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陣陣呼喊,鹿門軍的每一個士兵的目光都出現巨大的變化。

    他們或許依舊膽怯,依舊猶豫,依舊不舍,但是,每個人都已經明白自己應該做什麼。

    「妖蠻來臨,我們所能做的,只有選擇少殺一些妖蠻再死,或多殺一些妖蠻再死。我,選擇後者!」

    「億萬人族先烈在地下長眠,他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現在,輪到我們!」

    方運說完,一揮手,抓住從吞海貝中飛出的珠江軍大旗,然後樹立在身邊。

    「我會讓世人銘記珠江軍,即便在萬載之後!」

    方運的聲音響徹珠城。

    所有士兵的目光變得清澈而堅定。

    烈日高懸,文院變成了一個大蒸籠,所有人都在靜靜地等待。

    一聲悠揚的鐘聲響起,那聲音彷彿穿透一切障礙,從遙遠的天際傳來。

    在聽到鐘聲的一瞬間,好似清風徐來,每個士兵心中的燥熱消散。

    嗡嗡嗡……

    鐘聲過後,奇異的聲音在珠城上空回蕩,不多時,在聖廟的正門前出現一道漆黑的裂縫。

    方運轉身看去,就見裂縫散發著堂正浩大的氣息,徐徐擴大。

    裂縫邊緣逐漸演變成銀色的門框,而門框之內則是一片藍色的光幕。

    門框與光幕不斷擴大,最後形成一道寬大的門戶。

    方運收起珠江軍大旗,走下高台,翻身上馬,帶著其餘五軍將軍抵達門戶之下。

    「前進!兩界山!」

    方運說完,第一個進入光幕之中,消失在眾人的視野里。

    「前進!」

    隨後,二十一萬大軍排著整齊的隊伍進入光幕。

    方運進入光幕後,騎著馬緩緩向前,同時打量周圍。

    這是一處白色的長廊,無論是屋頂、牆壁還是地面,都散發著聖潔的光輝。

    牆壁兩側有支柱與樸素的花紋,彷彿每一道花紋都蘊含著神異的力量。

    方運想仔細觀察那些花紋,可眼前一花,那些花紋變得凌亂起來,讓人思緒迷亂。

    「不愧是孔聖文界的通道……」

    方運輕輕一夾馬肚,來到走廊的盡頭,前方同樣是一處宏偉的門框,門框之中是水色的光芒,方運不假思索,直接衝進水幕。

    嘩……

    彷彿有破水而出的聲音,方運抬頭一看,發現自己位於一處三面環山的山谷中,三面褐色的山峰巍峨高聳,直插雲霄,粗粗估算至少有二十萬丈高。

    方運要全力仰頭才能看到山頂。

    這裡的天空看上去與聖元大陸或文界並不不同,連時間也一致,都是艷陽高照的夏日上午,但是,方運總覺得這裡的上空有什麼不同,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這麼簡單。

    方運回頭一看,孔聖文界的通道大門還在,珠江軍將士正迅速從裡面走出來。

    山谷方圓兩里,地面鋪著結實的灰白色石板,除此之外空無一物,但穿過前方的山口,可以看到外面有一處寬闊的校場,隱約可見有士兵在操練。

    山谷口站著三個人,一位翰林,兩個舉人,正快步迎過來。

    方運騎著馬緩緩向前,看著那三個人。

    三個人面色平靜,像極了普通衙門的吏員,永遠板著臉,彷彿全天下都欠他們的錢。

    那翰林舌綻春雷道:「在下龐仲,乃兩界山兵部文界司右司正,你可是珠江軍統帥張龍象大學士!」

    方運當慣了虛聖,在孔聖文界又是珠江侯,騎在馬上輕輕點頭,道:「本侯便是張龍象,龐司正晨安。」

    那翰林龐仲面色不變,但他身後的兩個舉人面露詫異之色,其中一個舉人眼中閃過惱色。

    突然,方運耳邊響起中軍將軍張青楓的傳音。

    「龍象,我們只是文界讀書人,對待兩界山的讀書人理當客氣一些,我們要下馬笑面相迎,畢竟咱們文界人的地位並不高。」

    方運這才明白那兩個舉人為什麼會面露異色。

    文界司司正龐仲道:「我這裡有一些文書,請張大學士看后簽署。至於珠江軍未來的一些行動,都要遵從文界司的命令。只有抵達戰區之後,才由兩界山兵部統一調動。」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對兩界山稍有了解。」

    方運說著,翻身下馬,向那司正走去,目光落在龐仲手裡一疊厚厚的文書。

    兩人走近,龐仲把那一疊文書遞給方運,然後耐心講解,有些地方需要方運親筆簽名按上手印,有些地方要按上官印。

    方運正準備直接簽字,但轉念一想,兩界山或許相對公正,但兩界山兵部的人未必大公無私,或許會暗藏一些不公平的條款。

    方運拿過文書後,先看文書內容,感覺沒有什麼問題,再在後面簽字蓋章。簽完一部分文書,繼續看下一部分,然後不斷閱讀,不斷簽字蓋章。

    這些文書的內容非常複雜,涉及到方方面面。

    遇到有些用詞不準確的地方,方運詢問龐仲,龐仲則平靜回答,方運卻發現龐仲有些回答完全是打官腔,找不出毛病,可也算不上滿意的答案。

    時間慢慢過去,等珠江軍二十一萬人全部抵達后,方運還沒有看完。

    龐仲身邊的一個年輕舉人忍不住,道:「這位大學士,我們文界司還有其他要事要辦,之前文界來人,都是很快簽署完畢,請您快一些。」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那個年輕舉人,然後依舊不緊不慢地看著,等簽署完所有文書,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龐仲收起文書,一拱手道:「在下還有其餘事處理,這就離開。張大學士若有指教,可以用官印傳書給我。之後,由這兩位舉人帶領珠江軍安置下來,到時候自會收到兩界山的命令。」

    「謝過龐司正。」方運拱手道。

    方運身後的眾將也一起拱手道:「謝過龐司正。」

    「都是抵抗妖蠻,諸位客氣了。」龐仲說完,轉身離開。

    那兩個舉人向方運一拱手,左面一人道:「請珠江軍諸位跟我們二人前往營房。」

    兩個舉人說完便轉身,方運牽著馬跟上去,二十一萬大軍也一起跟著兩個舉人向山谷口走去。

    張青楓微笑道:「敢問兩位兩界山英才的名諱,所居何職?」

    「在下屈銅,只是兩界山一個八品的文界司總書。」

    「在下解炳知,與屈銅職位相同。」

    「原來如此,以後珠江軍可要多多仰仗兩位總書。」張青楓笑著道。

    「不敢不敢,齊心協力抵抗妖蠻而已,說不上仰仗。諸位只要按照兩界山的規矩辦事,我們便謝天謝地了。」那屈銅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