時候波動更大。

    蘇倫十分好奇,但一想自己也沒見過接近大學士的人修習是什麼模樣,只希望張龍象儘快晉陞大學士,即便是新晉大學士,也能成為勝利的籌碼。

    時間慢慢過去,雙方都按兵不動,人族的士兵開始吃著行軍口糧。

    對面的蠻族越發不耐煩,許多蠻族開始胡亂走動或蹦蹦跳跳,甚至有蠻族開始比賽摔角,與人族的紀律相差極遠。

    三頭蠻王還在以氣血傳音交談,但它們三個的態度非常不好,看樣子像是在吵架。

    兩位大學士站在大軍之前,倚馬而談。

    荀天凌吃完一口行軍乾糧,緩緩道:「這文界的蠻族,果然與妖界和聖元大陸的不同,他們是學會了人族的兵法,但是,也少了原本妖蠻的熱血。我與妖蠻作戰多年,對他們了解頗深,卻第一次見識文界的蠻族。『圍點打援』在人族都是極為不錯的兵法,那頭狐蠻王竟然能用得出來,騙過祺山侯,實在不簡單。」

    鹿門侯道:「文界蠻族與眾不同,我們早就知曉。至於他們所謂的兵法,並非多麼精妙,往往是因為我們輕視蠻族的智慧造成的。如若我們的敵人是敵國的人族,不至於如此。」

    「現在看來,倒像是那頭狐蠻王在蔑視我們的智慧。」荀天凌道。

    鹿門侯道:「不談蠻族,朝廷派來的兩位大學士很快便可抵達,到那時,你我便可以反攻!現在,荀大學士還質疑老夫不讓張龍象出戰嗎?他,無足輕重!」

    荀天凌拍了拍手,拍掉手上的乾糧渣子,默默地抬頭望向天空。

    「今晨的文曲星光,似乎比往日更亮一些。」荀天凌緩緩道。

    「大概是今早的雲朵遮擋了陽光,顯得文曲星有些亮。」鹿門侯道。

    一旁的韋長弦微微一笑,荀天凌沒有直接回答鹿門侯,說明他知道自己錯了。

    「張龍象,終究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啊……」韋長弦望向方運所在的馬車,粗鄙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時間慢慢過去,荀天凌大多數時間都沉默不語,但偶爾望向方運所在的馬車。

    鹿門侯也曾看了幾眼,但最後輕輕搖頭。

    一個時辰后,兩軍依舊保持原狀。

    但是,鹿門軍的一些將軍不斷去找鹿門侯暗中交談,又很快離開。

    不多時,一些不好的消息在鹿門軍與珠江軍之間的中高層流傳。

    要來救援的兩位大學士至今沒有消息。

    又過了一個時辰,大軍開始騷動起來,連許多士兵也開始質疑為什麼說好的援軍遲遲不來。

    突然,西北方向傳來一聲巨大的虎吼。

    數十萬人族與蠻族齊齊扭頭,循聲望去。

    三個身影出現在地平線上。

    「哈哈哈……」狼單放聲大笑。

    「啊忽!啊忽!」蠻族齊齊大聲吼叫,表達心中的興奮。

    一頭虎蠻王,一頭豹蠻王,還有一頭狐蠻王正在急速奔跑,它們的速度幾乎接近三分之一音速。

    若不是那頭豹蠻王有傷在身,他們定然會更快。

    數十萬人族面無血色,就聽嗆啷啷的聲音連綿不絕,數以萬計的士兵不小心鬆手,兵器掉落在地面上。

    許多士兵望著那三頭蠻王,如同被恐懼的力量揪住心臟,難以呼吸。

    那頭虎蠻王身形高大,兩條腿健壯有力,每一步都好像牢牢抓住地面,它的虎頭正面向人族,每個人都從它的虎眼中看到了來自地府深處的寒意。

    那是獵殺了無數人族后才有的冷漠,只有人族可以感受到那種深入魂魄的恐懼。

    許多士兵輕輕動了動鼻子,彷彿聞到濃濃的血腥味。

    狼單大笑之後,扭頭望向鹿門侯。

    「人族,受死吧!」

    鹿門侯沉著臉,一言不發。

    「為何會如此,兩位大學士何在?人族援兵何在?」韋長弦忍不住大喊起來,隨後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失言,急忙補救道,「蠻族,你們不要囂張,我們人族的大學士即將到來!」

    剛剛到達的那頭虎蠻王輕吼一聲,不屑道:「他們進了廣洲城后,一直沒有出來,已經放棄救援,所以狐暮決定現身,我們拋下其餘的蠻部先行過來。」

    「你放屁!你胡說!」韋長弦大聲罵道,他無法相信蠻王虎鼎說的話。

    但是,大多數將士都沉默著。

    鹿門侯的舌綻春雷在天空爆響。

    「撿起你們的武器!挺起你們的胸膛!既然已經無處可逃,既然此地已是墳墓,那,請隨本帥多製造一些陪葬品!以蠻族的骨頭陪葬,死可瞑目!」

    「殺他娘的!」

    「怕個球,反正老子寫完遺書!」

    「只有戰死的人族,沒有跪下的奴才!」

    蠻王狐暮突然微笑著喊道:「各位人族的英雄好漢,同為孔聖弟子,在下十分佩服。所以,此次戰鬥,我們只誅首惡,不涉及普通士兵。只要殺了鹿門侯和所有翰林,我們馬上離開。我們此次出兵,不過是為求自保,畢竟是你們楚國想先攻打我們。」

    狐族的魅惑之力開始散播,許多士兵神情恍惚,甚至輕輕點頭。

    「一派胡言!」荀天凌舌綻春雷,蘊含文膽之力的聲音破除狐族魅惑,喚醒眾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