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僅僅一瞬間,三萬四千人族將士死亡!

    城牆上的妖王蠻王站穩后,身後各浮現一尊妖蠻半聖的虛影。

    兩百二十三頭妖王蠻王,想同時發動聖相之擊!

    它們若是得逞,至少可滅百萬大軍,所有大學士都會陣亡。

    但是,在它們凝聚足夠的力量前,人族的攻擊已經抵達。

    所有讀書人的唇槍舌劍都殺向他們,所有的機關都瞄準它們,所有的大學士文台攻向它們。

    三百架一直沒有動的大型機關突然同時啟動,整整三百根六尺粗、兩丈長的鐵柱被強大的機關彈射而出,攜帶恐怖的衝擊力突破音速。

    這些鐵柱的前端,被雕刻成牛頭的模樣。

    過半的妖蠻諸王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躲開如此近的攻擊,它們如同被巨木砸中的野獸一樣,慘叫著被撞飛到城外,在發動聖相之擊的時候,它們根本無法承受如此強橫的衝擊力。

    這些妖王蠻王大口吐著血,但除了少數幾個倒霉鬼被擊碎心核或頭顱,大都只是傷而不死。

    也就是在粗大的鐵柱展開撞擊的時候,第三輪光鐵毒箭出擊。

    還有七十九頭妖王蠻王留在城牆之上,他們的聖相之擊馬上就要形成,但是,大量的光鐵毒箭、唇槍舌劍與文台攻擊將它們淹沒。

    最後,僅僅有五頭巔峰妖王發出了聖相之擊。

    就見兩界山城牆之上有五處地方如同星辰撞擊、山河崩塌,狂暴的氣血力量爆開。

    三位大儒突然出手,沒人看到他們用了什麼手段,就見五道聖相之擊都被壓制在十丈範圍內,而那五頭妖王十丈之內的人族早就被殺死。

    轟轟轟轟轟!

    五道聖相之擊連爆,力量沒有向四面宣洩,血紅的氣血之力如噴泉一樣直上雲霄,衝到五百餘丈的高空,如煙花四散,殘酷而美麗。

    但是,一頭瀕臨死亡的狼妖王趁大儒出手的時候,突然暗中發動聖相之擊。

    它的狼爪攜帶無盡凶威,拍擊在城牆的地面上。

    城牆的地面毫髮無傷,但是,恐怖的力量沿著城牆的地面蔓延,瞬間遍布方圓百丈內。

    它所在的地方正是人族大軍較為密集之處,百丈內整整有兩萬人!

    就見方圓百丈內突然化為血色湖泊,湖泊內的兩萬人被莫大的力量束縛,隨後,眾人看到,那兩萬人齊齊爆開,整片血色湖泊也隨之炸開。

    界山城牆的上空,下起了血肉之雨,迸濺在眾多將士身上。

    有人被濺了一臉血,有人的脖子上掛著腸子,有人被飛來的斷拳打在臉上,還有人被手指戳瞎。

    一些血肉落在珠江軍新兵的身上,新兵們當場大吐,可之前吐得太多,什麼也吐不出來,只能幹嘔。

    妖蠻的攻城還在繼續。

    眾多士兵扔掉粘在身上的同袍血肉,繼續殺妖蠻。

    操控那些機關的工家讀書人不斷嘆息,隨後一邊交談一邊動手處理機關。

    「那些『飛撞鐵牛』果然強大,不追求多強的殺傷力,只要撞飛妖王蠻王即可,足以讓它們在短時間內無法繼續攻城。一塊廢鐵換妖王蠻王受傷,很合算。」

    「這種鐵是不要錢,但你們看看發射的機關,過半已經出現破損。幸虧有方虛聖設計的強大機關部件,否則的話,這些飛撞鐵牛的速度根本不足以撞飛妖王蠻王。」

    「為了妖王攻城,咱們也算準備了不少手段,可最終還是有五頭妖王漏網。若沒有三位大儒出手,它們的聖相之擊能殺死十幾萬士兵。」

    「此次差不多殺死三百頭妖王蠻王,也算是大捷。」

    「人死的是不多,可加上光鐵毒箭和機關的消耗,也不算大捷,只能算小勝。」

    「快點下令,讓各軍撿回光鐵箭,光鐵可是真正的神物,今天不知道浪費了多少,真是讓人心疼。這也得感謝方虛聖,多虧他提供那麼多光鐵,不然此次最多只能發射一半數量的光鐵箭,僅今天就可能多死一百萬人。」

    「唉,光鐵毒箭雖好,可數量有限,製作緩慢,若是妖界真鐵了心攻城,聖院的光鐵毒箭恐怕只能堅持一兩個月。沒了光鐵箭,人族的傷亡會加重十倍。」

    工家的讀書人埋頭檢查、修理或調節機關,而城牆上各段的大軍快速尋找光鐵箭以及妖蠻諸王的屍骸,這些都是寶貝。

    至於那些飛到城牆外的光鐵毒箭,誰也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妖蠻搶走,送回妖蠻城中。

    妖界最恨光鐵毒箭,因為這是能威脅王者的力量,哪怕妖皇被足夠多的光鐵毒箭擊中,也會死亡。

    方運掃視那些機關和工家人,界山城牆上的機關大小種類不同,有上萬台,而操縱這些機關的工家之人超過五萬。

    上萬台機關殺死的妖王蠻王遠遠多於城牆上的百萬大軍,方運並不覺得奇怪,因為人族在這些機關上的花費,足以供養數億大軍,這些機關畢竟集合了人族各家的力量。

    戰鬥還在繼續。

    不斷有妖蠻衝上城牆,不斷被殺,也不斷有人族被殺,屍骸被迅速拖走,但地面的鮮血卻無人打掃。

    城牆地面有可以供雨水流動的溝槽,而現在,被凝固的血液填滿。

    城牆上的血腥味越發濃烈。

    正在城牆前端作戰的士兵彷彿聞不到,不為所動,而數百萬文界士兵卻被強烈的血腥味衝擊得反胃,不停嘔吐,一些人想捂著鼻子,但被文界司的人嚴令禁止。

    時間慢慢過去,很快到了深夜,而城牆上的大軍也已經換防,第三輪換防的士兵剛剛登上城牆。

    「文界士兵,就地入睡!」文界司的人舌綻春雷,發布命令。

    眾多將士一愣,然後很自然地看了看四周,沒有帳篷,沒有被褥。

    軍令如山,沒有人反對,於是將官開始督促手下的士兵睡覺。

    文界士兵們低聲抱怨著,運氣好的背靠城牆的南端睡覺,運氣不好的,只能躺在城牆的地面,蜷縮身體枕著手臂或隨身的物品。

    上百萬士兵在界山城牆上席地而睡。

    城牆北面的戰鬥永無止歇。

    人族的喊殺聲,妖蠻的怒吼聲,戰詩詞的破空聲,刀槍撞擊聲,機關的運轉聲……

    明亮的文曲星與妖月,刺目的血腥味,而最讓士兵們無法放心的,是隨時可能殺到城牆的妖蠻。

    沒人知道妖蠻何時會衝到熟睡的大軍之中大肆殺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