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苟葆之爭暫時平息,除了珠江軍,各軍之前都有老兵在指點。

    珠江軍的將士們靜靜地站在校場之上,顯得有些落寞。

    午飯之後,十四支大軍在文界司人員的帶領下,向城牆走去。

    走到城牆下,抬頭仰望,眾人才清晰感受到界山城牆的高大,不過看了幾眼,脖子就發酸。

    城牆之上不僅有升降機關,在城牆下端,還有許多大門。

    屈銅對方運附近的將領道:「非戰時,我們可以乘坐升降機關上城牆,但現在上面正在戰鬥,我們只能走城牆內部的樓梯。」

    隨後,走在最前面的秦國大軍改變隊形,以三十人為一排,進入一道大門。

    十四支大軍陸續改變隊列,開始緩步奔跑,進入不同的大門。

    整齊的跑步聲出現在城牆之下。

    腳步踏在地上,也踏在每個士兵的心頭。

    跑步踏地的聲音在別人耳中並無特別之處,但在這些士兵聽來,這是讓人心安的聲音,意味著自己還活著,意味著兄弟們都在!

    方運等將領早就下了馬,一起隨著士兵奔跑,不多時進入城牆下的大門。

    城牆之外十分明亮,進入大門的時候,眼前變得昏暗,跑了幾步,方運才適應。

    門后兩側是通往城頭的階梯。

    屈銅道:「前面一軍從左面上樓梯,我們向右拐。」

    方運向右轉,看到一道長長的石梯直通上方的城牆,目測階梯約有三十度夾角,意味著整條樓梯長四百丈,差不多有兩里半。

    爬兩里半的階梯對普通人來說異常艱難,但所有將士一直保持小步奔跑。

    石梯兩分,中間是平滑的斜面,可以在升降機關繁忙的時候運送貨物。

    兩百餘萬大軍分別進入不同的大門,攀登不同的樓梯。

    不多時,方運看到前方的出口,但和所有人一樣,面色變得格外沉靜。

    方運原本預計出口處會和界山城牆南側一樣,陽光明媚,晴空萬里,但怪異的是,前方連通城牆的出口處,根本不是明亮的陽光,而是非常灰暗,好似有烏雲壓頂,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同時,一陣陣腥臭的氣味從入口處向樓梯內蔓延,方運好似看到一條暗紅的血河沖刷而下,眨了一下眼,才發現只是錯覺。

    那些腥臭的氣味鑽進鼻子里,在喉嚨中滾動,猶如棉絮糊在嗓子里,讓人嗓子發癢欲吐。方運只是心念一動,憑藉大學士的力量,把這種氣味擋在外面。

    「嘔……」

    前方的士兵一邊繼續攀登樓梯,一邊不斷乾嘔,很快,有人把午飯吐了出來。

    就見這階梯之上,成千上萬的士兵開始嘔吐。

    方運掃視前後的士兵,發現華陽軍與尚武軍的老兵們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而屈銅與解炳知兩個舉人臉上帶著同樣的微笑。

    隨後,方運看到不僅是普通士兵在作嘔,一些童生甚至秀才也開始嘔吐。

    那屈銅舌綻春雷道:「為了節省,不得用才氣和文膽之力阻擋外界氣味!」

    那些舉人、進士和翰林不得不收起才氣或文膽之力,隨後這些人直皺眉頭,有一個舉人竟然沒忍住,也開始嘔吐。

    方運這才明白為何文界司不讓新兵在三天內戰鬥,而是要新兵在城牆觀戰三天。

    前面的士兵一邊乾嘔一邊跑,不多時,方運衝出樓梯,正式踏上兩界山的城牆。

    方運一邊前行,一邊環視周圍。

    界山城牆的東西兩側,是兩座高聳入雲的黑色山峰,而上空卻極為怪異。

    兩界山南邊的天空晴朗湛藍,一輪太陽當空高掛,但北面的天空卻被一顆奇特的血月佔據。

    血色的光芒與陽光交織,再加上各種奇異的力量影響,讓天地淡紅色的薄霧籠罩。

    在看到血月的一剎那,方運便知道,城牆之北是妖界。

    界山城牆寬達一里,長達百里,就見數不清的機關一字排開,巨石亂拋,粗箭飛射,機括的聲音猶如雷聲轟鳴,連綿不絕。

    嗖嗖嗖……

    在機關與城牆邊緣之間,散布百萬大軍。

    刀槍如林,箭如飛蝗,戰詩如雨,或殺向剛剛衝到城頭的妖蠻,或落在城外,攻擊城外的妖蠻。

    數息之後,方運看到,數百個巨大的黑影從城外飛到半空,向城頭飛來,與此同時,大量的讀書人改變攻擊方向,攻向那些黑影。

    方運定睛一看,每一片黑影都是數以百計的妖蠻連在一起,意識到它們是被妖界機關拋上城牆!

    方運愕然,這是傳說中的『妖蠻巨石』,之前只是在書中見過,可親眼見到妖蠻被當作巨石拋上城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大部分妖蠻巨石被守城的讀書人或機關擊潰,可有十幾個妖蠻巨石即將落在地面。

    在落在城牆之前,每個妖蠻巨石分為數百個體,撲向最近的人族。這些妖蠻由妖帥與妖將組成,偶爾夾雜著妖侯,一落地就掀起腥風血雨。

    「殺啊!」手持長槍刀斧的士兵們大聲喊著,沖向落在城牆的妖蠻,配合其他讀書人以最快的速度圍殺這些妖蠻。

    這些落在城牆的妖蠻很快被滅殺,但短短的數十息內,為人族造成數以千計的傷亡。

    那些新兵全都看呆了,完全不敢想象妖蠻會用這種瘋狂的攻擊,若是換成人族,不要說攻擊,全都會摔死。

    在這一輪妖蠻巨石出現后,新的妖蠻巨石遲遲沒有出現,方運暗暗鬆了口氣,早聽說妖界的機關遠不如人族,這種機關每拋出一次妖蠻巨石,必然會有零件損壞,需要換新的機關才能繼續拋射,非常耗時。

    一輪激戰過後,城牆上的血腥味更濃,數不清的新兵捂著嘴和鼻子。

    方運沉著臉,珠江軍中也有新兵老兵,新兵嘔吐實屬正常,可那些殺過蠻族的老兵,竟然被兩界山城頭的血腥味刺激得嘔吐,說明這裡非同尋常。

    方運掃視城頭,突然明白之前尚武侯之前說的「血城」在何處。

    這裡,就是血城。

    大量的血跡滲入組成城牆的岩石之中,整座城牆都被乾涸的血液覆蓋,每一處都紅得發黑,那些血腥的氣味,大都源自這些乾涸的血液。

    方運眨了一下眼,只覺城牆之上所有人都被血色的薄霧籠罩,每一個人都殺機澎湃。

    城頭血氣,直裂雲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