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單輕咳一聲,狼臉上滿是尷尬之色,至於熊狽和象霸都面露慚愧之色,四處打量,不好意思回話。

    「是這樣的,」狼單道,「我們聽到珠城內有傳音,怕另外兩個大學士突襲,所以一直按兵不動,避免我們在氣血耗盡的時候,被那兩個前來救援的兩個大學士殺死。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不過既然你們三個也來了,俘虜兩人、全殲他們四十萬大軍輕而易舉。對吧,虎鼎單于。」

    蠻王虎鼎聽到狼單叫自己單于,輕輕點了點頭。

    在妖界,單于是大蠻王或大妖王的封號,若是有人稱呼蠻王為單于,那代表一頭蠻王的權勢相當於大蠻王,乃是極高的讚美之詞。

    「那麼,我們一起上。」虎鼎說著,望向荀天凌與鹿門侯,

    呼……

    強勁的氣流自虎鼎身上爆發,他腳下的青草向四面八方倒伏,塵土四散。

    從他的腳面開始,出現紅色的液體,那些液體快速向上涌去,而液體所過之處瞬間凝固,形成一片片鎧甲。

    不過數息間,氣血包裹虎鼎的全身,凝結成血紅色的鎧甲,只有他的眼睛、閉口、耳朵和嘴沒有被氣血鎧甲遮擋。

    隨後,暗紅的火焰驟然出現在他的體表,火焰升騰,厚達兩寸,包圍他的全身。

    虎鼎深吸一口氣,身體緩緩脹大,一條條粗長的大筋浮現,撐起氣血鎧甲,留下清晰的痕迹。

    虎鼎身為蠻王,本來就有一丈高,而現在它足有一層半樓那麼高。

    虎鼎的雙目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它伸出布滿倒刺的舌頭,輕輕舔了舔嘴唇,雙手握拳,在胸前交擊。

    砰!

    肉眼可見的衝擊波自拳頭向四面八方擴散,以它為中心,方圓三丈的地面下陷一尺,野草連根齊斷,被他周身的氣勁吹起。

    數十丈內的野草被旋轉的氣勁帶動盤旋,圍繞著虎鼎,久久不停歇。

    「我選一個,還是所有?」虎鼎驕傲地抬高頭,視四十萬大軍如無物。

    蠻族們興奮地吼叫,戰意熊熊。

    另外五頭蠻王齊齊仰天大吼,周身浮現氣血鎧甲,全身噴發妖煞火焰。

    人族被小巨人般的虎鼎嚇得膽戰心驚,這力量太強了,幾乎以一己之力澆滅四十萬大軍的鬥志。

    大多數進士和翰林都變得緊張,鹿門侯的臉上卻不起波瀾,好像一切與他無關。

    荀天凌臉上浮現興奮的笑容,雙目中爆射出濃濃渴望。

    他喜歡與強大的對手一戰!

    「我先試試這兩個人,看看他們有什麼依仗敢攻打蓮山關!」虎鼎雙目瞬間變紅,向前邁出一步,前方的地面隨之塌陷。

    它一步一步邁出,走了五步,前方的地面下陷五次。

    虎鼎突然微微矮身,它的腳下的大地突然炸裂,所有的石塊與泥土向後方噴發。

    九成九的人與蠻族眼前一花,就見虎鼎突然出現在十丈之外,接著它腳下的大地再度炸裂,在石塊與灰塵四濺的時候,他的身影又消失,好似瞬間挪移到前方的十丈外。

    遠處的人族聽不到任何聲響,因為虎鼎的速度已經超過了音速,若是能聽到虎鼎發出的聲音,要麼是它減慢了速度,要麼,它已經抵達面前。

    虎鼎與兩個大學士相距超過五里,但所有人都感覺雙方之間只隔著幾步。

    虎鼎猶如草原上的閃電,擊向鹿門侯與荀天凌,又如同一座山峰砸下,讓人無力招架。

    在虎鼎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其餘讀書人還在發獃,鹿門侯與荀天凌幾乎同時提筆,雙眼看著虎鼎,手卻持筆書寫同一首大學士防護戰詩。

    《詠崑崙》

    兩人周身各浮現一截昆崙山的半透明虛影。

    鹿門侯的山脈虛影高大渾厚,山峰起伏有序,稜角分明。

    荀天凌的山脈虛影如劍如槍,直刺天穹。

    在昆崙山虛影保護住兩人的同時,兩人同時出口成章。

    鹿門侯口誦大學士戰詩《遇海潮》。

    「秋夜見海潮……」

    詩成,百丈寬、十丈高的巨大洪流憑空而出,猶如張牙舞爪的水龍沖向虎鼎。

    海潮如山,轟鳴如雷。

    荀天凌吟誦大學士戰詩《后羿頌》。

    「十日橫蒼穹,沸海並焚天。引彎月作弦,摘彗星為箭……」

    就見詩成之後,天空浮現一把足有十層樓高的巨弓,巨弓憑空拉滿,一支足有三人合抱粗的巨箭搭在巨弓之上。

    轟!

    巨箭飛出,火焰環繞,彗尾如銀,猶如一顆燃燒的彗星直擊虎鼎。

    虎鼎突然咧開嘴,露出殘酷的笑容,高高躍起,以身軀為弓,以右臂為箭,一拳揮出。

    虎鼎的周身突然冒出濃烈的氣血,那氣血猶如逆流瀑布,衝天而起。

    在蔚藍晴空之下,碧綠草原之上,燃燒火焰的箭頭與燃燒氣血的巨拳對撞。

    轟!

    天空炸裂,刺目的火光爆開,猶如一顆小太陽出現在半空。

    少數人看到,這首大學士戰詩,只在虎鼎的右拳上留下一個淺紅色的印子。

    虎鼎的身體急速下墜,與此同時,他高高舉起右臂,周身的氣血迅速向他的右臂涌動,凝聚成氣血戰刀。

    戰刀如血月。

    「破!」

    虎鼎大吼一聲,右臂如刀劈下。

    氣血戰刀脫離它的手臂,瞬間暴漲成三十丈之長,猶如血色彎月斬在海潮之上。

    海潮兩分,水光炸裂,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達百丈的深溝。

    虎鼎下落,站在他以氣血戰刀切出來的溝壑邊,腳邊的野草正在緩緩燃燒。

    「你們,不夠看啊。」虎鼎輕輕甩了甩右手,微微一笑,通紅的雙目一眯,再度衝過去。

    兩把古劍飛來。

    鹿門侯的臨峰古劍厚重沉穩,劍身寬闊,直劈而下,真名力量顯現,可開一山。

    荀天凌的崢嶸古劍乃是少見的三棱結構,直直刺出。

    虎鼎眯著眼,兩拳齊出,就見它拳頭中噴出兩道氣血旋風,瞬間包裹兩把古劍,然後伸手去抓,要把兩把真名古劍牢牢鎖住。

    但是,荀天凌的崢嶸古劍突然向前瞬間挪移了一段極小的距離,讓虎鼎的判斷出現的錯誤。

    古劍出鞘,得見崢嶸。

    虎鼎立刻改抓為拍,兩手瞬間被厚厚的氣血包裹,拍向兩把古劍。

    兩把古劍借著氣血之力轉向,避開虎鼎。

    遠處的狼單嚇了一身冷汗,道:「原來他一直沒有動用真名力量,幸好我一直防備他,從來不接近他的唇槍舌劍,不然我很可能會被重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