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幾乎與此同時,所有大學士都望向北方。

    所有的妖蠻本來都向正前方奔跑,但現在,一部分妖侯和蠻侯改變方向,向珠江軍防守的第四十六城段衝鋒。

    足足有上百頭妖侯!

    一旁祺山軍的將領們面露喜色,而祺山侯苟葆似乎在竭力掩飾笑意。

    各軍的大學士露出猶豫之色,隨後,許多大學士輕輕搖頭。

    詞君與詩君相視一眼,也搖了搖頭。

    「指揮這場戰鬥的妖界將領很聰明啊。」

    「這些妖侯馬上就要登城,就算張龍象等人再厲害,能一一殺死這些妖侯,但在他們殺死所有妖侯之前,這些妖侯已經屠盡珠江軍。這一戰,張龍象必須要撤兵了。」

    「若張龍象曾在兩界山戰鬥多年,我等都會前去相助,讓妖界的打算失敗。可惜,他初來乍到,很多人並不會相助。我原本還想出手,但仔細一想,他太過年輕,又未曾在兩界山打熬磨練,現在與其相助,不讓看著他吃到苦頭,這樣對他以後的成長大有好處。」

    「的確,幾位大學士原本也想出手相助,不過都停下腳步,就是因為張龍象還需要磨練。」

    「現在就看文界的那些大學士是否相助了。」

    「楚國的大學士因為楚王的關係,不會相助,其他國家的大學士也無法相助,不然等他們回到文界,會被人質問,為何放著自己士兵的生死不管,去幫助張龍象。」

    「張龍象在兩界山大概會是曇花一現,等他再磨礪數年,要麼徹底沉寂,要麼大放光華。」

    「人族的天才太多,若是沉寂下去,那就說明他並不是真正的大才。」

    「話不可說滿,沒到最後一刻,誰也無法料定勝負。」

    「好快,那些妖侯已經開始登城了!」

    「珠江軍完了……」

    「除非是人族最強的幾位大學士,否則沒可能擋住這些妖侯蠻侯,實在太多了。」

    「就算是詩君和詞君,也需要藉助外力才行。」

    在眾多大學士的議論聲中,方運親自下達命令,就見珠江軍不斷後退。

    「大人,百侯登城,如何是好?」王黎心急如焚。

    方運並不回答。

    張青楓無奈道:「侯爺,撤退求救吧。您若是死戰不退,待到珠江軍子弟被殺光,就算我們最後能殺死所有妖侯,楚王也會嚴懲您。更何況,那些戰死的士兵將成為您的心病,對您的文膽不利。稍有不慎便無法正心,更不用說晉陞大儒。」

    「是啊大人,下令撤退吧。您此次撤退,並非貪生怕死,而是為保全我珠江軍上下的性命,文膽不會有損,全珠江城人都會感激您。」

    「繼續戰鬥!」方運面無表情。

    「最多十息,妖蠻百侯就會登上城牆!」王黎望著方運,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

    「侯爺!若是楚王處罰,就由在下出面!」蘇倫道。

    「侯爺,不能再等了!」

    「完了……」

    一頭頭妖侯蠻侯突然從城牆壁跳到半空,陸續落在女牆之上,或立,或坐。

    它們,氣血鎧甲護身。

    它們,如火妖煞環繞。

    百侯登城!

    張青楓輕嘆一聲,他們的數量太多了。

    「陣形收縮!」方運下達命令。

    眾將愕然,這不是撤退,說明方運還想戰鬥,但是軍令如山,他們只能帶領大軍收縮。

    「殺!」一頭狼妖侯張嘴大叫。

    「殺!」

    「殺!」

    百侯齊吼,殺意沖霄!

    一股無形的壓力猶如颶風過境,大量的珠江軍士兵呼吸困難,節節後退。

    最前方的戰詩兵將的身形竟然開始晃動,隨後身體崩潰。

    至今為止,妖侯還沒有動手!

    「人奴!」為首的狼妖侯露出輕蔑與嗜血的笑容,高高躍起,隨後,百侯齊齊跳躍,直入戰詩兵群中,一旦他們落地,氣血衝擊,必然可以橫掃一切,下一跳,就可以衝進珠江軍之中!

    遠處的許多工家讀書人全力催動才氣,就見大量的機關在後方的軌道上飛馳,全力接近珠江軍。

    「侯爺!」多個珠江軍將領悲憤莫名,沒想到他們愛戴的張龍象,竟然如此不在乎珠江軍子弟的性命。

    「區區百侯而已。」方運說完,真龍古劍突然再一次加速,直破六鳴!

    瞬殺三頭妖侯!

    血灑長空。

    那些在空中的妖侯蠻侯們為之一滯,但是,它們的目光瞬間變得堅定,自高而下攻向那些戰詩兵將。

    所有將領看到,方運持筆在紙上書寫戰詩。

    珠江軍眾將露出無奈和憤恨之色,只能一同提筆,繼續戰鬥。

    軍令如山。

    其他各軍的大學士輕聲嘆氣。

    但是,守城的三位大儒突然一眨眼,隨後三人神念彷彿高懸於空,雙目中浮現方運身前的紙頁,紙頁上陸續出現方運的書寫的文字。

    平生一顧重,意氣溢三軍。

    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劍文。

    弓弦抱漢月,馬足踐胡塵。

    不求生入塞,唯當死報君。

    詩成,出現首本寶光與原作寶光。

    詩頁燃燒,上空的元氣瘋狂湧向方運前方。

    大戰正當時,元氣一直在劇烈波動,但現在,方運周身的元氣波動遠勝任何地方。

    各軍的大學士愕然。

    苟葆緊張地望著方運,在看到首本寶光與原作寶光的時候,他心中就有不好的預感,現在發覺元氣波動如此劇烈,更加不安。

    「失敗!失敗!戰詩失敗……」苟葆在心中默默詛咒。

    與此同時,妖蠻百侯已經落進戰詩兵將之中,氣血噴涌,瞬間將戰詩兵將屠滅大半,只剩下零星的戰詩兵將擋在珠江軍士兵的前方。

    那些妖侯蠻侯露出嗜血的神色,正要再度攻擊,天降奇兵。

    整整一萬騎兵出現在妖蠻百侯前方,這些騎兵的上空,懸浮著三件高達十丈的武器。

    一把銹跡斑斑的青銅戰戈,表面竟然散發著太陽的光輝,熾熱有力。

    一柄水亮色的長劍,長劍周圍銀星點點。

    一張黑色巨弓,弓弦閃亮如月牙。

    一萬騎兵皆身穿重鎧,手持長槍。

    「萬軍戰詩?」全場皆驚。

    苟葆更是面如死灰,沒想到方運竟然能詩成喚萬軍,這是最強大學士戰詩的標準!

    「衝鋒!」

    一萬騎兵在出現的一剎那,就已經達到最高速度,展開衝鋒。

    騎兵出現得太快了,不等妖侯蠻侯們想到有效的防守或進攻手段,超過五十頭妖侯已經被大量的長槍擊中,被數不清的戰馬撞擊。

    戰戈、長劍與巨弓高懸在天,一動不動。

    遠處的讀書人非常詫異,心想那三件武器難道只是擺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