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祺山軍眾將聽到方運的話,大感尷尬。

    巨象軍一旦展開拋石,那就是漫天的巨石飛舞,非常棘手。

    唇槍舌劍只能用來攔截特別危險的巨石,不能長時間攻擊,一旦不間斷攔截巨石,最多一刻鐘后就必須收迴文膽中溫養,只有極少數人的唇槍舌劍不怕與巨石相擊。

    普通戰詩詞效果也不佳,因為無論是紙上談兵還是出口成章都需要時間,面對近處的巨石毫無用處,只能攻擊遠處的巨石。

    對抗近處的巨石,最佳的手段便是喚出強大的戰詩將軍,但能喚出強大戰詩將軍的戰詩詞就那麼幾首,難以形成規模。

    所以,面對巨象軍的拋石攻擊,各軍的讀書人只能分散陣形,用出各種防護戰詩詞,然後由戰詩兵將和工家機關把巨石或拋到城下,或運走。

    即便是祺山軍中有七位大學士和三十多位翰林,此刻也不敢掉以輕心,必須一直站在自身所在的城段。

    之前去殺珠江軍前方的妖蠻是搶功,現在若是去攔截珠江軍前方的巨石,那就不是搶功,而是雪中送炭。

    王黎跟著起鬨,道:「祺山軍,你們不是要能者多勞嗎?不是喜歡搶功嗎?現在我們把這段城牆主動讓給你們!不敢來了?名不副實!」

    「我等連戰多日,已經乏了,現在要一心對付巨象軍!」苟葆道。

    珠江軍眾將紛紛嘲笑。

    其餘各軍的讀書人笑看兩軍之爭,一些看熱鬧不怕熱鬧大的人也邀請祺山軍去他們那裡防守,讓祺山軍眾讀書人倍感尷尬。

    「嗚……」

    一支十丈高的黑色號角屹立於妖蠻城上,一尊蠻王親自吹響,一股奇異的波動向四面八方傳播。

    所有妖蠻雙目瞬間通紅,鼻子里呼著粗氣,體內氣血瘋狂奔涌,力量憑空增加三成。

    反觀人族,聽到這聲音心慌氣短,甚至有些噁心。

    「哼!」一位大儒冷哼一聲,一縷天地正氣掃過城牆,驅散眾人的不適。

    「那是何物?明知道那是很大的號角,可等我仔細注視,卻發現根本看不到何等狀貌。」蘇倫無比詫異。

    「應該是半聖葬寶的投影,本體在極遠的地方,自然看不到狀貌。咱們運氣好,這只是一頭牛妖聖的巨角,若是一頭牛族大聖的號角,必須動用聖廟或聖書方能抵擋。」方運道。

    號角響過,五十萬巨象軍向界山城牆猛地拋出石頭。

    漫天的巨石如冰雹從天而降。

    所有翰林與大學士早就做好準備,故意提前慢慢寫戰詩,在巨石飛出的一剎那,大量的戰詩詞化做漫天流光溢彩,迎向巨石。

    這些戰詩形成的力量多種多樣,有江河奔涌,有海嘯來襲,有狂風驟雨,有山脈橫擊……

    這些戰詩詞的攻擊範圍極廣,殺傷力遠強於巨石,就見天空的巨石不斷被戰詩擊中下落。

    甚至有幾位讀書人用出三境的《大風歌》,形成颶風巨人,巨人下半身是黑漆漆的龍捲風,上半身是一個肌肉發達的半透明壯漢,足二十丈高,懸浮在半空,凡是飛到它附近的巨石,都被颶風巨人輕鬆擊潰。

    五十萬巨石飛舞,竟然無一塊落在兩界山城牆之上。

    只有少數巨石擊中兩界山的牆壁,發出砰砰的巨響,而城牆紋絲不動。

    眾多讀書人露出自信的笑容,人族很強大,若是才氣永不枯竭,這些巨石根本不成氣候。

    但是,五十萬巨象軍拋出第一塊巨石后,用長鼻卷吸住新的巨石,僅僅一息之後,再度把一塊巨石拋向兩界山城牆。

    前方的上空再度出現漫天巨石,但已經沒有戰詩詞的光芒。

    所有讀書人面色凝重。

    一息一塊巨石,換成人族的戰詩,那就是一息詩成!換言之,所有讀書人必須有上品的奮筆疾書文心,才可能擊落每一波巨石。

    巨石飛行需要時間,第二波巨石還沒等落在兩界山城牆之上,巨象軍已經開始投擲第三波巨石。

    在巨象軍拋擲巨石的時候,大量的妖蠻車隊繼續運送石頭,由於甲牛車數量不多,許多妖蠻扛著數塊巨石從妖蠻城中出來,為巨象軍提供絕對充足的巨石。

    冰雹似的巨石飛臨城牆上空,除了少數城段的防軍有豐富的經驗,在攻擊第一波巨石的時候有許多人未出手,在面臨第二波巨石的時候從容應對,大多數城段的讀書人不得不外放唇槍舌劍

    就見大量唇槍舌劍升空,才氣劍音嘶鳴,真名力量縱橫。

    有一劍橫空,斬破千百巨石。

    有一槍刺擊,一擊便洞破一線之上所有巨石。

    有一劍化為多把光影,擊碎漫天巨石。

    唇槍舌劍威力強大,輕鬆擊潰第二波巨石。

    面對第三波巨石,有經驗的大軍任憑它們下落,大量的巨石落在形形色色的防護戰詩詞上,巨石或被彈飛,或向一側滑落,或重重壓在其上,讓防護戰詩詞的力量快速消耗。

    一位工家大學士平步青雲立於半空,他隨手一揮,落在城牆上巨石中,有十分之一的表面發出淡淡的光芒。

    許多戰詩兵將把那些發光的巨石推向各軍後方,工家機關把那些巨石運走。其餘的巨石或被拋向北面城牆,用來妨礙妖蠻,或被拋出南面城牆,作為兩界山的建築材料。

    第三波巨石來臨的時候,許多人終於能夠書寫第二首戰詩詞,展開攻擊。

    方運站在平步青雲上,除了偶爾控制唇槍舌劍的本體與仿劍,很少出手,一直在觀察巨象軍的行動,也觀察人族各軍的防守之策,一一記在心中。

    一開始,人族才氣充足,巨象軍沒有討到任何便宜。

    僅僅過了兩刻鐘,落到城牆上的巨石增多,被巨石砸傷的人族增多,而滯留在城牆難以快速運走的巨石也在增多。

    因為人族的才氣消耗太劇烈,所有人必須節省,必須在才氣消耗與抵擋巨石之間找到平衡點,保持長久作戰。

    巨石翻滾,勢大力沉,每一塊巨石砸在城牆之上都不下於妖帥一擊,而數量眾多的巨石不斷飛來,對人族的士氣形成毀滅性的打擊。

    隨著不斷有人被巨石生生砸死,越來越多的士兵感到害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