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聖文界,趙國。

    各地的學子們和往常一樣進入私塾或學堂,不過,這一天先生們最先做的不是檢查昨天的功課,而是分發兩本書籍。

    一本是《張龍象教子書》,一本是《張龍象新詩集及鑒賞》,兩本書都不厚,更像是兩本小冊子。

    第一本《張龍象教子書》是趙國大儒作序,趙王作跋即書末尾的後序。

    趙王的後序非常耐人尋味,表面上是介紹張龍象的生平,但看完之後,許多人會忍不住聯想,為何張萬空那等天才大學士會在楚國逆種?為何張龍象這種詩文大家會被囚禁十年?到底是張家做錯了,還是楚王錯了?

    至於《張龍象新詩集及鑒賞》則由趙國丞相作序,此人雖然沒有像趙王一樣那麼直接,但也點出張龍象之所以作出充滿悲憤與憂國的詩詞,必然有其存在的土壤。

    一場針對楚國的輿論戰再一次悄無聲息進行。

    其餘各國早在昨日便得到消息,聯繫趙國,然後第一時間交由各印坊連夜印刷,在今天清晨,各地文院書鋪外悄然無聲地多出這兩本書。

    眾多書鋪和書販開始從文院書鋪進貨,兩本書如同草原的烈火一樣在迅速蔓延。

    在大多數人看來,文界的第一首鎮國詩與第一首傳世詩都是張龍象所作,那此人不僅詩作值得學習,教育子女的方式也必然有一定意義。

    那些讀書人更看重《張龍象新詩集及鑒賞》,但各地的百姓更想知道現如今的文界第一詩人如何教子,於是各國出現了搶購《張龍象教子書》的風潮,各地的文院加班加點刊印。

    駐紮在文界的孔家人得知后,也買了兩本,然後把此事提交聖院與孔家。

    聖元大陸。

    沒人知道為什麼,東聖閣的閣老兼宗家家主宗甘雨竟然拿著這兩本書的範本親自去禮殿,僅僅用了兩刻鐘便說服執掌教化的禮殿閣老,然後東聖閣與禮殿聯合傳書,讓人族全國各地的文院推廣這兩本書。

    既然是東聖閣閣老親自發話,又有禮殿背書,而且兩本書都跟聖元大陸各國沒有利害關係,內容要麼是教子,要麼是教人愛國,正得不能再正,於是各地文院開始第一時間印刷,第一時間販售,但大都不積極對待。

    由於張龍象畢竟是文界人,在聖元大陸文名還不夠大,在百姓中沒有基礎,但各地的讀書人主動購買。

    慶國最為熱心,因為整件事是宗甘雨一手包辦,慶君親自發布口諭,命令慶國全國書院把這兩本書列為選讀課本,然後命令各地的官方文院把《張龍象新詩集及鑒賞》列為必讀課本。

    整個慶國掀起了轟轟烈烈的購買這兩本書的熱潮。

    慶國各地的官員用盡渾身解數賣書,他們看得明白,宗家與慶君之所以如此,是想樹立一個方運的對頭,捧文界人,總比捧方運好。

    慶國人明白,景國人也很清楚,於是,景國各地的讀書人開始抗拒這兩本書。

    但是,左相柳山一紙令下,把這兩本書的銷量與今年官員的考評掛鉤,每個品級每個職位的官員必須賣出多少本,若賣不出足夠的數量,則考評一律給下等。

    景國讀書人甚至還得到小道消息,這兩本書若賣得好,當地官員必然會受到提拔。

    於是,景國各地的官員紛紛找相識的先生,有些官員甚至願意出一半的書錢,讓書院私塾半價賣給學生。

    一時間,景國官不聊生,全國官員一邊罵著柳山,一邊去各處賣書。

    除了慶國與景國,其餘各國本來並不熱衷賣這兩本書,但各國國君與官員很快得到一個消息,孔家族內眾多族老一致通過,要求孔家每個子弟都要買這兩本書。

    孔家在千年內開枝散葉,許多人因為各種問題散落在各國,已經算不上真正的孔家人,即便如此,各國把孔子奉為祖先的孔家人也有百萬之眾。

    各國國君與官員恍然大悟,孔聖文界終究是孔子他老人家創造的地方,文界人出了一位大詩人,就和孔家人出了一位大詩人一樣,孔家自然要讓內部人購買。

    不過,孔家人很懂分寸,沒有像宗家那樣強行命令攤派。

    孔家的面子太大,各國不能不給,於是各國國君與文相發布了一些有關這兩本書的政令,希望各地官員與書院讓學子買這兩本書,但不像景國那樣強行攤派。

    聖院的動員能力極強,在上午十點左右,聖元大陸已經和文界一樣,各地的書鋪出現大量的《張龍象教子書》與《張龍象新詩集及鑒賞》。

    一日之內,兩界墨香衝天。

    孔聖文界,珠城數百裡外。

    蘇倫一直站在方運的身邊,小心守護。

    到了午間,蘇倫覺察方運周圍的元氣波動突然變得平穩,但仔細感知才知道,那些元氣並非真的平穩,而是所有的元氣被壓縮在方運的體表附近,只有靠近仔細感知才能發現,那些元氣的波動是之前的百倍!

    蘇倫仔細看了一眼方運,發覺方運的笑容消失,越發肅穆莊嚴,身體內彷彿蘊養著一種沛莫能御的宏大力量,那力量正在快速積累,一旦積累到極致,便會驚動世間。

    蘇倫眨了眨眼睛,赫然發現方運面上無光,全身氣息封閉,如同在睡覺的普通人,之前看到的一切好像是錯覺。

    「唉……」

    蘇倫輕嘆一聲,耳邊突然傳來荀天凌的呵斥聲,循聲望去。

    那蠻王狐頭人身,頭上全是紅色的毛髮,在聽到荀天凌的呵斥后,眼中閃過一抹羞惱之色,沒想到荀天凌的文膽竟然已經突破二境,十分接近大儒的層次,狐族的許多妖術在他面前毫無用處。

    荀天凌附近的文界讀書人大為驚訝,他們有文膽不懼這種程度的妖術,但那些沒有文膽的士兵最怕這種力量。

    他們本來準備使用振奮士氣類的戰詩詞解決狐族妖術,沒想到竟然被荀天凌一言驅散,這才意識到自己與聖元大陸的頂尖讀書人之間有多大的差距。

    蠻王狐暮望著熊狽、狼單與象霸三頭蠻王,不耐煩地問:「為何你們還未拿下他們兩人?就算拿不下,為何兩人才氣飽滿,沒有損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