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我開始數數,一,二,三!」方運說完,減慢一些速度,蠻王狐暮與狼單隨之減緩,很快,雙方在相距三里的地方停下。

    方運站在平步青雲之上,懸停於半空,道:「交出鹿門侯,你們兩頭蠻王自縛雙臂,帶領人族大軍前往蓮山關獻城,我可以留你們一個全屍。」

    狐暮與狼單一愣,沒想到方運會提出如此苛刻的條件。

    鹿門侯抬起頭,望著三裡外的方運,突然悲涼一笑。

    狐暮立刻問:「鹿門侯,你笑什麼?你是不是發現張龍象話里有問題?快說給本王聽,不然本王殺了你!」

    鹿門侯正要開口,發覺方運面帶微笑,頓時一驚,死死地閉上嘴。

    狐暮稍加思索,恍然大悟,無論方運有何意圖,一旦鹿門侯說出來,就與逆種無異,鹿門侯整個家族都可能被誅滅。

    狐暮暗中傳音道:「你在暗中說,若是你說的好,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鹿門侯神色一暗,望著方運大聲道:「珠江侯,過去是非,如冬去雪融,罪不在暖陽,亦不在春風。老夫即將身死,還望珠江侯網開一面,念在袍澤之情,不要對我一門斬盡殺絕。」

    方運淡然回道:「你掌軍時,我坐車中;我出手時,你已被俘。你我,不曾共寢食,不曾齊上陣,不曾同進退,何以為袍澤?」

    袍為外衣,澤為內衣,因《詩經》中「與子同袍」和「與子同澤」而指代軍中戰友。

    鹿門侯微微張著嘴,望著遠處那個意氣風發的珠江侯,帶著濃濃的悵然之色,無力地垂下頭。

    「老夫,似是走錯了……」鹿門侯喃喃低語,最後悄無聲息。

    狐暮露出恍然之色,怒道:「珠江侯,原來你根本就不想救鹿門侯!你這個蠢貨,你知道鹿門侯死後,你在楚國會遇到多大的阻力嗎?你知道楚王會如何對付你嗎?」

    方運微微一笑,道:「珠城在握,三十萬大軍在手,楚王能奈我何?楚王最多會找其他蠻王來針對我,不過,其他蠻王可未必和你一般,相信楚王。狐暮,不要以為學習了人族的計謀就智珠在握,愚蠢的是你啊!」

    狐暮一愣,沒想到方運竟然猜到其中關鍵。

    方運說完,微微張口,絕頂上品文心巧舌如簧發動,讓出口成章可以在一息之內誦完一首戰詩,誦的乃是進士藏鋒詩《寶劍吟》。

    幽人枕寶劍,殷殷夜有聲。

    人言劍化龍,直恐有風霆……

    方運張口時,狐暮看不出來方運是在說話還是在出口成章誦戰詩,但在出口成章結束的一剎那,元氣激蕩,一個手持鐵鎚的大漢浮現在方運身後。

    藏鋒詩《寶劍吟》正式突破,由二境晉陞為三境喚聖,喚出虛聖歐冶子虛影!

    湛盧、巨闕、勝邪、魚腸、純鈞、龍泉、太阿和工布等一連串人族的絕世名劍,都是歐冶子所鑄造!

    歐冶子不通機關,但因為起冶鍊的兵器舉世無雙,被工家奉為虛聖之一。

    狐暮為之色變。

    在出口成章完成的一剎那,一支大儒文寶筆被神來之筆的力量控制,憑藉墨女的墨汁,在半空無紙而書。

    狐暮並不在乎另一支筆寫什麼,因為等那支筆寫完戰詩詞,已經是數息之後的事,自己已經逃到遠處。

    狐暮正要扭頭逃跑,卻看到讓它全身毛髮直立的一幕!

    那半空中的大儒文寶筆根本沒有在半空寫字,而是在半空隨意一揮,好像只寫了個「一」字,就形成戰詩,引動天地元氣。

    喚劍詩《龍劍詩》。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

    精光射天地,雷騰不可沖……

    上品奮筆疾書晉陞聖品后,形成聖品文心的力量,一揮而就!

    上品巧舌如簧一息詩成,聖品奮筆疾書雖一步,但一瞬詩成,兩者在同一時間成詩,一為三境藏鋒,一為二境喚劍。

    方運微微張口,一主一仿兩支真龍古劍飛出,如鯨裂四海、鷹擊長空,散發著濃烈殺意,裁決天下!

    兩間向前飛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五鳴,六鳴,七鳴!

    七鳴,不代表真龍古劍威力超越所有大學士,但代錶速度已經與新晉大儒並駕齊驅!

    二境喚劍詩形成的仿劍本來只擁有翰林舌劍的威力,本來要等喚劍詩到達三境,仿劍才能有大學士舌劍的威力,但是,在硯龜墨女大儒文寶筆以及三境藏鋒詩的作用下,把仿劍的力量也催動到新晉大學士的層次!

    真龍古劍本體,本來就是格物大學士的層次,而今被各種力量加持,已經提高一層,達到致知境大學士的層次。

    兩把真龍古劍在達到七鳴之後,劍身一震,龍吟驟現,穿雲裂石!

    「嗷……」

    古劍化龍!

    就見兩條長達二十丈的金黃巨龍在天空飛翔,如執掌大日,散發著煌煌金光,威臨天下!

    瞬間成詩已經讓狐暮全身冰涼,看到兩柄舌劍同時化龍,狐暮心生絕望,艱難地轉身逃跑,餘光看到狼單竟然嚇得全身炸毛,直到現在仍然沒有轉身。

    「快跑啊!」狐暮大叫一聲,發足狂奔。

    狼單這才醒悟過來,自己竟然被方運生生嚇住了,於是轉身就跑。

    一步,兩步……

    狼單沒等邁出第三步,仿劍形成的巨龍飛到狼單的上空,張開大口,一口咬下。

    咔嚓……

    狼單的兩條腿和腰部繼續向前奔跑,跑了幾步斜斜倒地,而他的上半身則在金龍的口中,隨著金龍快速咀嚼,化為肉泥骨渣,四處噴濺,灑滿草原。

    「我投降……」狐暮一邊跑一邊喊,然後猛地把鹿門侯扔向古劍本體所化的金龍。

    在身體離開狐暮的一瞬間,鹿門侯暗暗鬆了口氣,沒有蠻王氣血阻礙,馬上可連通文宮,只要活下來,一切就有機會,可以把此戰的過失推給別人,甚至可以把此戰的功績據為己有……

    鹿門侯還未等想完,那龐大的金龍把飛到面前的他當作暗器,隨手用龍爪一拍。

    大學士的身軀在龍王層次的真龍面前,與紙片並無區別。

    噗……

    血肉四濺。

    鹿門侯的死沒有給方運與狐暮任何一方形成一絲的困擾,甚至也沒能讓劍化真龍有一絲減緩。

    七鳴的劍化真龍遠遠超出任何蠻王的速度,但狐暮突然激發聖相之力,喚醒血脈最深處的力量,以犧牲壽命為代價,全力狂奔。

    「只要逃出他古劍的範圍,我就能活下!我一定能活下去!」

    呼……

    真龍張開大口,可以熔化星辰的龍炎從空中噴出,如瀑布傾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