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青楓微微一笑,道:「我們初來乍到,對兩界山並不了解,今晚若有閑暇,不知兩位書辦可否賞光,一起談詩論文?」

    兩個舉人相視一眼,解炳知不說話,屈銅點點頭,道:「兩界山公務繁忙,一般沒有空暇,若有的話,坐在一起談詩論文也是美事。」

    「如此甚好。」張青楓微笑道。

    方運知道張青楓的心思,其實這種話本來應該自己說,可想起之前這兩個舉人的態度,尤其是屈銅的不滿和不耐煩,讓方運懶得跟這人打交道。

    兩界山不比他處,乃是人族重地,管理十分嚴格,方運相信就算屈銅手眼通天,也不敢給自己使絆子。

    張青楓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方運點點頭,知道張老將軍是想說這種事他來應付,而且堂堂珠江侯也不適合去迎合兩個舉人。

    走了一會兒,張青楓微笑道:「兩位總書,都說兩界山十分特別,為何乍一看這裡與我們文界並無不同。」

    屈銅懶洋洋道:「兩界山乃是兩界交匯之地,若是眾聖不用手段,此處將充滿各種奇特的風暴,天空是絢麗且危險的凶光。為了我人族能生活在此處,自然要遮掩一些。」

    解炳知微笑道:「兩界山很大,乃是一座最多能容納數十億人居住的巨大城市群,即便是人族最大的孔城也無法與此地相提並論。我們所在的地方,不過是兩界山的備戰區而已,離前方的交戰區至少有百里之遙。」

    珠江軍的眾人輕輕點頭。

    張青楓問:「兩位總書可否對兩界山稍加介紹?」

    「讓小解說吧。」屈銅道。

    解炳知點點頭,道:「從高空望去,兩界山像一處北窄南寬的扇面。最北面是著名的兩界山城牆,而城外便是妖界。從兩界山城牆一直到三十餘里的地方,都是交戰區,居住在交戰區的將士隨時要做好戰鬥準備。從交戰區往南兩百里的範圍內,都是備戰區,我們就位於備戰區中。」

    「居住在備戰區的人都有可能前往交戰區,在兩界山城牆上作戰。咱們備戰區將士每天主要做兩件事,一是學習有關妖蠻的知識,二是操練、操練、再操練!只有達到一定的標準,才有資格前往兩界山,否則的話,除非是前方將士全部陣亡,永遠沒資格參戰。」

    「這裡離兩界山城牆足足有數百里,有樓宇和山峰阻擋,所以根本看不到兩界山城牆。再往南,就是佔地面積最大的居住區。早在數百年前,人族就不斷移居兩界山,將士們在備戰區或交戰區,而他們的家人則在居住區。居住區相對安全,也相對閑適,不過,你們在那裡沒有親人,不能前往。最南邊,便通往聖元大陸。」

    張青楓感嘆道:「全人族都知道兩界山人的奉獻,聽說居住在兩界山的所有人都是為抵抗妖蠻而生。女子要負責種植飼養,或者去工坊務工;男子大都會被訓練成士兵,幾乎不可能從事其他職業。兩位辛苦了。」

    屈銅與解炳知臉上浮現複雜的神色。

    解炳知繼續道:「兩界山中有許多小山峰,一共有三十六座大山峰。據說在兩界之間原本是撕裂的虛空,後來孔聖煉山定界,鎮壓虛空之力,形成兩界群山。所以別看兩界山被群山包圍,若是能穿透群山看到東西兩側,會看到恐怖的兩界偉力、虛空亂流,足以輕易撕裂半聖……」

    眾人一邊前行,一邊聽解炳知講解兩界山的一切。

    臨近山谷口,張青楓問:「我們珠江軍大概要多久才能離開備戰區,前往交戰區?」

    解炳知回頭看了一眼珠江軍眾將,沉默片刻,緩緩道:「你們運氣好,大概會在一個月內前往。」

    「哦,這是為何?」

    「據說是因為文界將士不能長久留在兩界山,所以都會儘快參戰。」解炳知道。

    珠江軍的將軍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十分矛盾,誰都想建功立業,可都不想這樣被急匆匆推到戰場之上。

    眾人走出山谷口,便望向四周。

    這是一處極大的校場,校場是一個不規則的長方形,最長之處超過了十里,人族其他地方絕不可能有如此寬敞的校場。

    晴空之下,陽光明媚,有超過百萬人正在校場操練,殺聲震天,戰意沖霄,讓珠江軍的所有人呼吸加快,恨不得馬上投入操練之中。

    「珠江侯,之後我們就要並肩作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方運與珠江軍眾將循聲望去。

    祺山侯苟葆正帶領新整編的祺山軍從一側緩緩走來。

    方運與苟葆四目相交。

    張萬空死後,苟葆帶人闖入珠江侯府,搶走珠江軍大旗,當作戰利品。

    去年,方運直入苟葆的祺山侯府,不僅奪回珠江軍大旗,還搶走了祺山軍大旗。

    苟葆一直不提祺山侯大旗的事,一開始方運以為苟葆在暗中準備,但後來才知道,苟葆是在等楚王出手,可惜最終楚王失敗。

    「祺山侯大人,兩界山中,一切聽從兩界山兵部之命,所以我珠江軍已經不受你節制,若有機會回楚國,還望祺山侯如實向楚王稟報。」

    「老夫也是剛剛知曉此事,定然會稟報楚王。不過……還請珠江侯送還我祺山軍大旗。」

    苟葆面色蠟黃,面龐如同朽木雕琢,感受不到一絲的生機,無論是目光還是語氣都冷冰冰的。

    「苟大學士是說祺山軍的大旗丟了?這可是大事啊。幸好,我們珠江軍的大旗還在。」方運道。

    「老夫離家之時,你闖入苟家奪走大旗,還請物歸原主。」苟葆再一次道。

    「那當年苟大學士奪珠江軍大旗,所為何事?」

    「自然是為了保護珠江軍名譽,避免珠江侯府破敗后連大旗也保不住!」

    方運點點頭,道:「哦,我與苟大學士的想法一樣。既然苟家配不上祺山軍大旗,那本侯便代為保管。」

    祺山侯嘴角掛著冷笑,道:「我知你已經是格物境大學士,不過,並非只有你一人從文曲星裂獲得好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