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虎鼎主攻,鹿門侯與荀天凌主守,雙方在兩軍陣前展開大戰。

    方圓十里內已經沒有他人,全都遠遠躲著。

    他們所在的地方已經面目全非,如同被數十顆隕石撞擊,到處是坑坑窪窪的大洞和深溝。

    讀書人們發現,前一刻鹿門侯使用唇槍舌劍,荀天凌使用戰詩詞,過了數百息,兩人輪換,鹿門侯使用戰詩詞,荀天凌使用唇槍舌劍。

    唇槍舌劍節省才氣,一個大學士可以連綿不斷使用,但卻需要動用文膽掌控。

    戰詩詞耗費大量的才氣,但不需要文膽之力。

    整整過了一刻鐘,兩位大學士依舊氣定神閑,而虎鼎周身的氣血逆流消失,紅黑色的妖煞火焰變薄,只有身上的氣血鎧甲沒有變化。

    在戰鬥中,虎鼎多次被戰詩詞或唇槍舌劍的力量傷到,但他都能盡最大可能避開要害,就算傷到也是輕傷,很快癒合,僅僅等於消耗一部分氣血。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觀戰的讀書人覺察到了雙方的優劣。

    鹿門侯經驗豐富,十分老道,但力量層次較差。

    荀天凌畢竟亞聖世家出身,力量層次更高,一出手便是元氣澎湃,聲勢極大,但他畢竟成大學士不到兩年,哪怕以前經驗再豐富,也不都適用於大學士。

    他之所以來到孔聖文界,是因為對大學士層次的力量掌控不夠老練,來這個較為安全的地方磨礪自己。

    虎鼎身為銀帳蠻王,無論是力量層次還是對氣血的運用,都到了極高的層次,幾乎身兼鹿門侯與荀天凌兩者之長,所以他幾乎毫無弱點,從一開始就進行暴風驟雨般的攻擊。

    有幾次虎鼎差點得手,甚至已經擊碎荀天凌與鹿門侯的防護戰詩,逼得兩人使用文寶瞬間護身,才逃開數劫。

    但是,文寶使用后至少要等一天才能恢復力量。

    三人戰鬥正酣,蠻王狐暮突然道:「虎鼎,玩也玩夠了,也把兩個人的大學士文寶逼得差不多了,兩人應該還有大儒文寶,以你一己之力,怕是很難逼他們用出來。」

    虎鼎停手,站在滿目瘡痍的戰場之上,微微一笑,望向荀天凌。

    「你是亞聖世家之人對吧?你我都清楚,一個荀聖世家,足以覆滅孔聖文界十倍的蠻族。我們不能殺你,也不敢殺你,想必你也不會仗著荀家人的身份,逼我們退兵!之前也有其他世家之人與我們交戰,但從無一人憑藉世家身份威脅我們蠻族。這一次,你不會壞了孔聖文界的規矩吧?」

    荀天凌不作答,只是道:「兩軍對壘,成王敗寇,多說無益。」

    虎鼎笑了笑,道:「你既然是來孔聖文界磨礪自身,方才我已經出手,你這次磨礪也算完成,現在離開,沒人會說你什麼。更何況,你離開珠江區域,可以去西南,可以去西北,去草原,都適合你磨礪自身。至於這些文界人,那是我們文界兩族的事情。你若真想救他們,只需要請幾位荀家大儒降臨,就可以屠滅我們。否則的話,你只是個偽善之人,因為年年都有文界人死於我們蠻族之手。」

    荀天凌靜靜地看著虎鼎,不再說話。

    「本王說這麼多,只是想勸你離開。萬一我們一不小心重創你,想必堂堂荀聖世家也不會找我們麻煩,只是您這一生可能就止步於大學士。更何況,萬一你被俘,以後的名聲怕是壞了。你只要離開,還是完好無損的荀天凌,不會因為被蠻族俘虜而遭到其他人嘲笑,一切如常。」

    「我會嘲笑自己。」荀天凌緩緩道。

    狐暮冷笑一聲,道:「用你們人族的話說,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虎鼎,就按我等之前的計劃,俘虜荀天凌,至於鹿門侯,能活捉便活捉,活捉不了,直接殺死,震懾楚國!至於那四十餘萬大軍……從楚王那裡換一些寶貝和食物。」

    狐暮說完,人族數十萬士兵暗暗鬆了口氣,再無絲毫鬥志。

    沒有人看到狐暮眼中閃過狡詐的光芒。

    「荀天凌,我再問你最後一句,是去是留?」虎鼎微微低下頭,一雙虎目中的氣血猶如血色蛛網蔓延,密密麻麻。

    荀天凌站在原地,如劍在鞘中,許久不言。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與你公平對戰,哪怕誤傷你,只要你活著,荀聖世家也不會為難我。即便想報復,也只會針對我一個。諸位人族,你們做個見證,我們並非用卑劣的手段傷到荀天凌!」

    虎鼎說完,望向西面的天空。

    太陽西斜,還有一個時辰就要落山。

    「荀天凌,我給你足夠的時間恢復力量,在太陽落山的一剎那,便是你我之戰的開始!」虎鼎說完,轉身向蠻族陣營里走去。

    熊狽小聲嘀咕:「銀帳蠻王就是不一樣,要是我,先殺了再說。」

    狼單瞪了熊狽一眼,呵斥道:「閉嘴。虎鼎這是為我們好!若是荀天凌因為被我們圍攻而重創,影響聖道,荀家人豈會善罷甘休?哪怕不便親自出手,也會有文界的頂尖大學士為了博取荀家的好感殺光我們出氣。」

    象霸點點頭,道:「還真要多謝虎鼎酋長,不然這個荀天凌真不好對付。」

    熊狽輕咳一聲,不再說話。

    兩位大學士席地坐下,養精蓄銳,回復才氣。

    四十萬大軍靜悄悄地留在原地,靜靜地等待。

    蘇倫又看了一眼方運,發現方運越發平凡普通,元氣波動都被限制在他周身一寸內。

    太陽西沉,時間流逝。

    當天地間最後一縷陽光消失時,文曲星高懸正中,成為夜空之主,照耀孔聖文界。

    星光如銀,晚霞如血。

    熊狽、狼單、象霸、狐暮、豹齒和虎鼎六頭蠻王齊齊向人族的方向前行。

    氣血鎧甲慢慢覆蓋六頭蠻王,各色的妖煞火焰包裹全身。

    虎鼎的周身,突然出現血紅色的逆流瀑布,氣血如水,直衝蒼穹。

    鹿門侯與荀天凌起身。

    「荀老弟,這是我們文界人之事,不應連累你。」鹿門侯的呼吸悠長,面無表情。

    「文界人也是人。」荀天凌道。

    兩人迎向六頭蠻王。

    張青楓邁步上前。

    鹿門軍與珠江軍的十位翰林離開本軍,快步沖向戰場。

    「我們幾個翰林,至少可拖住一頭蠻王。」張青楓舌綻春雷。

    其餘讀書人正要上前,鹿門侯道:「翰林之下,不得出手。」

    蘇倫忍不住喊道:「這裡還有一位翰林!」

    「眾將聽令,張龍象若有異動,殺無赦!」鹿門侯的聲音在上空回蕩。

    「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