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尤其是那些曾經參加過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大學士,突然輕聲嘆息。

    當年,妖界出動數十億妖蠻展開妖海戰術,一旦普通的妖蠻登上城牆,它們便會派遣大量的妖侯或妖王展開攻擊,對人族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每一次出現百侯登城甚至百王登城,都是人族損兵折將的前兆,但今日,一個剛剛晉陞的文界大學士,竟然擋住了強大的百侯登城。

    「這首詩很不錯。」

    「先寫大軍氣勢衝天,再寫無論白晝還是黑夜,人族都在與妖蠻戰鬥,兵戈刀劍、弓箭騎兵,詳細描述戰場的場面,地面的戰爭與日月星相呼應,氣勢磅礴。最後發下誓言,不為活著離開兩界山,只為帶著必死之心報效君主。」

    「報效君主?我看不能如此理解。這君,應該是天下芸芸眾生的諸君。」

    「不不不……這君,應該是指妖蠻。諸位想想那些戰詩騎兵死亡后,化為兵器攻擊敵人,死後報復妖蠻,所以是『唯當死報君』。」

    「這種玩笑話說說就算了,當不得真,不過……死後也要殺妖蠻,報效人族諸君,更能解釋那一句。」

    「好強的戰詩,你們看,最初的百侯只剩五六頭,而第一批戰詩兵將還剩近千。」

    「畢竟有首本寶光的力量,第二首戰詩的力量就稍有不如。」

    「最後那幾頭妖侯竟然要拚命……」

    眾人急忙看去,就見那幾頭妖侯轟然爆開,氣血炸裂,如亂雲四散,把方圓十數丈內的戰詩騎兵全部殺光。

    「這些妖蠻倒聰明,與其白白被殺死,不如臨死前多殺一些戰詩騎兵,可惜了,第一批戰詩騎兵全部陣亡。」

    「對於喚兵詩來說,這首算得上是大學士中頂尖的,畢竟是萬軍喚兵詩。」

    「威力有些差,若是遇到妖王,用處並不大。不過畢竟是喚兵詩,能稍稍阻撓妖王便是。」

    「咦?」

    眾人吃驚地看到,即便第一首《從軍行》形成的所有戰詩騎兵死光,天空懸浮的三件巨大的兵器也沒有消散,反而越發明亮。

    「三件兵器在吸收天地元氣!」

    「不,應該是吸收一萬戰詩騎兵消散的元氣!」

    青銅戰戈、星光長劍與銀月弓箭輕輕震動,發出猶如風鈴般的清脆聲音,但是,方圓數十里內的所有妖蠻心中感到不安,它們的本能告訴自己,有力量在威脅它們的生命。

    「難道……」

    在大學士的注目中,方運似是輕輕點了一下頭。

    銀月弓箭斜指天空,十餘丈的巨大長箭飛向天空,在飛到千丈高空之後,長箭炸開,化為百萬光箭,如流星雨覆蓋前方方圓三里的戰場。

    最可怕的是,這百萬光箭好像有跟蹤之能。

    銀光如瀑布降落,災難降臨,如瘟神現世。

    方圓三里屍橫遍野,所有妖蠻全部死絕!

    隨後,青銅戰戈猛地漲大,迅速化為一柄長達百丈的巨大戰戈,橫飛到城牆之外,在離地一尺的高度瘋狂旋轉並進行無規則移動。

    「跑啊……」

    城牆之下,百丈長的青銅戰戈簡直如同一柄死亡鐮刀,瘋狂收割妖蠻的性命。

    不多時,青銅戰戈消失,星光長劍飛到高空,然後長劍好像被無形大手握住,連續橫向揮了十下、縱向揮了十下,然後消失。

    眾人愣住,但一息之後,城外的大地上,突然發出嗤嗤的聲音,憑空出現橫豎各十道長達三里的斬痕,彷彿有二十把無形大劍同時切割而出,在地面交叉形成網狀深溝。

    二十道斬痕內,所有妖蠻被斬成碎塊。

    億萬妖蠻的攻勢為之一緩,被這三件兵器恐怖的殺傷力震懾。

    「方才誰說張龍象此詩對妖王無用?」

    「咳咳……老夫眼拙,這三件兵器若是攻向妖王,妖王絕不會死,但會損失大量的氣血。」

    那些大學士之下的讀書人羨慕地望著白雲之上的方運,一詩毀城,一詩滅萬妖,這便是大學士的恐怖力量。

    「有此戰詩,珠江軍防守的城牆無憂矣。」

    「這首戰詩很強,必然耗費大量的才氣,他不過剛剛晉陞大學士,才氣雲朵只有一寸多,我倒要看看他能用多少次!」苟葆冷哼一聲,看到自己的祺山軍已經有人陣亡,而珠江軍至今一人未死,心中越發憤恨。

    「你們看,更多的妖蠻沖向珠江軍!」

    眾多人看去,珠江軍將軍如同被一桶冷水當頭澆下,方才的喜悅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妖蠻竟然要進行第二次百侯登城!

    珠江軍將領紛紛開口。

    「侯爺,您一戰揚威,恐怕激怒了妖蠻城中的大人物,咱們還是撤退吧,這時候撤退,不丟人!」

    「是啊侯爺,妖蠻中有聰明人,知道你剛成大學士不久,若是連續使用大學士戰詩,才氣必然不足,到時候,它們就會發起最猛烈的攻擊,直到徹底擊潰珠江軍。」

    「他們如此做,不僅要取得勝利,不僅要打擊兩界山人族的氣勢,還想打擊您的意志。現在撤退還來得及,萬一兵敗……」

    方運淡然道:「那就等本侯才氣不足之時再向大儒求援。」

    珠江軍的眾將終於鬆了口氣。

    但是,所有人沒想到的是,直到第三天夜晚,快要到珠江軍換防休息的時候,方運依舊穩坐平步青雲,期間除了偶爾被人使用回氣詩恢復才氣,從來沒有出現過才氣短缺的現象。

    這三天中,妖界針對珠江軍已經發動了數百次百侯登城,出動妖侯蠻侯數萬,但是,都被連綿不斷的《從軍行》斬於兩界山!

    整整三天,珠江軍未死一人!

    當珠江軍後退換防之時,大量的讀書人微微低頭,向方運致意。

    因為妖蠻的攻擊重心是珠江軍,其他各軍所遇到的妖侯極少,死傷大大減少。

    尤其是文界的將士,對方運無比感激,正是珠江軍吸引了大量的妖侯蠻侯,才讓他們堅持了三天沒有全線潰敗。

    苟葆望向軍功簿,三天過去,珠江軍不僅沒有被妖海淹沒,在上面的排名竟然到了第七十三!

    而祺山軍等文界軍依舊沒有出現在軍功簿之上。

    換防完畢,十四支文界大軍開始緩緩下城,王黎突然舌綻春雷道:「苟大學士,當日你說我們侯爺用『一夜徵人盡望鄉』那首詩嚇退百萬妖蠻,從而引發妖海戰術,我珠江軍必然覆滅,現在有何話說?」

    苟葆沉默著快步離開城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