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個人影從萬民文台上躍下,落在方運身上,化作光人。

    這是一員大將,外貌與張破岳極為相似。

    方運與將軍光人同時握住第三把斬雪劍,這把劍乃是由方運親手書成,也是最強的一劍。

    兩人同樣把斬雪劍放在左側,隨後,方運微微屈身,周身的元氣突然瘋狂涌動,如火焰向上噴發。

    在場所有的士兵,無論是人族還是蠻族,都被無形的力量壓制,默默低下頭,好像在向方運與那將軍光人行禮。

    將軍光人在握住斬雪劍的一剎那,便如萬軍之首,戰場至尊,號令兵卒,無人不從,他不如士兵光人那般勇烈,也不如俠士光人那般無畏,他只是冷靜地俯視天地,贏得戰爭,忠君,但更忠於國!

    長劍上升,橫在左側,方運握劍,邁出第三步,橫向斬出。

    這一劍,凝聚一界之光華,吸納一國之軍威,仿若分天地清濁,定晝夜黑白!

    白光一掃,就見即將落地的虎鼎用盡全力掙扎與呼喊。

    「不……」

    噗!

    劍出時黑夜降臨,劍盡時白晝顯現。

    虎鼎被一劍齊胸斬斷,擊碎氣血心臟,隨後全身凍結,落在地上發出啪地一聲,碎成無數塊。

    三詩成后,方運每斬出一劍,只有一眨眼的時間。

    不過三眨眼的時間,虎鼎殞命。

    狐暮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道:「你的劍怎麼可能如此大,怎會如此強。」

    被狐暮抓在手裡的鹿門侯喃喃自語:「此乃欲斬樓蘭古城之劍,一劍出,萬妖滅。」

    「好!好!好!百息大學士,三劍誅蠻王!」荀天凌連連稱讚,眼中異彩連閃,完全被方才驚艷的三劍所震撼。

    「撤退!」狐暮老奸巨猾,瞬間做出決斷,提著鹿門侯的脖子,轉身向東海的方向逃去。

    其餘四頭蠻王先是一愣,跟著逃跑。

    那數萬蠻族卻嚇得呆在原地,還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最強的銀帳蠻王虎鼎這就死了?他可是一個能打兩個人族大學士!就算虎鼎死了,己方不是還有五頭蠻王嗎,怎麼就這麼跑了?五頭蠻王難道還殺不死一個……

    那些蠻族正想著,一把白色巨型斬雪劍彷彿旭日東升,照耀一界,如山嶽落下,把受傷的蠻王豹齒劈成兩半,豹齒竟然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直到這個時候,所有蠻族終於明白,五頭蠻王的確殺不死這個恐怖的人族大學士。

    所有人看到,方運斬殺虎齒后,腳踏平步青雲疾馳而去。

    平步青雲擅長長途奔襲,短時間的爆發速度遠不如蠻王全力奔跑,但所有人發現,方運的速度竟然還快於最慢的那頭象霸,與熊蠻王相當!

    那象霸悶頭奔跑,但跑了一會兒感覺不對,隱隱聽到有人誦詩。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象霸只覺全身血液凍結,扭頭一看,就見一把彷彿斬滅天地之冰雪巨劍迎面劈來,嚇得肝膽盡喪,急忙以聖相之力出擊。

    兩種力量對撞,象霸整個身體砸進泥土裡,傷而不死。

    但是,不過眨眼間,第二把斬雪劍劈下。

    「他的戰詩怎會如此快,簡直像是傳說中的一息詩成……」象霸還未來得及調動全身的力量,就被巨大的斬雪劍擊殺,屍體隨著泥土埋入地底。

    遠方的其餘人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在他們的感知和記憶里,方運是過了數息后誦出第二首《斬樓蘭》,並非一息詩成。

    荀天凌望著方運疾馳東去的背影,感嘆道:「人族方運破樓蘭,文界龍象斬樓蘭,怪不得聽說諸皇時代即將到來,這張龍象,怕是會成為文界的文豪,位比諸皇。」

    說完,荀天凌看向騷動的蠻族大軍。

    「我誅殺那些蠻侯,你們將其餘蠻族一網打盡!」荀天凌腳踏平步青雲飛向蠻族,外放禮道文台與唇槍舌劍,斬殺那些強大的蠻侯。

    張青楓高高舉起佩劍,舌綻春雷:「殺!」

    「殺啊……」

    萬軍喊殺,士氣衝天。

    數萬蠻族瘋狂逃竄。

    方運斬殺象霸之後,逼近熊狽,又連誦兩詩,連出兩劍,將其斬殺。

    直到臨死前,熊狽都無法理解,這個張龍象的戰詩為何這般強,哪怕蘊含文台之力,也不應該強得如此離譜。

    方運望向前方,耳畔呼呼生風。

    看到熊狽死亡,狼單與狐暮急忙靠近,低聲聊了幾句,狐暮一邊從逃跑一邊回頭大喊:「張龍象,我之前就沒想過要殺你,畢竟當年你父親張萬空饒過我一命,這次你也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我們是愛好和平的蠻族。」

    「我倒是聽說過,蠻族只分兩種,暴徒和潛在的暴徒,不曾聽說有愛好和平的蠻族。」方運道。

    「你看,我沒有殺鹿門侯,說明我是真心誠意跟你談。我希望用鹿門侯的命換我們的命,若是你不同意,我就大聲傳音,讓你們人族大軍都知道,是你殺了鹿門侯!到時候,鹿門軍和楚王甚至許多楚國家族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逼迫你!你想想這些天所受的遭遇,你被羞辱,被蔑視,被打壓,若是鹿門侯死了,一切都會加重百倍!」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興趣。」方運道。

    「你停下來,我們相距十里傳音,否則我就殺了鹿門侯!」狐暮大喊。

    「十里太遠,一里吧。」方運道。

    「不行,一里太近!看來你還是想殺我們!」狐暮並不上當。

    「但十里太遠,我怕你們逃跑。」方運道。

    「那就五里!你我現在相距三里,你別動,我們再前行兩里就停下來。」狐暮道。

    「你當本侯是三歲小兒么?要麼保持現在的距離談判,要麼等我追上你們。我不著急,平步青雲消耗的才氣很少,你們加速疾跑,時間久了必然會減速,我總會追上你們。」

    「你……那就保持三里,你我同時減慢速度,然後停下來談判!」狐暮扭頭看著方運,同時揮了揮鹿門侯。

    在急速奔跑的過程中,鹿門侯如同大漢手中的玩具,已經開始翻白眼。

    「好!我數數,數到三,一起減速,若是你們敢加速,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你們誅殺!」方運舌綻春雷道。

    「不敢,我們絕對不敢,您的戰詩神劍太強了,簡直比當年的張萬空還嚇人。」狐暮心有餘悸道,狼單急忙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