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多珠江軍將士愣住了,只覺全身被寒意籠罩。

    張青楓身形一晃,停頓半秒后,再度向前行。

    他的右手緊緊握拳,他的雙目死死盯著張龍象的背影。

    「鹿門侯,若此戰之後你我僥倖生還,老夫有一事相求,還望鹿門侯一定答應!」

    「末將和張青楓一樣,有同樣的事相求!」王黎怒視鹿門侯的背影。

    有些話,在這種時候不能說。

    其餘將軍全都沉默,他們很清楚兩人要求鹿門侯什麼。

    生死文戰!

    以血洗刷鹿門侯帶給珠江軍的恥辱!

    眾多珠江軍將士簡直氣炸了肺,之前鹿門侯壓制珠江侯,情有可原,可現在到了生死關頭,鹿門侯依舊不準出手,這已經超出了任何人的底線。

    這幾乎是在逼方運叛國!

    「此戰之後,老夫便答應!」鹿門侯冷冷地回復,頭也不回繼續向前走。

    一個年過五十的秀才校尉大聲喊道:「鹿門侯,你不怕有義士掘你祖墳嗎?」

    「大軍之中禁止喧嘩!」一個進士將軍怒喝。

    珠江軍的士兵們望著前方,心中突然升起無盡的悲涼。

    蠻族在前,人族卻在打壓人族,人族卻在懷疑人族,這樣的人族,到底能否戰勝妖蠻?這樣的人族,還有希望嗎?

    鹿門軍士兵沉默著,他們一路上南下,行程數千里,一開始,每個人都支持鹿門侯,反對張龍象,可現在,九成的士兵心中動搖。

    是張龍象錯了,還是鹿門侯錯了?

    沒有人知道答案,但是,他們感到一絲內疚。

    六頭蠻王繼續前行。

    狐暮下令道:「虎鼎,你務必活捉荀天凌,若有危險,可將其重創,萬萬不可殺死。豹齒,你重傷未愈,那些翰林便交給你了,是拖延時間還是殺光,全看你自己。熊狽、狼單、象霸,你們三個與我一起圍攻鹿門侯,以最快的速度將其擒下或……擊殺!」

    「開始了……」狼單露出嗜血的笑容,目光中殺意森森。

    「荀天凌交給本王!」虎鼎說完,直衝荀天凌。

    荀天凌扭頭深深看了一眼鹿門侯,腳踏平步青雲,向東方飛去,引開虎鼎。

    豹齒沖在最前面,靠近荀天凌后,它露出鋒利的牙齒,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不會偷襲你,我的目標是那些翰林!」

    豹齒越過荀天凌,沖向那十一位翰林。

    以狐暮為首,四頭蠻王走向鹿門侯。

    「鹿門侯,你若投降,我們或許留你一命,從楚王手裡換到足夠的寶物!」狐暮笑吟吟說著,但目光中沒有一絲暖意。

    「不殺光我們四十萬大軍,如何保住蓮山關?如何讓珠江之南的蠻族得百年安定?老夫豈會蠢到相信蠻族!多說無益。」鹿門侯舌綻春雷道。

    四十萬大軍一愣,不寒而慄,這才意識到,狐暮之前所說的一切,不過是在麻痹眾人。

    狐暮笑道:「鹿門侯,你自己送死就算了,為何也讓那四十萬大軍送死?我看你真是老糊塗了!殺!」

    最後那一個「殺」字,狐暮幾乎是含在嘴裡,只讓身邊的其餘三頭蠻王聽到。

    四頭蠻王立刻開始分散,成弧形沖向鹿門侯。

    鹿門侯腳下的平步青雲加速,只向西面飛去,遠離荀天凌的所在,遠離大軍所在。

    「全軍聽令,各軍大權即刻交由各軍將軍,是留在原地,還是與前方的蠻族作戰,爭取一線逃生機會,全憑你們做主。」

    蘇倫看了一眼馬車內的方運,然後翻身上馬,拔出將軍佩劍,高高舉起,指向蠻族。

    附近的親兵愣了,有幾個人甚至想衝上去把蘇倫拉下馬。

    因為之前鹿門侯下過命令,蘇倫必須嚴加看管方運,若是方運離開,則把蘇倫也當作逆種論處!

    「我珠江軍中,焉有怕死的男兒!妖蠻尚不足為懼,何懼鹿門侯之令?青楓將軍,今生之恩,來世再報。鹿門侯,黃泉之下,本將必然與你生死文戰一場,讓你記住,珠江軍不可欺!」

    蘇倫說完,一夾馬肚,徐徐向前。

    「平江軍中無娘子,為何不見大丈夫!」蘇倫騎在馬上,一聲大吼。

    馬蹄嘚嘚響,親衛軍一片寂靜,珠江軍一片寂靜。

    一個伍長出列,跟在蘇倫身後。

    「同袍何在?」那伍長用盡全力怒吼。

    那伍長管轄的幾個人一愣,其中一個年輕的珠城人挺起胸膛,大聲回答:「同袍在此!」

    「入列!」

    「諾!」那幾人手持長槍,緊跟中年伍長。

    「同袍何在?」伍長再次大吼。

    無人應聲,下一刻,那幾個士兵與伍長一起大吼。

    「同袍何在?」

    「同袍何在!」

    「同袍何在!」

    「在此!」一人回答。

    「在此!」百人回答。

    「在此!」萬人回答!

    一伍又一伍,一什又一什,一隊又一隊,一營又一營……

    親衛軍的官兵快步前行,跟在將軍蘇倫身後。

    無一人掉隊。

    萬人同往。

    鹿門軍在前,珠江軍在後。

    珠江軍中,親衛軍在中,不斷向前軍迫近。

    就聽前軍中一位進士將軍大笑一聲,舌綻春雷道:「前軍在列,豈容親衛軍先行?娘的,老子在蠻族前流過血,可從沒尿過褲襠!勇武軍將士,跟上老子!讓縮卵的鹿門軍看看,咱們珠江軍的男兒是如何殺蠻族的!」

    「殺他娘的!」

    勇武軍上萬士兵突然紛紛大罵,楚國各地的髒話如連珠炮出,但整支大軍卻保持著整齊的隊形向前小跑,腳步聲聲,輕重有序。

    「鹿門軍!」鹿門軍中一個進士將軍大吼一聲,高舉將軍佩劍指向天空,騎著馬緩緩向前。

    「鹿門軍!」他再度大喊一聲。

    「鹿門軍!」上萬人跟隨大叫。

    「鹿門軍!」十幾萬鹿門軍眾突然情緒爆發,一起大喊。

    「前進!」那進士將軍大喊。

    「前進!」

    十餘萬鹿門軍動了起來,徐徐向前。

    大學士和翰林與蠻王們都已經前往兩側,兩支大軍之間空了出來。

    現在,四十萬大軍緩緩向前。

    平原之上,人族主動向蠻族發起衝鋒,千年罕見。

    「前進!」

    「前進!」

    兵士望北,兵刃指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