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多數士兵無法入睡,但少數士兵堅持不住,迷迷糊糊睡著。

    文界士兵太累了,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精神上的疲憊。

    他們無法想象兩界山的戰鬥竟然如此慘烈,在文界與蠻族的戰鬥哪怕慘烈十倍,都遠遠比不上此地。

    界山城頭上發生的好像不是戰爭,更像是在比誰死得更多。

    「兩界山城牆,就是一台絞肉機關。」方運輕嘆。

    方運端坐在平步青雲之上,閉上眼,一邊觀察外界保持警惕,一邊在奇書天地中讀書學習。

    方運聽到許多士兵低聲交談。

    「我想家了……」

    「誰不想啊!這兩界山太嚇人了,那些妖王簡直都是怪物啊,一拳能殺光百丈內的人,關鍵是數量多。一次攻城竟然出動上千頭妖王蠻王。」

    「不過聖院果然厲害,竟然只用機關就能殺死那麼多妖王蠻王。」

    「你看看那些人拼了命回收箭矢就知道,能傷到妖王蠻王的機關,不知道能用幾次。最後啊,還得用人命填。」

    「來的時候我還想殺妖滅蠻光宗耀祖,可現在才知道,一旦正式上戰場,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回想那頭狼妖王一招殺了幾萬人,我頭皮發麻,眼前全是那些將士殘破的身軀……」

    「算了,不提這個,好好睡覺吧。」

    「睡不著啊。」

    眾人正低聲說著,突然,珠江軍中一個士兵猛地站起,一邊踩著別人跑一邊瘋狂大喊。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不想死!我不想……」

    許多半夢半醒的人被驚醒,數以萬計的人手持武器站起來,不斷扭頭張望,整座珠江軍幾乎要沸騰。

    那人話未說完,就被附近的一個營校打暈。

    方運快速飛過去,其餘將領也跟上去,仔細查看那個士兵。

    「應該是做了噩夢,魘著了。」方運道。

    「沒錯,不過,氣氛好像有些不對……」

    方運點了點頭,掃視珠江軍。

    二十一萬珠江軍中,大半已經如驚弓之鳥,尤其是剛才被驚醒的那些人,雙眼通紅,喘著粗氣,若不是理智尚存,恐怕已經胡亂揮刀砍殺。

    但是,這種事無法預防,除非有大儒安撫,可兩界山在考驗近三百萬文界士兵,不可能讓大儒出手。

    「只是小意外,繼續安歇。」方運用舌綻春雷安撫珠江軍士兵,但是這話沒有起到絲毫作用。

    方運輕嘆一聲,這種時候沒有好的辦法,否則的話文界的其他大學士已經用出。

    時間慢慢過去,凌晨兩點時,正是士兵睡意最濃的時候,一些人終於堅持不住,昏昏沉沉睡去。

    但就在此時,妖界再一次發動了大規模攻擊,出動三百多妖王蠻王暗藏其中。

    不多時,數以萬計的妖蠻衝上城牆,一些城段的大軍被迫後退。

    人族大軍後退,妖蠻前進,立刻驚到還在睡夢中的文界士兵。

    「不好了,妖蠻攻上城牆了!」一個睡得迷迷糊糊的文界士兵一聲大喊,拚命地向城下跑去,一路上不知踩了多少士兵。

    隨後,附近數千人驚起,他們還沒有完全清醒就發現大量妖蠻已經攻上城牆,也顧不得許多,大叫著逃跑。

    不過數息之後,文界大軍處處有人驚醒,處處有人瘋狂叫喊,四處逃竄。

    「炸營了……」一位將軍喃喃自語。

    營嘯,便是炸營。

    各軍大學士瘋狂使用舌綻春雷,但不起絲毫作用,一些大學士使用了文膽之力,但他們無一人文膽之力到三境,只能讓附近數百人清醒。

    近三百萬人炸營,若不能制止,不僅會出現潰逃、踩踏或胡亂殺人的場面,甚至會影響前方大軍的戰鬥,最後可能導致整座兩界山崩潰!

    「完了……」張青楓喃喃自語。

    「就算大儒壓下營嘯,我們文界的臉也丟盡了。」

    「一旦炸營,未來一個月這些士兵的精神都無法恢復,會跟其他文界軍一樣,在短時間內被滅軍或者只剩幾千。」

    「你們看,其他地方的大學士都在冷笑,好像已經料到文界大軍會營嘯。」

    「太可恨了,就算咱們文界人實力較弱,他們也不應該如此蔑視我們!」

    眾多將領心急如焚,卻又束手無策。

    千鈞一髮之際,方運從吞海貝中拿出一張聖頁,提筆快速書寫。

    兩界山前沙似雪,

    妖蠻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處吹蘆管,

    一夜徵人盡望鄉。

    聖頁詩詞,化虛為實!

    就見詩頁吸收了方運的才氣、文膽之力與天地元氣,隨後燃燒,高空之上,出現一支長達百丈的長笛虛影。

    「嗚……嗚……」

    悠揚清脆的笛聲響起,充滿莫大的穿透力。

    不同地方的人,聽到的聲音也不同。

    西北秦國將士聽到都是信天游,南方楚國將士聽到吳聲,北方燕國將士聽到的是牧曲……

    不僅人族被聖頁曲聲影響,連十里內的妖蠻也減緩攻擊,因為它們聽到了家鄉的歌曲。

    文界十四軍全部炸營,大量的士兵在奔跑甚至拿出武器準備揮動,下一刻,近三百萬大軍就會出現無法挽回的損失,但一曲笛聲猶如清涼的河水洗刷他們全身,讓所有人瞬間冷靜下來。

    隨後,這些人心中升起淡淡的哀思,不再驚慌,不再恐懼,不再跑動,獃獃地站立著,思念著家鄉。

    一夜徵人盡望鄉,城上淚水十萬行。

    隨後,怪異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妖侯或妖王層次的妖蠻只是猶豫不決,但那些妖帥、妖將、妖兵或妖民層次的妖蠻,竟然突然失去鬥志,轉身逃跑!

    一些已經攻到城牆上的妖蠻也順著城牆滑下去,快步逃跑。

    一些妖蠻甚至哭著大喊,要見爹娘,要回部落。

    其餘的妖侯妖王一看,哪裡很敢攻城,也只能跟著逃跑。

    妖蠻大潰逃!

    城牆上所有的人族都驚呆了,尤其是那些受影響較小的翰林、大學士和大儒,萬萬沒想到,一個大學士僅僅用一篇聖頁詩詞就讓萬千妖蠻崩潰。

    解炳知望著方運,眼中異彩連閃,喃喃自語:「這個張龍象未免太厲害了,明明是文界大軍營嘯,怎麼反而讓妖蠻炸營潰逃了?」

    整整過了幾十息,城牆上的士兵才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被詩詞的力量影響。

    文界士兵們頓時紅了臉,羞愧地返回原地,繼續休息。

    正在守衛城牆的上百支大軍呆在原地,議論紛紛,想確定是何人寫出驚退妖蠻的詩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