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現在是翰林,不久之後變成晉陞大學士,到那時候他就算寫出能增強碧血丹心的傳世戰詩,也只有大學士才能用。而一般來說,舉人、進士和翰林中消耗壽命使用碧血丹心的人比較多。」方運道。

    杜陵低頭快速書寫。

    「方虛聖在進士的時候,曾經作出傳世戰詩《紅塵殺》,引發紅袖添香的異象,威力由進士戰詩提升為翰林戰詩,由於這首詩是第一次出現,導致形成雙文位戰詩,即進士使用這首詩發揮的是進士戰詩的威力,而翰林使用時發揮的是翰林戰詩的威力。」

    「這件事我略有耳聞,可惜未能親眼看到那一戰。」方運裝出一副很遺憾的樣子。

    「那麼,他下一次寫新的傳世戰詩之時,若引發紅袖添香的異象,可逆轉異象,讓戰詩降低文位而不是提高,那麼他在翰林時期書寫的戰詩,就可以成為進士與翰林雙文位戰詩。」杜陵仍然不死心。

    方運一愣,搖頭笑道:「作出新的戰詩詞本就是難得,而能傳世更是難上加難,而創作出一首增強碧血丹心的傳世戰詩的難度不可估量,最後還要激發紅袖添香,這種可能性和封聖相差無幾。」

    「方虛聖的確有很大的可能封聖。」杜陵認真地在紙上書寫。

    方運頓時一個頭兩個大,沒想到這個年輕的進士竟然開始鑽牛角尖。

    「我的意思是,這種事的可能性非常低。」方運道。

    「非常低就是說明有可能。只要有可能,我們就應當努力去做!戰勝妖界的可能性應該比創出這種詩的機會更小,但我們仍然站在這裡對抗妖蠻。」杜陵書寫完,認真地看著方運。

    方運也凝視著杜陵的雙目,數息后,確認杜陵沒有在開玩笑,完全像是一根筋的人在認真提意見。

    方運腦海中浮現幾種回應的方式,無視,拒絕,勸說,敷衍,或者認真應對。

    最終,方運輕輕點頭,道:「這種事,傳書用處不大,我若見到方虛聖,一定親自告訴他,請他努力創造一首能增強碧血丹心的戰詩,最好能降低文位,讓更多的讀書人使用。」

    杜陵咧著嘴微笑起來,重重點頭,然後快速書寫。

    「休息時,你若去后城,我帶你去王嬸嬸家吃好吃的豆乾!」

    方運輕輕點頭,道:「好,若有機會,一定去嘗嘗。」

    杜陵十分高興,急忙低頭書寫。

    「從今天開始,我想在珠江軍中使用戰詩詞,參與戰鬥,殺妖滅蠻。」

    「歡迎。」方運道。

    杜陵微笑著向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又向走過來的解炳知點了一下頭,彎腰抱起機關部件快步離開。

    方運看著杜陵的背影,對解炳知道:「你這位朋友很有意思。」

    解炳知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道:「他祖輩和父輩的所有男人,都死於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兩界山大戰之後,他們杜家、他母親所在的劉家,還有兩界山千千萬萬個家族,都只剩下女子和大批的孩童,所有成年男人全部戰死。他們這些人,有關父親或祖父的記憶已經十分模糊,他們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他們所住的一整條街的成年人幾乎都是女子,而且大半都是寡婦。」

    方運輕聲一嘆,道:「我在一位大儒的書里讀過,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後,后城中每一條街都是寡婦巷。」

    「我比他幸運一些,父親雖然傷殘,但一直活著。杜陵小的時候很喜歡哭,總嚷著要見爹爹,可後來不知為什麼就變了,變得愛笑,而且學習十分刻苦。我雖然比他年紀大,可他後來居上,考中進士。他這麼小的年紀考中進士,若是再努努力,必然會成為兩界山重點培養的人才,送往聖院或其他較為安全的地方深造,讓他成大學士或大儒,為人族發揮更大的作用。不過,他卻在畢參之戰開始前,得知妖蠻增兵兩界山後,選擇加入灰袍。」

    方運點了一下頭,表示在聽。

    解炳知繼續道:「我和一些后城的友人都勸他,但他微笑以對,一句話也不跟我們說。從那以後,他就再也沒說過話,與我們一直用文字交流,因為他加入了灰袍。」

    「他沒對你們說過加入灰袍的原因嗎?」方運問。

    解炳知輕輕搖頭,道:「沒說,但我們都是兩界山人,都是后城人,他不說我也知道,他只想儘快為他父親和祖父報仇,殺更多的妖蠻。」

    「但他若是能晉陞大儒,所殺的妖蠻更多。」方運道。

    「所以我也有些不理解他為何加入灰袍,或許他認為即便加入灰袍,也可以繼續修習,繼續晉陞,直到成為大儒吧。」

    「你知道他找我做什麼嗎?」方運隨口問。

    解炳知一愣,隨後猜測道:「他該不會是讓你找方虛聖寫增強碧血丹心的戰詩詞吧?」

    「哦?他跟你說過?」方運問。

    「我們后城好友偶爾會聚會,他經常會寫一些大膽的設想,最近這些天,他一直想聯繫方虛聖,他畢竟只是進士,無法接觸到更高文位的人,來找您的話實屬正常。」解炳知道。

    「這個孩子有意思。」方運說完轉身向珠江軍的隊伍中走。

    解炳知輕咳一聲,急忙跟上,道:「我之所以把他介紹到珠江軍,就是好有個照應。他要是發昏,突然跟妖蠻拚命,您若是能攔住就盡量攔住。當然,若是實在攔不住,那也沒辦法。」

    「他既然加入了灰袍,就必然有赴死的覺悟,我不會阻攔,就如同我不會妨礙他人的志向。」方運道。

    解炳知嘆息一聲,道:「好吧,畢竟他已經入了灰袍。」

    方運回到珠江軍近處,繼續坐在平步青雲上讀書。

    不多時,杜陵進入珠江軍中,開始參與戰鬥。

    方運看了看杜陵,輕輕點頭,心道不愧是兩界山的讀書人,對戰詩詞的把握和戰鬥的掌控極為細緻,簡直就是讀書人的典範,遠遠超過文界的那些老進士,這種水平足以進入聖院學習。

    最後,方運看了看杜陵身上的灰袍,心中輕嘆,繼續讀書修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