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斜眼看了韋長弦一眼,淡然道:「正是因為大敵當前,我給你一次改過的機會。若是你敢再對本侯出言不遜,不要怪本侯行軍法!不要把本侯晉陞大學士第一個要殺的蠻族,換成你自己!」

    「您文位高,官威重,末將自然不敢再多言,可惜我家元帥以一敵四被偷襲俘虜,否則的話,即便你晉陞大學士,也不敢如此!」韋長弦閉上嘴,不敢多說。

    方運望向鹿門侯,問道:「鹿門侯,你可知錯?」

    鹿門侯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之意,冷笑道:「老夫何錯之有?打壓逆種嫌疑之人,乃是身為讀書人的本分!你晉陞大學士又能如何?事已至此,一個新晉大學士無力回天,就不要惺惺作態!臨死前,老夫奉勸你一句,將死之人,就應聽天由命,強行掙扎,只會害更多人!你若早早死在監獄里,我們也不至於被困此地!身為屠殺四十萬大軍的兇手,臨死前要做的不是在口舌上論勝負,而是懺悔自己的罪行,祈求楚國上下原諒!」

    滿場嘩然,雖然鹿門侯沒有明說,但他想說的已經呼之欲出。

    方運看了一眼前方十數萬的人族死屍,輕輕點頭,道:「你有一點說的不錯,身為差一點要屠殺四十萬大軍的兇手,必須要付出代價!另外……」

    方運掃視六頭蠻王,雙目如冬日之水,微亮刺骨,繼續道:「你們一起為我珠江軍死去的將士陪葬吧!」

    所有人與蠻都愣住了,蠻王狼單甚至忍不住笑起來。

    狐暮道:「你沒有你父親的過人之能,卻有他的張狂跋扈。你不過是因為文曲星異變而導致快速晉陞,是個根基不穩的速成大學士,竟然敢誇下如此海口,當真可笑!」

    「你不會患了失心瘋吧?哈哈……」狼單大笑著。

    方運放下擋板,拿出一支看似尋常的紫毫毛筆。

    那支筆本來平平無奇,只是表面有包漿,有些年頭,像是收藏品,但在蘸足了濃墨的一剎那,筆桿表面赫然浮現一頭半透明的小蛟龍,猶如活物一樣盤在筆桿之上。

    大儒文寶,有靈物附其上者為上品。

    「當年本侯曾遊歷天下,路過天山,正是過了清明節的四五月間,與現在時節相仿。那時本侯曾發下誓願,誅盡天下蠻族。今日,便拿諸位蠻王還願。你們之中……這位虎鼎似乎境界最高,是銀帳蠻王,相當於我們人族的致知境大學士,比我這個格物境的大學士高一層。」

    方運說完,不僅讀書人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那些了解人族的蠻族也暗暗吃驚。

    從新晉大學士到格物大學士,一般需要歷經兩三年的時間,哪怕荀天凌是人族的天才,厚積薄發,也用了一年才晉陞格物境,至於晉陞的致知境不知道要多久。

    這個張龍象倒好,剛成大學士,直入格物境,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格物,致知,誠意,正心,是大學士的四種境界。

    虎鼎饒有興趣看著方運,向他走來,一邊走一邊道:「看來你跟這個叫荀天凌的比起來也不差,大概是文曲星裂的力量創造出人族難得一見的天才。既然你說自己是格物境的大學士,理當有文台。用出你的文台,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想讓我們陪葬的人,能否接下我三拳!」

    虎鼎說著,晃了晃右拳,就見澎湃的氣血之力向他的右拳凝聚,氣血越來越密集,紅色的氣血之力逐漸變黑。

    很快,包圍虎鼎右手的氣血化為類似岩漿的形態,凝聚在它拳頭周圍流動,表面不斷爆裂,發出陣陣的爆鳴聲。

    蘇倫忍不住感嘆道:「此蠻怕是即將晉陞金帳蠻王,而且天賦驚人。他若再修鍊幾十年,極有可能晉陞大蠻王,達到氣血生雷的境界,一舉一動都有天地之威。」

    荀天凌面色暗了一些,虎鼎之前並沒有用出這招,若是用出,自己很可能受傷。

    方運看著虎鼎,點頭道:「你要看文台?那便讓你看,我的文台非常普通,是許多人並不願意凝聚的萬民文台。」

    方運身後,一座丈許的梯形台徐徐升起,下寬上窄,文台之上,站著密密麻麻的人族。

    那些人族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販夫走卒,有王公大臣,凡是人間應有之人,其上皆有。

    張青楓愕然,沒想到方運竟然會凝聚這種文台。

    萬民文台,是比較吃力不討好的文台,因為這種文台涉及人族的每一種人,甚至可以說每一個人,貪大求全,本身又非「仁道」「義道」那種至強至純的文台,哪怕是雜家都沒人會凝聚這種文台。

    部分追隨孟子聖道之人,喜歡凝聚「民眾文台」,這種文台上只有普通百姓,沒有帝王官員,看似不如萬民文台全面,但勝在純粹,只要理解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就能讓民眾文台發揮莫大的力量。

    而萬民文台包羅萬象,最是零散,很難發揮真正的作用,所以很少有大學士凝聚。

    「你……竟然把萬民文台定為第一文台?你怎能如此糊塗?以你的天資,至少可以形成雙文台甚至三文台,這第一文台,最好是『仁道』『禮道』或『義道』文台啊!即便你真想為國為民,也可以凝聚『社稷文台』『民眾文台』!文曲星裂后助你形成的文台,絕對比你自己凝聚文台強許多,你這是糟蹋了文曲星的力量啊!」張青楓痛心疾首。

    虎鼎右手的氣息越來越強,竟然形成了強大的元氣威壓,附近百丈內狂風呼嘯,所有人都感到天地元氣與自己變得更加生疏,一旦使用戰詩詞,凝聚的時間會慢一倍。

    虎鼎露出一口鋒利的虎齒,微笑道:「你們人族真是有趣的種族,明明已經死到臨頭,還在考慮文台如何。再好的文台,在本王面前,也不過是土雞瓦狗,一拳的事而已。」

    「我們人族之事,你這頭畜生豈能知曉?向道之心,重於生死!」張青楓輕蔑地看了虎鼎一眼。

    虎鼎面有怒色,冷冷一笑,道:「迂腐!等我殺了張龍象,便回頭殺你,讓你求仁得仁!」

    「此時此刻,老夫還會怕死嗎?」張青楓再次譏諷虎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