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廢物!」

    一聲嘹亮的妖語響徹天空,隨後就見妖蠻大營中揚起漫天沙塵暴,快速擴大,很快席捲數百里,遮天蔽日。

    風沙甚至吹到兩界山城牆之上,讓人睜不開雙眼。

    城牆上望著前方灰濛濛的風沙,紛紛嘆息。

    「可惜了,這位大妖王起碼達到大可汗的層次,甚至可能是皇者,應該只比妖皇弱少許。他一聲吼,可以讓所有妖蠻清醒。」

    「這頭王者的聲音我聽過,應該是妖蠻城中的十位大可汗之一,這種潰敗,還不值得皇者出手,更不用提妖皇。畢竟,在妖界所有皇者中最強的那位,才能稱之為妖皇。」

    「以老夫之見,妖蠻今夜會取消攻城。方才張鳴州那首詩連削帶打,已經讓那些妖蠻心生退意。妖蠻也是有智慧的生靈,它們連續攻城,日夜不休,也會感到疲憊。」

    「不好說。」

    沙塵暴緩緩退去,就見攻城的妖蠻全都聚集在十餘裡外,不敢攻城,也不敢逃跑,少數實力較差的妖蠻竟然七竅流血而亡,不是被人族殺死,也不是自殺,極可能是被那頭大可汗的聲音活活震死。

    方運掃視兩界山外所有的妖蠻,發現許多妖蠻雙目中的紅光在閃爍,這是很少見的現象,意味著這些妖蠻的心志在動搖,若是現在戰鬥,實力至少會下降三成。

    人族見妖蠻不進攻,便立刻清理界山城牆,為下一次戰鬥做準備。

    一部分大學士則向方運舌綻春雷,表達感謝。

    很快,不僅城牆之上,整座兩界山的人都知道文界大學士張龍象一詩退萬軍。

    文界的許多大學士甚至走到方運面前,當面作揖致謝。他們非常清楚,方運不只是拯救了各國的士兵,還挽回整個文界的名聲。

    唯獨苟葆和靖郡王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不跟方運說一句話,而那位同為楚國大學士的尚武侯則與兩人不一樣,向方運道謝。

    時間慢慢過去,妖蠻一直沒有攻城。

    足足一個時辰后,妖蠻城中突然響起悠揚的號角。

    所有的將士聽到號角的一剎那全身肌肉緊繃,但聽了一會兒后,發現那些妖蠻快速撤退,立刻想起來,那號角是妖蠻停戰的號角!

    「萬勝!」一人突然興奮地大喊。

    「萬勝!」數百萬人興奮地吼叫,許多人又吼又跳,又哭又笑。

    畢參之戰已經持續一年多,妖蠻就算休息,也只是停止幾個時辰而已,從來沒吹停戰號角,今日,是妖蠻第一次吹停戰號角。

    一旦吹響停戰號角,妖蠻至少會休息兩日。

    但是,那些參加過第一次兩界山之戰的老讀書人卻喜憂參半,因為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時,妖蠻每次停戰再度攻擊會異常猛烈,往往會重創人族。

    大多數士兵們不知道也不在乎未來妖蠻如何,第一次打退妖蠻,這份勝利的喜悅比什麼都重要。

    隨後,兩界山兵部下達命令,開始換防,讓未參戰超過十天的大軍登城警戒,參加今日戰鬥的各軍馬上下城牆休息。

    但是,文界大軍例外,要在城牆上留足三天,這是規矩。

    眾多文界將士唉聲嘆氣,只能服從命令。

    天還未亮,文界將士繼續在城牆上休息,不過大多數將士都安心睡去。

    經過方運聖頁詩的洗禮,文界將士的精神狀態極佳,許多人甚至已經不再畏懼這座被鮮血浸泡的城牆。

    一些睡不著的將士小聲聊著,也不知從誰開始,這些人為了入睡,竟然低聲吟誦那首《兩界山聞笛》。

    兩界山前沙似雪,

    妖蠻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處吹蘆管,

    一夜徵人盡望鄉。

    這首詩本來只有被聖頁激發才能化虛為實,形成真正的力量,若只是自己念誦,不起作用,可是,方運親筆書寫的聖頁詩的效果還留在這些將士的體內,再加上現在的文曲星光今非昔比,文曲星力極為濃烈,所有念誦這首詩的人竟然激發這首詩的力量,情緒越發平穩。

    銀月之下,近三百萬的文界大軍鼾聲一片。

    三位守城大儒面帶微笑掃視界山城牆,這是一年多以來,兩界山最寧靜的一個夜晚。

    方運笑了笑,繼續坐在平步青雲之上,一念警戒,一念讀書。

    珠江軍將領本想去找方運,但發現方運在閉目養神,便沒有打攪,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驚退萬千妖蠻,讓妖界停戰數日,這是多大的功勞?」王黎興奮地望著其餘人。

    「不好說。這功勞說大也大,說小也小。萬一有人輕視咱們文界,說因為沒能殺死妖蠻,不算軍功,我等又能如何?」

    「你這麼說也是,令人頭疼。」

    「不,我不認為兩界山的大儒們不會如此鼠目寸光,稍稍有頭腦的讀書人都會知道何為『千里買馬骨』,即便咱們文界人地位低,只要這次給咱們極高的軍功,必定能激勵其他大軍。」

    「但是,萬一兩界山有大儒對文界人有成見……」

    「唉,真是讓人揪心。沒有軍功之時拚命想,現在可能有了軍功,更加擔心。」

    「只能等待。明日早飯之後,兵部是否來人,自有分曉。」

    「我剛才聽到苟葆酸溜溜嘀咕,說一首詩而已,連個妖民都殺不死。」

    「堂堂大學士竟然如此不堪,令人齒冷。不過,現在軍功未定,也不好說什麼,等明日再說無妨!」

    「嗯,等明日吧。」

    一夜平安,天亮之後,兩界山的十四支文界大軍陸續起身。

    城牆之上,沒有什麼洗漱,就算解手也要輪流進入城牆中的茅房中,而且有時間限定。

    不多時,升降機關把早飯與水送到城牆之上,看守城牆的大軍先吃飯,文界軍后吃。

    剛吃過早飯,負責與珠江軍溝通的文界司舉人屈銅與解炳知興奮地跑向方運。

    「張大學士,好消息!珠江軍上了軍功簿,而且排在第九十五位,兵部馬上就會派人發放嘉獎文書!」

    解炳知的聲音讓珠江軍瞬間沸騰,所有將士無比興奮。

    附近的祺山軍則死一般的寂靜,尤其是祺山侯苟葆,獃獃地望著方運,然後快走幾步,轉身走到城牆邊,向軍功簿的方向看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