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大學士掃了文界人數眼,便不再關注。

    戰鬥還在繼續,城外的妖蠻營帳直連天地盡頭,而營帳內的妖蠻好像無窮無盡,猶如潮水一樣不停地向外湧出來,誓要擊毀界山城牆。

    眾多人族聯手,以死傷三萬人的代價,擊退了鳥妖與象妖的攻擊。

    鳥妖離開后,方運立於平步青雲之上,臉上泛著極淺的笑意,因為總能聽到熟悉的出口成章,看到熟悉的戰詩詞力量。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

    「……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一道道《擒王》強弓詩的光芒落在弓箭之上,一支支《石中箭》穿透妖蠻,一批批鐵馬冰河展開衝鋒,一座座玉門關屹立在人群中……

    那些在各個文位滯留多年的讀書人,大都使用原本熟悉的詩詞,因為他們經過長年累月戰鬥,把一些詩詞練到二境甚至三境。

    但是,那些剛剛晉陞秀才、舉人、進士或翰林的讀書人,大都在戰鬥中使用過方運的戰詩詞,因為,同樣是傳世,同樣是剛剛學習,方運的戰詩詞在有些時候比之前的傳世戰詩詞更加強大。

    《石中箭》,是所有秀才首選的攻擊戰詩詞,《風雨夢戰》因為在地面形成寒冰,讓妖蠻打滑,已經成為舉人首選的喚兵戰詩詞,《玉門關》則成為所有進士首選的守護戰詩。

    一旦有大批妖蠻衝上城牆,翰林們就會使用學自方運的《玉門關》與《破樓蘭》連詩,形成漫天風沙阻撓妖蠻,削弱妖蠻的氣血與煞氣,然後迅速展開攻擊。

    每一息,都有數百首方運的傳世戰詩詞出現在城牆之上。

    方運望著兩界山上的將士與妖蠻,長長呼出一口氣,明明什麼事也沒發生,卻好像如釋重負一樣。

    方運讀過許許多多的書籍,很清楚當年的人族是如何守城,但現在,和以前完全不同!

    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時,若半聖不出手,戰鬥幾乎都是在城牆上進行,一里寬的城牆上,妖蠻與人族各佔一半,展開拉鋸戰,敵進我退,敵退我進,反覆如此,除了孔家軍等少數幾支強軍能把前方的妖蠻拒之城牆外,幾乎所有的大軍都阻擋不了妖蠻攀上城牆。

    但現在,大多數妖蠻在爬上城牆前都被殺死。

    那一首首戰詩詞,有著改變人族的力量,有著逆轉戰局的力量!

    方運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多人練到更高的境界,這些戰詩出現的頻率會越來越高。

    「請這位大學士後退百丈,此乃我軍防區。」一個翰林突然在下方開口。

    方運一愣,冷哼一聲,掃了一眼這些將士的軍服,是兩界山主力軍,什麼也沒說,轉身駕馭平步青雲遠離他們。

    王黎迎過來,低聲問:「侯爺,方才那個翰林說了什麼?您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他們怕我搶軍功而已。」方運道。

    「這些混蛋,總是瞧不起我文界人,三天之後,一定讓他們知道,我們可是在正面戰鬥中勝過蠻族的珠江軍!」王黎怒道。

    「不要吹噓了,若不是老夫引走一些蠻族,重創豹蠻王,你們早就全軍覆沒!」苟葆的聲音自遠方傳來。

    方運不為所動,道:「不要理會他,諸位繼續觀戰,學習所有大軍的戰鬥,為幾日後的戰鬥做準備。」

    「這三天,我等吃睡都在城牆之上,對大多數士兵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張青楓嘆道。

    「聽說各地登上城牆的新兵,過半都會營嘯?」

    「聽說是這樣,畢竟到了夜間,妖界的進攻會更猛,妖王蠻王也會增加,元氣震蕩,對普通士兵的影響更大。」

    「解總書,我們出戰之後,要戰鬥幾日方可下城牆休息?」蘇倫問。

    那解炳知看了一眼屈銅,道:「文界大軍是每三天休一天,當減員到一定程度,就會與其他文界大軍合而為一,組成新的文界軍作戰。一旦積累到足夠的軍功,休息的時間會加長。」

    「那主力軍、聖元軍和古地軍戰鬥幾日?」王黎問。

    解炳知猶豫片刻,道:「一般是戰鬥兩天休息兩天,也有戰鬥一天休息兩天。」

    「那為何我們文界要連戰三天?」王黎的雙目中燃燒著火焰。

    解炳知無言以對,那屈銅冷笑道:「這是兩界山兵部的決定,若有不滿,請去兵部大儒那裡叫喚,別把氣撒在我們身上。」

    在場文界將領們握著拳,咬著牙,沒想到文界人的地位如此低,在這種強度的戰鬥中,連戰三天,幾乎就是送死。

    沉默片刻,張青楓道:「我們文界人,便是用來拖延妖蠻的人形機關么?」

    解炳知閉嘴不言,屈銅道:「此事本來輪不到我等置喙,但大人們如此做,或許另有深意。我聽兩界山的一些大人說過,文界人本來就相對羸弱,不經過鐵與血的磨鍊,永遠無法與其他人族相提並論。在萬界之中,獲得尊重的方法不是掛著人族的稱號,而是要讓敵人知道,你們足夠強大!你們要付出更多,才能獲得與聖元大陸人族同等的地位!畢竟,聖元大陸人曾經守住兩界山,而文界人連文界的蠻族都無法解決。」

    「我們……」脾氣暴躁的王黎僅僅說了兩個字,便無話可說。

    「那,我們就用軍功分高下!」方運的聲音堅定而有力。

    屈銅輕蔑一笑,轉身邊走邊說道:「我去方便一下,你們先撐過這三天再說吧。」

    眾多將士怒視屈銅的背影,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方運無喜無怒,問:「在珠城時,本侯說過,界山城牆之上首重何事?」

    「保全己身!」多位將領齊聲道。

    「之前的演練,可都記得?」

    「一字不漏!」眾將道。

    方運點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