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民文台如同青石鑄造,看上去大約一丈立方,穩穩地懸在才氣雲之下。

    在萬民文台四面的下端,有少數細微的紋路,那便是文台雲紋,文台越強大,雲紋越多,一旦雲紋遍布文台四面,並且已經晉陞大儒,便可以把星位融入文台,最後可以鍛天命。

    天命,是儒家經典中多次探討的力量,無論是《尚書》《詩經》《論語》《春秋》還是《荀子》等等眾多書籍中都有相關記載。

    方運靜靜看著文台。

    有關文台之說,莫衷一是,但大多數讀書人都認為,文台是聖道根基的最原始形態,用以承載聖道力量。

    「下一座文台,理當如何鑄就?」

    方運心中思索,萬民文台本身無法形成強大的殺傷力,但是,若配合其他力量,所發揮的威能將超越一切文台。

    「萬民文台乃是儒家文台,那以後的文台便不需要鑄就儒家類文台。史家、法家、兵家、工家等等都可以,而我有龍族力量和古妖傳承,也可以自創兩種相關的文台,就如同雷重漠鑄就蛟龍文台。不過,自然不會鑄就蛟龍那種低層次的文台。」

    「萬民文台既然只有基礎力量,沒有強大攻伐能力,那第二座文台必須要彌補自身的不足,或者攻擊,或者防守。墨家文台大概是最強的防守之力,其他文台很難超過,不過,我若能凝聚負岳文台,威力當相差不遠。畢竟負岳是跟玄武或霸下等力量相近的古妖,半聖負岳便能背負一界,吞食日月,大聖更是了不得,若是晉陞祖帝,那萬界無人能制。」

    「至於最強的攻擊力量,那就要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史家看似弱,但能直接從歷史長河中請來強大的人族先賢,配合他們遺留在天地間的意念,可以輕鬆喚聖,據說當年司馬遷《史記》外放,能喚來多位半聖聖魂助戰,堪稱半聖之中無敵。」

    「兵家不用說,殺伐無雙,軍勢一立,任你何等力量,終究會被衝垮。」

    「法家的力量同樣防不勝防,各種刑具文台讓人痛不欲生,而罪名類力量更是神異非凡,真正的言出法隨,那些妖蠻看到法家讀書人就頭疼。至於法家半聖,在許多妖聖眼中比兵家半聖更可恨。在妖聖眼中,把兵家半聖分為打得過和打不過的,但他們遇到法家,只有一個想法,讓其他妖聖去解決。」

    「雜家我倒是可以一用,畢竟包羅萬象,不過我既然有了萬民文台,無需雜家力量。」

    「農家文台也很可怕,喚來風雨雷電,利用天象之力殺敵,哪怕是兵家也不敢輕視。」

    「至於醫家文台,一般用來治病,若是能鑄就疾病類文台,絕對可以成為戰場災星,無人敢更靠近。」

    「名家可增強唇槍舌劍,縱橫家同樣有惑敵之功效,但都不能算有至強的力量,目前不予考慮。」

    「工家的話,太重實踐,若給我足夠的時間倒可以,否則的話,最好不要鑄就相關文台。」

    「除了明確在各家分類的文台,還有一些其他類的奇特文台,比如增強戰詩詞類的文台,比如琴棋書畫類的文台,多種多樣。」

    方運想了許久,還是無法確定第二座文台應該如何鑄就,便決定暫時放一放。

    「已成大學士,便可以進入鞏固階段,而這段時間可以稍稍減少正常意義的修習,從而把時間用在其餘地方。記錄華夏古國的《帝君典》和古妖的《古妖史》可以繼續,兵法和一些作品也可以盡量完成,以備不時之需。等回到聖元大陸,便要去取十四支文台錐,增強文台。」

    最後,方運看向文宮雕像。

    文宮中的雕像看上去由灰色的石頭雕刻,外形與方運一模一樣,和之前比,文宮雕像有了細微的變化,雕像的雙目偶爾散逸出極為細小稀少的星光。

    方運微微一笑,退出文宮。

    方運睜開雙目,走出馬車,環視周圍。

    明明都是同一片天地,但晉陞格物境大學士後有巨大的差別。

    方運望著遠方,之前自己的視力很厲害,可以看到一里之外的蚊蠅,而現在,舉目遠眺,甚至可以看到百里之外的蚊蟲。

    方運看向最近處的士兵,雙方相距三丈遠,但這個士兵體表的汗毛、毛孔、汗腺、角質層等多方面都分毫畢現,甚至能隱隱看到皮膚下血液的流動。

    僅僅看了一眼,方運就本能聯繫學過的醫書,看出他身體的一些病症。

    格物境之後,大學士的雙目被極大加強,這種力量因此被稱為格物之目。不過,視力加強只是表面的成長,內在的成長是大學士的洞察力變強。

    看到皮膚的細節僅僅是視力,但通過那些細節直接判斷出士兵的身體狀況,便是強大的洞察力。

    這種洞察力的作用非常巨大,很多人有觀察力,也有強大的知識儲備,但無法將兩者聯合在一起。

    格物之目最根本的作用,就是把看到的一切與所學所知的一切聯繫起來,從而做出最準確的判斷。

    有了格物之目,讓大學士即便身體反應不如妖蠻、移動速度不如妖蠻,但總能獲得一定的優勢,從而在戰鬥中不至於一敗塗地。

    觀其因,知其象,這便是格物之目。

    格物,便是追尋聖道,探尋道理。

    格物境之後,便是致知境。

    致知,便是理解聖道,深思道理。

    在觀其因、知其象后,得其果、通其理,便是先格物而後致知。

    到達致知境后,大學士的頭腦格外靈活,理解力無比強大,因此這種力量被稱為致知之顱。

    「若是我到了致知境,看到這個士兵的皮膚,判斷出他的身體狀況后,便可以知道是什麼力量造成他身體的變化,將表裡相連,直面始末。」

    深夜,星光如銀。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裂開的文曲星,微微皺眉,因為自己所學所知的一切,都無法解釋這種現象。別說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便是到了大儒的境界,也不可能知道文曲星裂的根源,更不可能知道對人族到底有何等影響。

    「大概,只有半聖勉強知道文曲星裂的好壞。裂開就算了,希望別裂太大,導致整顆星辰崩潰,那人族恐怕就真完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