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界山軍功簿已經正式更新,第九十五名赫然寫著珠江軍三個大字。

    其餘各國的將領都匆匆走到城牆邊,看到珠江軍三個大字,喜憂參半。

    喜的是秦國的帝衛軍下榜后,文界軍在軍功簿上全軍覆沒,現在楚國的珠江軍給文界人爭了一口氣,可這份榮譽又只屬於楚國,屬於珠江軍,不是自己國家。

    尤其是秦國的將領,忍不住唉聲嘆氣,他們並沒有嫉妒方運,只是有些不甘心。

    文界第一強國的大秦,竟然被楚國的珠江軍壓下,而且珠江軍還不是楚國的四大上軍之一,只是邊軍之一,這更讓秦國將領難以接受。

    不過,各國大學士沒有失去讀書人的風度,紛紛親自前往珠江軍,向方運祝賀。

    和昨夜一樣,只有苟葆和靖郡王沒有去祝賀。

    張青楓十分高興,道:「若是萬空兄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非常高興。」

    王黎興奮道:「一鼓作氣,大戰幾日後,在兩界山亮出咱們珠江軍大旗!」

    附近的將領直翻白眼。

    蘇倫苦笑道:「王將軍,我看還是算了。在兩界山豎起普通軍旗很正常,可若是在城頭亮出傳承大旗,等於在挑釁所有人族大軍。」

    王黎坦然道:「未必。等咱們珠江軍登上軍功簿第一的位置,那就可以亮出大旗!」

    周圍的將領又開始用白眼看王黎,這位翰林真敢直說。

    不遠處的苟葆突然用極為厭惡的口氣舌綻春雷:「你們珠江軍何時能閉嘴自省?每日大談子虛烏有之事,如張萬空曾經在兩界山城頭豎起珠江軍大旗,如爭軍功簿第一,簡直膨脹到極點!讓兩界山各軍評評理,人族何曾有如此猖狂的讀書人?」

    前方一位好事的兩界山翰林問:「哦?祺山侯所說屬實?你們珠江軍竟然敢說曾經把大旗立在我們兩界山城頭?至少目前為止,除了孔家的定妖軍,連兩界山主力軍都不敢說這種大話!你們文界人,就如此瞧不起天下英雄?」

    一位老大學士道:「算了,或許只是戲言而已,老夫不相信珠江軍會狂妄到想把大旗立在城頭之上,武運壓萬軍。」

    苟葆挑撥道:「諸位若是不信,可以問問珠江軍的張青楓和王黎等將軍,他們在文界時親口說過。還有張龍象的兒子張經安,在京城被其他孩子起了個外號,叫『逆種禍害張經安』,從小就吹牛,說他們珠江軍的上一代元帥曾經把珠江軍的大旗插在兩界山城頭。王黎,你這個老匹夫難道不敢承認?」

    王黎面色通紅。

    苟葆微笑道:「諸位也看到了,連這個脾氣最暴躁的王黎都無話反駁,坐實了老夫方才說的話。珠江軍的吹噓之道,天下第一!」

    張青楓面色一沉,發覺勢頭不對,任由苟葆繼續下去,不僅會被各軍孤立,連珠江軍的士氣都會遭到打擊。

    張青楓哈哈一笑,道:「敢問苟大學士,你們祺山軍想不想爭軍功簿第一?敢問在場的所有人,哪一個人不想爭軍功簿第一?爭第一僅僅意味著自大嗎?爭第一說明,我們珠江軍要全力殺妖滅蠻!這年頭,連要拚命殺妖滅蠻都不允許了嗎?」

    苟葆冷笑道:「張大學士不要岔開話題,老夫只問一句,張龍象的父親張萬空,是不是曾經說過,他曾把珠江軍大旗立在兩界山城頭?我只問一句,張萬空是否說過?張經安是否說過!你們珠江軍上下二十一萬人,連一句實話都不敢說嗎?」

    珠江軍中鴉雀無聲,將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清楚,再傻也不能在這種時候承認此事。

    方運一直坐在平步青雲之上,閉目養神,一句話也不說,只是腦海浮現張經安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想起分別時張經安說起張萬空在兩界山的事迹,想起張經安臨行前的鼓勵。

    「請父親一定要像爺爺一樣,將珠江軍的大旗樹立在兩界山城頭,讓全荊州都知道,我張經安沒有撒謊!」

    一位兩界山大學士冷笑道:「既然不反駁,那就是默認此事!老夫這就將此事發佈於論榜之上,讓你們珠江軍名揚天下!」

    一位大學士輕咳一聲,道:「連兄,我看此事作罷吧,或許只是童言笑談,界山城牆,以和為貴。」

    方運則睜開眼睛,望向那位大學士,那位大學士旁邊,還站著另一個熟悉的人。

    兩人正是詞君與詩君,曾經的四大才子,後來詩君與方運爭文名失敗,自覺有錯,於是自我流放到兩界山,通過殺妖滅蠻來洗清罪責,而作為他的好友,詞君也陪伴而來,反而留下一段佳話,人稱『詩不離詞』。

    詩君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但一向大度的詞君開口幫助方運。

    方運淡然一笑,當年在孔城的時候,詞君即便跟詩君乃是至交好友,都毫不避嫌稱讚自己詩詞,可見此人心胸之寬闊。

    詞君一開口,各界大學士便不再開口,詞君的面子還是要給的,更何況兩人周身元氣震蕩,隱隱有些難以控制,這是即將晉陞大儒的跡象,不給詞君面子就等於得罪未來兩位大儒。

    但是,苟葆則得理不饒人,朗聲道:「張龍象,本侯問你,張經安是否說過張萬空曾經登臨兩界山之事?你若真是一條漢子,就回答老夫!」

    詞君淡然看著苟葆,詩君則面露不悅之色。

    方運望著前方的妖蠻城與萬千妖蠻大帳,道:「此地不是文界,本侯不做小兒般口舌之爭。不過,本侯回答你,本侯確實未曾從家父口中聽說過兩界山之事。至於我珠江軍最後如何,輪不到你來多嘴多舌。無非是見珠江軍登上軍功簿,你將要輸個精光,所以心中不忿。昨夜你就喋喋不休,本侯懶得理你,不曾想你今日得寸進尺,令人厭惡。」

    所有人望向苟葆,方運一言戳中要害。

    苟葆面不改色,哈哈一笑,道:「心中不忿?不,這兩界山中,有功必賞,有過必罰。現在之功,或許是他日之過!妖界停戰,未必是怕了你那首破詩,極可能是將計就計,趁機養精蓄銳。待停戰過後,會發動極為猛烈的攻勢,兩界山一旦有危險,你所謂的軍功,將盡數化為過錯!另外,下一次妖蠻攻擊之日,就是我文界大軍初戰之時,珠江軍若是全軍覆沒,我看你如何厚顏無恥說曾立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