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笑了笑,繼續坐在平步青雲之上望向城外的妖蠻,然後從吞海貝中拿出一本兩界山大儒撰寫的《浴血齋記》,仔細閱讀,這本書記錄了一位駐守在兩界山長達五十年之久的大儒的親身經歷。

    這位大儒把自己的書齋命名為「浴血齋」,一心與妖蠻戰鬥,成為兩界山的傳奇人物。

    和看普通書籍不同,方運以最慢的速度讀書,一目十行,這樣他可以在讀書的時候反覆思考,從書中得到最有效的信息。

    翰林前將軍王黎發覺城牆上幾乎所有的大儒與大學士都看向珠江軍,忍不住對附近的將領道:「實力證明一切,讓苟葆老賊的詛咒見鬼去吧!我珠江軍,定然可以在兩界山城頭站穩!」

    珠江軍上下士氣大振,弓手們更有信心,對妖蠻造成更大的殺傷。

    半刻鐘后,方運突然抬頭看了一眼正前方。

    衝鋒的妖蠻開始增加。

    其中,沖向珠江軍城段的妖蠻竟然整整多了一倍,完全超過其他任何城段,即便是最強的前二十城段,妖蠻的數量也只增加了五成而已。

    方運思索數息,繼續低頭看《浴血齋記》的最後一卷。

    看到前方更密集的妖蠻,珠江軍將領的壓力驟然增加,但是,那些士兵並不知道,只是按部就班射擊。

    穩定的射擊救了這些士兵,而強大的交叉射擊在這個時候顯現出不一般的威力,每一輪箭雨造成的殺傷力,竟然達到之前的兩倍!

    這意味著,額外增加一倍的妖蠻完全成了活靶子,毫無用處。

    隨著派出的妖蠻越來越多,文界軍防守的城段已經陸續有妖蠻衝上來,除了珠江軍。

    一開始,那些能登上城牆的妖蠻並不多,而且妖位很低,最高也不過是妖帥,就算衝上來也會被海量的戰詩兵將淹沒。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於有妖蠻在文界軍城段站穩,而且越來越多,形成界山城牆上最常見的登城戰。

    唯獨珠江軍前的妖蠻始終無法登上城牆。

    時間慢慢過去,突然,第四十五城段的妖蠻向第四十六城段移動。

    祺山軍的敵人,竟然從側面攻擊珠江軍。

    所有珠江軍將領都沒有反應過來,方運則只是抬了一下眼皮,隨意看了一眼,然後繼續讀書。

    眼看那些妖蠻就要衝進珠江軍的陣營中,一個蒼老而有力的聲音如鐘鼓齊鳴,在界山城頭回蕩。

    「祺山軍翰林梅顧包藏禍心,當誅!」

    隨後,兩界山上空響起一聲驚雷,就見一枚青色並散發著淡淡金光的玉璽出現在天空,玉璽上有五龍在卧,大如山,高萬丈,遮天蔽地,形成大片陰影覆蓋整座界山城牆。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那巨大的玉璽輕輕下壓,降了大約一尺,相對於玉璽龐大的形體,一尺的高度微不足道。

    但就是這微不足道的一尺,讓城牆上所有人感覺天之將崩,萬界破滅,許多人本能地舉起手臂抵擋。

    「不……」

    祺山軍中軍將軍梅顧慘叫一聲,隨後身體如同螞蟻被巨人踩到一樣,瞬間化為肉泥鋪在地面,血漿慢慢向四面八方擴散,附近的將士嚇得四散。

    與此同時,從城牆開始,所有的妖蠻也如梅顧一樣,身體瞬間被莫大的威能碾壓成肉泥。

    眾人望去,天地間好像出現巨大的無形石碾,以每息三里的速度從城牆向北滾動,所過之處,妖蠻紛紛被碾成肉泥。

    玉璽的可怕力量蔓延到兩界山外十二里,眼看就要繼續前行,妖蠻城中突然傳來一聲暴喝,隨後一隻巨大的乾枯龍爪從天空升起,乾枯龍爪呈黑色,血管竟然在皮外,暗金色的血液在血管中流動。

    這乾枯龍爪宛若巨神之掌,籠罩方圓五十里,一**淡藍色的水波向四面八方擴散。

    距離兩界山十二里到十三里之間的所有妖蠻,全都死亡,不過不是被碾壓成肉泥,而是突然化為最為細小的塵埃,被風一吹,消散不見。

    加上之前被殺的妖蠻,今日妖蠻死亡超過三千萬。

    所有人都感到天地輕輕一震,然後那玉璽消散,一息后,那乾枯的龍爪也飛回妖蠻城中。

    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妖蠻城中炸響。

    「人族,為何罔顧兩界約定,動用聖物屠殺我普通妖蠻!」

    「聖物強大,老夫勉強能發揮起一成力量,造成大威能的餘波外溢,還請原諒。」之前誅殺梅顧的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哼!衝鋒!」

    蘊含大妖王怒火的命令下達,那些妖蠻以更密集的陣形衝鋒,與此同時,大量的妖蠻向備戰區集結。

    包括方運在內,眾多讀書人皺起眉頭,傳國玉璽的出現,激怒了妖蠻城的大妖王,導致接下來的妖海攻城會比先前更加猛烈。

    隨後,所有讀書人望向祺山軍。

    死者梅顧的周圍,形成方圓三丈的空白,無人敢接近。

    許多讀書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有一些老讀書人發現,一部分死去的妖蠻竟然在靠近珠江軍的位置,恍然大悟,猜到是梅顧故意放本應該由祺山軍對付的妖蠻去攻擊珠江軍,雖然梅顧的手段很巧妙,看似是無法抵擋後退,從而被妖蠻發現空檔,突圍沖向珠江軍。

    但是,梅顧再如何,也瞞不過大儒的眼睛。

    更何況,現在的珠江軍已經被重點關注。

    「卑鄙!祺山軍是一群小人!」王黎大罵。

    「傳國玉璽怎麼不震死苟葆那個混蛋!」

    「一定是苟葆暗中指使,那位大儒為了給苟葆留個顏面,才只殺翰林不殺他。」

    「那可未必,在下看來,苟大學士並非是那種人,你們的說法十分偏頗。」詩君開口。

    許多人非常詫異,詞君和詩君是好友,可苟葆之前為了打壓方運,有些不給詞君面子,現在詩君怎麼開始幫苟葆說話?

    苟葆鬆了口氣,詩君即便不幫自己,哪怕只是中立,只要開口就是大好事。

    詩君慢悠悠繼續補充道:「說不定祺山軍中暗藏逆種,見珠江軍強大,不惜暴露身份破壞珠江軍。」

    苟葆差點氣吐血,祺山軍中暗藏逆種的罪名,可比暗中讓妖蠻攻擊珠江軍的罪名更重。

    眾多讀書人在暗暗發笑,心道不愧曾是跟方虛聖爭文名的大人物,詩君向來得理不饒人,之前苟葆不給詞君面子,他馬上在這種時候找回,而且語言極為毒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