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麻煩了!」

    「頭疼。」

    「讓人焦慮啊。」

    兩界山上,所有參與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讀書人幾乎都在發愁。

    方運等許多讀書人即便沒有經歷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但在看到這支大軍的軍旗后,也聯想到一些事情。

    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時,人族與妖蠻展開拉鋸戰,由於防守有著先天的優勢,所以人族屢次把妖蠻打退,讓它們無法登上城牆作戰。

    但是,當一支妖族大軍登場后,一切都發生改變。

    那便是妖界最強十三軍排名第三的鎮界象軍,鎮界象軍數量三百萬,都擁有古妖猛獁血統,本是萬界陸地上最強的力量之一,鎮界象軍一旦展開衝鋒,足以破開一界,舉世無敵。

    不過,鎮界象軍的第一次登場,並沒有展開衝鋒,而是在兵蠻聖的指導下,進行了匪夷所思的象鼻拋石。

    兵蠻聖派出了一百萬象軍,這些象軍沒有攻城,而是站在十裡外的地方,先不斷投擲巨石,破壞界山城牆上的人族防守陣形和防守視界,然後間或投擲妖蠻,配合攻城的妖蠻,很快攻上城牆。

    之後,人族發起了多次反撲,但每次成功將妖蠻趕下城牆后,妖蠻都在鎮界象軍的掩護下輕鬆登上城牆,最後戰爭變成兩族在界山城牆上廝殺,讓人族處於明顯的劣勢。

    所以,在看到對方不是鎮界象軍后,方運鬆了口氣,但方運並沒有大意,因為區區畢參之戰雖然不足以讓最強十三軍參戰,可這支主力象軍完全可以使用鎮界象軍的手段。

    更何況,就在不久前,妖蠻也曾進行過拋擲攻城。

    方運不知道這是哪一隻主力軍,但很快通過妖蠻的唇語讀出,這是巨象軍團的第二軍,數量達五十萬。

    這支大軍不斷從妖蠻城中湧出,在最後一批巨象軍離開妖蠻城后,後面出現粗糙的甲牛車,每輛甲牛車上,都載著數塊直徑一丈見方的巨石。

    運送巨石的甲牛車無窮無盡。

    看到那些巨石,每個人都猜到妖蠻接下來的戰術。

    文界司總書解炳知輕嘆一聲,道:「妖界果然強大,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時,妖界眾聖以驚世造化扭轉天地,憑空製造海眼,讓妖界的妖蠻或資源直接傳送到妖蠻城中。後來,我人族眾聖與龍聖聯手,拼著多位重傷破壞海眼,導致空間崩滅,瞬間吞噬數百億妖蠻,為兩界山大戰的勝利奠定了基礎。誰曾想,現在妖蠻城又製造了一座海眼,看樣子很小,但足以源源不斷從妖界各地把攻城所需運到妖蠻城下。」

    方運輕輕點頭,景國半聖陳觀海就曾在海眼之戰中遭到重創,以至於傷勢無法治癒,命不久矣。

    「在海眼被破壞前,妖界利用鎮界象軍不間斷拋擲巨石,破壞界山城牆上的人族陣形,導致妖蠻登城變得極為容易。幸運的是,海眼被破壞后,鎮界象軍沒有大量的巨石,便放棄拋擲。它們用的巨石都是妖界各地最堅硬的石頭,堪比金鐵。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鎮界象軍拋擲的巨石,大都被工家人收走,用來提煉金屬。」

    方運問:「在海眼被破壞前,有沒有辦法解決鎮妖象軍?」

    「試過很多方法,但都失敗。不過,嚴格來說,有一個方法可行,只是被眾聖否決。」

    「何種方法?」方運問。

    「用人命填!集中大量的讀書人,沖入鎮界象軍營地,全力攻擊,或者說,同歸於盡。」解炳知輕聲嘆氣。

    珠江軍眾將頓感無奈,這根本不算解決之道,妖界巴不得人族去硬拼。

    方運的目光穿過十數里,遙望五十萬巨象軍,它們的確不如鎮界象軍,但現在的界山城牆的大軍也不如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那些人。

    當年的戰鬥,雖然比現在慘烈千百倍,但大量半聖位於上空,聖光普照,瑞氣萬千,那些士兵一年不吃飯都有使不完的力氣,遠遠比現在的士兵更加強大。

    突然,界山城牆上所有翰林、大學士和大儒的官印劇烈震動。

    這是比加急傳書更重要的聖院急令,所有人無論是在出恭還是行房,無論是戰鬥還是逃亡,只要未死,必須第一時間查看這條聖院急令。

    就見界山城牆上所有的翰林、大學士和大儒動作整齊劃一,手握官印。

    方運仔細一看,原來是守界大儒陳奔使用了聖院急令,傳書給兩界山的所有高文位之人,開啟暫時的界山議事。

    兩界山所有的翰林、大學士與大儒握住官印,雙目之中光芒輕輕閃動,每個人眼前都出現一處半透明的虛幻議事大殿,而且每個人都好像形成分身,位於議事大殿之中,處於非常奇特的狀態。

    大殿的主位之上,坐著七位紫袍大儒,那便是兩界山的七位閣老,其中地位最高的陳奔身為守界大儒,坐在中間。

    陳奔面容方正,神態嚴肅,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彷彿目藏雙月,照耀黑夜。

    「速議開始,一切從簡。誰人有破敵之法?」

    數以千計的翰林、大學士或大儒置身於虛幻的議事大殿之中,都是各界各地的精英,足足過了十息,竟然無一人開口。

    陳奔身邊的一位大儒道:「或許有人不知相關實情,老夫一一講述。」

    隨後,就聽那位大儒的聲音如天言在空,一息萬語,語速超出了人能達到的極限,完全是以一種奇特的能力,把大量的文字在短時間內送入所有人的腦海。

    那大儒口含天言,所有人只是聽了一遍,就瞭然於心,好似學了許多年。

    方運聽完大儒所言之後,心中又把大儒所說重新回憶一遍。

    這位大儒不僅說出當年鎮界象軍、海眼破壞之事,還詳細說明了人族在兩界山大戰中如何與鎮界象軍作戰,同時包括近幾十年來各地的讀書人獻上的計策,還有巨象軍的詳細情報,最後則推演了二十三種針對巨象軍的戰術作為參考。

    「巨象軍並非鎮界象軍,老夫以為,以我人族之智,必然可找到破解之法。當然,破解之法非一朝一夕可成,諸位在閑暇時可思索破敵之策。若破敵有功,不僅會在軍功簿上揚名立萬,也會獲得聖院實打實的人族軍功。甚至……」

    陳奔說到最後,突然拉著長音環視全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