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鹿門侯垂著頭,但是狐暮突然伸手,把他的下巴抬高。

    「看著他們,告訴他們我是如何設計你的?」蠻王狐暮道。

    鹿門侯一言不發。

    狐暮狡詐一笑,道:「很簡單,你們以為我之前那些天南海北的廢話是為了分散他的神念,不,那只是試探。我在試探鹿門侯對何人何事有做反應。我其實在一刻鐘前就發現鹿門侯在聽到『周裕王四年』的時候,神色和動作出現細微的變化。周裕王四年發生了什麼?那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偏偏我對文界這些年的大事了如指掌,那年,楚國發生了著名的『壽春科場案』。我想了許久后發現,鹿門侯的恩師,當年就在壽春任職,但卻未受牽連。所以就在我們動手前,我把話題引向壽春科場案,鹿門侯分心了極為短暫的剎那,文膽不固,於是我先以狐族妖術引動,最後讓其他三王連續出手,成功俘獲他!」

    聽完狐暮的解釋,許多讀書人不寒而慄,都說妖蠻不如人聰明,可這狐蠻王太精明了,竟然能想到這種辦法來創造機會俘虜鹿門侯。

    俘虜人族大學士與殺死,對兩族的意義天差地遠。

    戰死的大學士會成為楚國的榮耀,可被俘的大學士,必然是楚國的恥辱。

    很多人這才明白,從一開始,這些蠻族就想用這種手段羞辱人族,配合其它行動,讓楚王在短時間內無法對珠江以南的蠻族動兵。

    此刻正值妖界大軍進攻,畢參之戰如火如荼,楚國至少要派遣百萬大軍援助,狐暮的這個策略有很高的可行性。

    狐暮右手抓著鹿門侯脖子后,高高舉起,面向人族。

    「鹿門侯,下令,讓他們束手就擒!」狐暮命令道。

    鹿門侯低著頭,始終不說話。

    狐暮的右手逐漸用力,鹿門侯死死咬著牙,脖子和額頭青筋畢露。

    「說話!」狐暮再度用力,氣血湧入鹿門侯的身體之中。

    鹿門侯的身體輕輕顫抖,臉上浮現痛苦之色,鮮血緩緩從他的嘴角溢出。

    「畜生!」

    「豬狗不如的東西!」

    鹿門軍的眾人紛紛大罵狐暮。

    狐暮面帶微笑,怡然自得,正要再度用力,銀光天降,如瀑布灌滿整座文界,黑夜瞬間變為白晝。

    所有人本能地抬頭向天空望去,銀光如水,鋪滿天空,那銀光的源頭,則是文曲星。

    在看到文曲星的一剎那,所有人大驚失色。

    文曲星比以前更加龐大,已經和滿月一樣,但是,文曲星上遍布著縱橫交錯的裂口,洶湧的文曲星光從裂口處噴發。

    那些裂口處的文曲星光,比正常的文曲星表面亮數百倍。

    突然,親衛軍將軍蘇倫口中發出一聲舒暢的輕呼,天地元氣涌動,文曲星光瘋狂湧入他的身體。

    「蘇倫將軍要晉陞翰林了!」

    張青楓嘴角突然浮現笑意,因為他覺察自己的文宮有所變化,才氣正在逐漸凝實,這是晉陞大學士的前兆!

    體內才氣耗得七七八八的所有讀書人,只覺自己體內的才氣猶如潮汐,被文曲星的力量引動,不斷回復。

    突然,鹿門軍中的一位老進士將軍周身颳起狂風,把周圍的士兵吹得東倒西歪。

    「又有進士晉陞翰林!」

    在場的蠻族們難以置信望著天空與人族,看到文曲星裂的一剎那,他們心中無比歡喜,這意味著文曲星可能出現問題,若是崩潰最好不過。

    但是,實際情況卻是文曲星光突然增多,讓人族讀書人紛紛提高或突破。

    「怎麼辦?」狼單喃喃自語,狐暮眨了眨眼,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做什麼。

    突然,一道恐怖的風暴出現在珠江軍原本駐紮的地方,不斷向外擴大。

    所有人看過去,就見那裡的車馬、器械、口糧和傷員等等全被銀色的狂風向四面八方吹動,那些傷兵被大風吹得翻著跟頭滾動,無法站穩。

    「你們看天空!」

    眾人齊齊望向狂風所在的上空,就見一片方圓九里白雲浮現在天空,白雲之上,站滿了密密麻麻的半透明人族,那些人族有兵士,有學子,有工匠,有官吏,有商人,有農夫,各行各業俱在。

    白雲落下條條垂光,籠罩那銀色風暴所在之處。

    如垂天之翼。

    「那是萬民光輝!」

    眾人還在驚訝中,就見一顆裂開的微型文曲星虛影從風暴中升起,懸浮在銀色風暴與萬民光輝之間。

    微型文曲星彷彿在與真正文曲星遙相呼應,高照一界。

    所有的讀書人都感到體內的才氣更加狂暴,快速增長。

    又有多個進士或翰林出現晉陞的跡象。

    張青楓欣喜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按理說自己需要數個月才能正式晉陞大學士,可現在感覺只要幾天就能完成晉陞。

    荀天凌身為亞聖家族之人,所知的人族秘史遠超普通人,他看著那顆微型文曲星發愣,狀如痴獃。

    「三重異象大學士,如聖如神……」

    在眾人無法看到的空間,一卷竹簡徐徐升空,輕輕一動,散發出奇異的光輝,掃遍方圓百里。

    所有的人與蠻齊齊眨眼,然後他們望著方運所在之處,發現那裡出現元氣狂風,吹動四周。

    彷彿時光倒流,之前的銀色風暴、萬民光輝與文曲星現,全都從他們的記憶中消失。

    「張龍象這是要晉陞大學士了?怪不得元氣波動那般劇烈。」

    馬車輕晃,就見一人腳踏平步青雲飛出,徐徐看向眾人。

    所有人在看到那人的一剎那,全都停止呼吸。

    那人的雙目混混沌沌、虛虛冥冥,彷彿是沒有星辰的夜空,明明像是失去魂魄,可所有人都感覺到他的目光一掃,便是天帝降世,巡察一界。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那人看透。

    眾人發覺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可是卻又記不得這個人具體是誰,此人彷彿已經超脫萬界,不在世間。

    此人出現,讓天地間好像如鴻蒙初開,一片昏昏暗暗、浮浮沉沉。

    那人輕輕轉頭,望向鹿門侯,嘴角浮現淺淺的笑意。

    「鹿門侯,本侯可否出手?」

    聲如驚雷。

    方運眨了一下眼,雙目黑白分明,璀璨如星。

    天地昏暗盡消,文曲星光之下,猶如白晝。

    方運踏白雲,背負雙手,俯視天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