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你稍等片刻,虎某解決這個大學士,就取你性命!」虎鼎說完,大步邁向方運。

    它一步邁出,跨越十餘丈。

    虎鼎快速接近方運,他右手的氣血之拳已經如同黑色的岩漿,讓周圍的空氣扭曲,彷彿有毀滅一方的威力。

    方運微微垂下眼帘,似是在思索什麼,隨後,又一支大儒文寶筆從半空浮現,被神來之筆的力量控制著,飽蘸硯龜的墨汁,懸在半空。

    「謝虎鼎蠻王助我還當年遊歷北方之願。」方運說著,手中之筆書寫,神來之筆書寫,與此同時,出口成章。

    憑藉神來之筆與一心二用,方運三詩同出,只寫同一首戰詩。

    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方運誦詩的聲音在高空回蕩,大學士口含天言,每個人面前都彷彿浮現整首詩的意象,天山即便到了五月,也沒有春色與花朵,只有寒冷的冰雪,唯有聽到笛子吹奏《折楊柳》這首曲子才知道這是春天。

    天山的那些戰士與蠻族作戰,白天在鑼聲與鼓聲中作戰,晚上抱著馬鞍睡覺,隨時準備戰鬥,看到這一幕,詩人心神激蕩,願意拿出手中的武器,一劍斬滅被蠻族佔據的樓蘭古城!

    詩成,原作寶光與首本寶光突現,詩頁燃燒,化為一柄雪色玉柄的劍,劍尖向下,半空懸浮,散發著凜冽的寒光。

    神來之筆與出口成章同樣形成一把劍。

    三把冰雪長劍懸浮在方運身前。

    所有人看到,以方運為中心的地面竟然開始結冰,寒氣向四面八方擴散,並不斷讓地面凍結,發出細碎的聲音。

    眾多讀書人心服口服,沒想到方運剛成大學士,就能作出一首大學士戰詩。

    虎鼎哈哈一笑,道:「區區三把劍而已,中看不中用,本王在此,看你如何斬!」

    方運淡然看著虎鼎,輕輕伸手握住第一把斬雪劍,與此同時,萬民文台中的一個士兵突然跳出來然後撲到方運身上,化為一個透明的光人,正好把方運包裹在內。

    方運與士兵光人同時握住這把斬雪劍。

    沒有人聽到聲響,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響起一個彷彿撕裂魂魄的吶喊,這吶喊中有憤怒,有迷茫,有猶豫,甚至有膽怯,但是,這些感情融合到一起形成的吶喊,卻是不屈之勇!

    方運與士兵光人把斬雪劍置放於身體左側,讓劍如同掛在腰間,劍尖深入地面。

    方運右腳上前一步,揮劍上挑,就聽嗤地一聲,劍刃劃開地面,帶著一溜星火切開一條細細的劍痕。

    雙方相距一里之遠,按理說正常大學士的戰詩絕對可以攻擊到那個距離,但方運只不過手持一把三尺長劍,怎麼都不像是能傷到一裡外之人,所有讀書人都屏住呼吸,不想看到無用的攻擊。

    虎鼎臉上浮現輕蔑之色,距離如此遠,此人還揮劍上挑,根本不可能傷到堂堂銀帳蠻王。

    但是下一剎那,虎鼎面色突然劇變。

    那把明明只有三尺長的劍,在自后而前上挑的過程中,劍尖竟然一直沒有露出地面。

    所有人看到,在方運與虎鼎之間的地面,瞬間裂開一個極長的大裂口。

    隨後,一把碩大無朋的巨型斬雪劍露出真身,自土中上挑而出,同時帶起沙塵向兩側飛濺。

    斬雪劍變大了!

    虎鼎猛地彎腰,揮拳攻擊腳下的裂縫,因為巨大的斬雪劍刃正從裂縫之中飛快上升。

    轟!

    所有人看到,在文曲星光的照耀下,一把長過一里的巨型斬雪劍被方運握著,晶瑩剔透,如冰似玉,擊中虎鼎的右拳,而後把虎鼎擊飛到天空。

    在長劍挑到天空的一瞬間,劍身炸開,化為漫天大雪紛紛下落,強勁的寒意遍布十里之內。

    位於半空的虎鼎哇地吐出一口血,而他右手那強大的氣血之拳已經被斬破消散,右拳發麻,但不過剎那間,新的氣血包裹右手形成氣血護甲,妖煞火焰湧出,附著在氣血鎧甲之外。

    遠處的蠻族長長鬆了口氣,虎鼎畢竟是銀帳蠻王,比方運高了一個境界,全力形成的氣血之拳很強,絕對能擋住任何大學士的戰詩。

    人族讀書人則兩眼瞪得溜圓,尤其是鹿門侯與韋長弦等鹿門軍之人,沒想到方運只用一首戰詩,就能擊碎虎鼎的全力一擊,那氣血之拳,絕對僅次於蠻王最強的聖相之擊。

    虎鼎心中也鬆了口氣,但是餘光看到,包裹方運的士兵光人消失,又有一個俠客從萬民文台上跳下,化為光人籠罩方運。

    凡是看到那俠客光人的人,無論身在何處,心中都升起死亡的危機感,只覺那俠客一怒,縱然面對萬界之主,也有血濺五步之心,有擊殺敵人之志,無懼生死,唯有義盡。

    方運與俠客依舊同時握劍,同時把劍置放於左身側,但這一次不是向前上挑,而是揮劍上移,在劍尖指向正上空之時,舉劍如山,然後狠狠向一裡外的虎鼎斬去。

    這一次劍沒有深入地下,每個人都看到,在當空下斬的過程中,這把斬雪劍瞬間擴大數百倍,猶如水晶鑄就,帶著明亮的光芒,當空劈向剛剛被擊飛正在下落的虎鼎。

    另外五頭蠻王並沒有與方運戰鬥,但在看到斬雪劍下斬的一剎那,都下意識地後退。

    而正面對方運的虎鼎,心中的本能告訴它,這一劍中之必死,於是怒吼一聲,身後浮現虎族蠻聖的虛影。

    聖相之擊!

    「嗷……」

    虎鼎咆哮一聲,高高舉起右拳,就見他身後的蠻聖虛影也舉起右拳,兩者一同迎著斬雪劍擊出。

    巨型斬雪劍如雷電閃落,正中虎鼎右拳。

    轟!

    半空炸開,無盡的光芒噴發,如星化雨,璀璨絢爛。

    眾人聽到一聲慘叫,就見虎鼎向下墜落,而它的右臂炸成細碎的血肉,染紅漫天大雪。

    虎鼎周身的氣血鎧甲與妖煞火焰全部消失,它的全身附著晶瑩的寒冰,讓它的身體變得無比遲緩。

    「這是少見的雙相戰詩,有劍之鋒利,亦有冰之凍結,兩者沒有主次之分,而是有著同等強大的力量,之前龍象故意不去引動,等虎鼎受傷,氣血與妖煞消耗,突然將其引發。」張青楓喜道。

    虎鼎不斷向下掉落,眼中閃過一抹慌色,因為身體幾乎被凍僵,連平穩落地都成問題,而自身還有更大的威脅。

    方運還有第三把斬雪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