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曲星裂,萬界震動。

    東海之下,一尊龐大的老龍愕然抬起頭,目光穿過虛空落在碩大的文曲星上。

    「不會吧……」老龍張大嘴巴,許久無言。

    萬界深處,紫雷黑火交加之地,山焦石裂,萬里空曠黑寂,一個身高一丈的人正在緩緩前行,任由紫雷黑火臨身,巋然不動。

    此人全身被一套銀色的鎧甲籠罩,鎧甲非金非鐵,乃是由銀色的美玉組成,看似十分脆弱,可表面有奇特的光芒流溢,蘊含莫大的威能。

    此人突然回頭,望向遙遠的文曲星。

    隨後,這人的身後浮現一顆天狼星虛影。

    妖界。

    各處的妖聖紛紛通過海眼趕往萬聖樹。

    妖界之中,一些逆種讀書人放聲大笑,因為文曲星光增強后,他們的才氣竟然有明顯的提升,有些人甚至有晉陞文位的趨勢。

    聖元大陸。

    聖院之上晴空生雷,虹光四溢,狂風呼號,人人都知道半聖本尊或意念聚於聖院,正在商討。

    論榜之上,所有讀書人都在議論文曲星裂。

    「得文曲之恩,老夫有所突破,即將晉陞大學士!」

    「在下停留在進士境界二十年,就在數息前,已經晉陞翰林。」

    「孔城方才是真熱鬧,大量進士晉陞翰林,許多翰林晉陞大學士,各種聲音亂響,元氣震蕩,比過年放鞭炮還熱鬧。若不是大儒都找無人的地方晉陞,估計我們孔城人能親眼看到晉陞大儒的異象。」

    「短期來看,文曲星光突然增強是好事,人族會因此誕生大批的翰林與大學士,今年科舉后,新進士的數量恐怕會是去年的兩倍甚至三倍。不過,萬一文曲星在不久之後崩潰,人族豈非有滅頂之災?」

    「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人族的力量源自文曲星,人族雖經過多年繁衍生息,每個讀書人死後力量消散於天地間,造福後人,讓人族天地元氣和才氣不斷增多,可文曲星更重要!」

    「有孔家人嗎?請孔家人說說,這文曲星裂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好是壞?」

    「孔家人在此,此事……我們孔家人不會比別人知道更多。」

    「你們說,會不會是妖族的大聖甚至祖神打破的?既然文曲星裂了,短時間星光大盛,但從長遠看,不像是好兆頭啊。」

    「難道下一步就是文曲星崩塌消散於天地間?」

    「說起來,最近幾年文曲星一直在變化,原本只是輕輕動那麼幾下,接著就是靠近聖元大陸,現在倒好,竟然開裂,真是讓人寢食難安。」

    景國,京城,左相府。

    柳山負手望著天空比滿月都明亮的文曲星,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

    「當日被方運以景國民心所傷,后又屢次事敗,讓老夫才氣有損,不得正心,無法修身,難以晉陞大儒。現如今文曲星光暴增,力量很快會恢復,不過,為了左相之位,老夫依舊不會晉陞大儒,待到事成之日,才是老夫晉陞大儒之時。方運啊方運,老夫不信你會再讓老夫才氣有損!那個張龍象,歷經十年牢獄,璞玉放光,恐怕已經在你之上。那句『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已然超越了你的許多詩詞。」

    柳山心裡正想著,面色突然一暗。

    「可憐老夫的弟子計知白,被當眾斬殺於寧安縣。若是他在,憑藉這文曲星光,數年後怕是會接任老夫的左相之位!現如今,老夫……後繼無人啊。不知那張龍象可願改投雜家……」

    兩界山、鎮獄海、十寒古地、孔聖古地、荒城古地、血芒界等等各處的讀書人受益非凡,但聖元大陸之人所得到的好處更多。

    此刻的聖元大陸,文曲星已經取代月亮,成為僅次於太陽的龐然大物,高懸天空,好似監察天地。

    濃郁的文曲星光灑落聖元大陸各地,讓整個聖元大陸散發著濃濃的生機。

    許多讀書人突然因此開竅,頭腦更加靈活。

    景國皇宮。

    趙紅妝的閨房之內,散落著一些紙張,一個個鋒利如劍的楷書文字卧在紙上,皆是方運的詩詞。

    趙紅妝斜倚門框,望著天空的文曲星光,倍感無力。

    「飽讀詩書二十載,文曲為何不照我!」

    閨房內的那些詩頁零散,未被遮住的一張紙上,赫然有「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妝愛武裝」字樣。

    孔聖文界。

    楚王正在書房內批閱奏章,一個老太監匆匆闖進來。

    楚王抬起頭,不悅地看著太監。

    老太監哭喪著臉道:「楚王陛下,大儒殿堂傳來一個不好的消息,張龍象他晉陞大學士了。」

    楚王陰柔的面孔突然變得猙獰,但剎那恢復正常。

    「此刻,蠻族已經包圍兩軍?」楚王緩緩問。

    「那六頭蠻王必然已經會師,擋住鹿門軍與珠江軍的退路。不過無妨,張龍象即便晉陞大學士也難逃一死。」

    「可惜了……」

    楚王望向窗外,不知是可惜鹿門侯,可惜四十萬大軍,還是可惜張龍象的才華。

    珠城以南,兩軍陣前。

    直到方運開口說話,所有人才能確定,這位就是張龍象,剛剛晉陞大學士。

    方運的聲音平緩沉穩,似乎只是在向同輩陳述一件事。

    鹿門侯看著方運,難掩臉上的驚訝之色,沒想到張龍象竟然在這種時候晉陞大學士。

    珠江侯一旦晉陞大學士,則將全面接管珠江軍,即便楚王也無權阻撓。

    這個時候方運詢問能否出戰,鹿門侯心裡好像打破五味瓶,不是滋味。

    在場的讀書人望著方運,不知為何,原本必死的心態出現細微的變化,明知道現在多一位大學士改變不了戰局,可他們總覺得這位張龍象的氣勢遠非尋常大學士能比,能給人極大的信心。

    張青楓忍不住舌綻春雷:「龍象,大勢已去,你馬上逃跑!我們走不了,你不能也死在這裡!你若是也死在這裡,誰還能為我們報仇?」

    韋長弦陰冷一笑,道:「好一個叔侄情深的戲碼,大敵當前,竟然勸大將逃跑!張龍象,我家元帥之所以不讓你出戰,是因為怕你有個閃失,沒想到,你竟然一直隱藏力量。你早就知道自己即將晉陞大學士,為何不早早說出展現你的力量?若是早知道你即將晉陞大學士,鹿門侯大人一定會在你成大學士后再率大軍出城!這一戰,你張龍象就是最大的罪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