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綿延五十里長的城牆之上,各處大軍的戰鬥方式也不同。

    有的城段已經有妖蠻攻上城頭,此地的大軍不得不攻擊連綿不斷翻上城牆的妖蠻。

    有的城段的大軍極為兇悍,牢牢壓制住下方攀登的妖蠻,不讓妖蠻有任何機會攀登到城牆之上。

    不僅有專司戰鬥的士兵,還有一些輔兵並不參戰,但他們的作用至關重要,不斷把妖蠻或人族的屍體或傷兵抬走,保證戰場不至於被屍體填滿,也保證受傷的士兵第一時間得到救治。

    除了在地面戰鬥的人族,還有二十多位腳踏平步青雲的大學士浮在半空,他們一直在不斷戰鬥,主要攻擊可以飛行的妖王蠻王,偶爾會喚出大量的戰詩兵將,或置放於城頭,或落在城外,阻撓攀爬城牆的妖蠻。

    機關、地面的將士與天空的大學士,組成了界山城牆上基本的防禦力量。

    方運發現,還有三位身穿紫袍的大儒在城牆的南面,或坐或立,或靜靜地望著前方,或閉目養神。

    在看到三位大儒的同時,方運心安許多。

    方運不斷觀察城牆。

    在機關的後面,有許多將士正在活動身體,數量和前方戰鬥的士兵幾乎相等。

    解炳知一邊走一邊介紹:「最近界山城牆的戰鬥分三班輪流出戰,每支大軍三分,每一部分戰鬥八個小時。現在快到輪換的時間,他們必須最快最準確地換防,才能避免妖蠻突襲。」

    「另外,大家不要麻煩那些灰袍。」

    方運與其他人這才發現,戰場上有數百身穿灰袍之人,這些人不言不語,並不參與戰鬥,與醫家人員和輔兵一起,不斷抬走傷員。

    有些輔兵或醫家人員會跟隨傷員到達升降機關上,送這些傷員離開,但這些灰袍只把傷員送到升降梯邊,並不離開。

    在場的眾多人默默地望著那些灰袍,包括方運在內,每個人眼中都流露出莊重的敬意。

    近三百萬文界將士分散在城牆的後方,如同觀眾一樣看著血肉橫飛的戰鬥場面。

    一頭蠻侯猛地跳上城牆,還未等落地,十餘把唇槍舌劍閃過,把他斬成碎片。

    突然,一頭牛蠻帥闖入人群之中,兩腳猛地踏地,氣血狂涌,瞬間殺光附近的上百士兵,隨後被數十把唇槍舌劍分屍。

    血腥味越來越濃,士兵們不斷嘔吐,最後肚子里空空如也,只能幹嘔。

    隨著時間推移,一些士兵已經停止嘔吐,似乎適應了這裡的環境。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徐徐升高。

    在升高的過程中,方運看到,遠方是一望無垠的沙漠,而在城牆數十裡外,有著無窮無盡的妖蠻營帳,在無數營帳的中心,有一座巨石搭建的小型城市。

    方運繼續升高,看到漫山遍野的妖蠻從營帳里衝出,沖向兩界山。

    平步青雲在升高的過程中也緩緩向前,讓方運才看到城牆之下的全貌。

    城牆三里之內,遍地都是妖蠻的屍體,那些屍體堆了一層又一層,粗粗估計,至少有三丈高!越靠近城牆的位置,妖蠻屍體堆疊越厚。

    城牆正下方的妖蠻屍體已經堆了十餘丈高,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後面的妖蠻踏著它們同族的屍體,不斷前進,不斷攀爬。

    所有的妖蠻都雙眼通紅,它們彷彿已經不再是血肉之軀,已經感受不到疼痛與死亡,除了衝鋒,除了殺死人族,一無所知。

    「嗷……」

    數以百萬計的妖蠻不斷吼叫,瘋狂攻城。

    「嗚……」

    號角響起,就見數萬體型龐大的象妖從軍營中出來,它們身後跟著大量的妖蠻。

    人族的機關和箭矢出現變化,開始全力攻擊這些象妖,但這些象妖卻保持在較遠的範圍,只有零星幾頭象妖受傷。

    每一頭象妖都伸出鼻子,捲起旁邊的一頭妖帥或蠻帥。

    與此同時,一片烏雲緩緩飛來。

    那是數量高達三十萬的鳥妖,每一頭鳥妖的兩爪都各抓著一頭體形較小的妖蠻,如貓妖、鼠妖、犬妖等等。

    在三十餘萬鳥妖快速靠近后,一萬餘象妖猛地把卷著的妖蠻拋向城牆,然後快速捲起另一頭妖蠻,接連不斷把妖蠻拋向城牆。

    三十餘萬鳥妖突然加速升空,然後在象妖拋射的掩護下,把六十餘萬的妖蠻拋向城牆。

    「全部攔截!」數不清的人在大吼,一些人甚至急紅了眼。

    嗖嗖嗖……

    漫天的箭矢和巨石向天空飛去。

    密密麻麻的戰詩詞形成第二波攻擊,如同一片七彩的雲朵撞向妖蠻形成的烏雲。

    數以千計的唇槍舌劍在天空瘋狂飛行、穿刺、切割、斬擊,編織成閃亮的大網,形成第三道防線。

    「文界大學士可酌情出手!」一個聲音在城牆上炸響,傳到每一個文界大學士的耳中。

    方運立刻奮筆疾書,一心二用,同時書寫藏鋒詩與喚劍詩,隨後一張口,兩把真龍古劍化作兩條金色龍王沖入天空,兩條龍王張口噴吐龍炎,龍炎一掃,瞬間屠滅百丈內的所有妖蠻。

    但在外人眼中,是兩劍化為水白色的大江,在天空衝擊妖蠻。

    「珠江古劍,名不虛傳,萬空後繼有人啊。」尚武侯一邊感慨,一邊上前助戰。

    許多大學士頗為詫異地望向方運,沒想到這個文界大學士的唇槍舌劍如此強大,力壓所有新晉和格物境大學士,甚至連致知境大學士也未必有他殺得乾淨利落。

    許多大學士快速傳音交流。

    「這人的喚劍詩不稀奇,但他的藏鋒詩很強,似乎是他自己所作,而且練到較高的境界。」

    「他好像就是那位張鳴州!」

    「真的是他?看來此人不僅寫的詩詞好,唇槍舌劍也磨礪得非比一般。」

    「不過,終究只是格物境大學士。」

    「這位張鳴州真是可惜了,完全被那些文界士兵掩蓋。你們看看那些文界士兵,還在大吐特吐,我們聖元軍和古地軍就算有人嘔吐,也不可能如此多。」

    「上一批文界軍在來到的第一天晚上營嘯,我倒要看看這批文界軍如何,還會不會鬧笑話。」

    「不要把時間用在文界人身上,他們不值得我們浪費一句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