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靖郡王捉摸不透,狐疑地看著方運,數息后微笑道:「張鳴州果然大才,故鄉萬象,荊州百景,只取一枝寒梅,思鄉之情躍然眼前,意象清新,詩句別緻,當是佳句,至少達府,或可鳴州。」

    苟葆在一旁微笑道:「靖郡王回楚國又來兩界山,已過許久,珠江侯憋了這麼多天終於找到機會炫耀一番,倒也有心機。靖郡王,您就回答他吧。」

    靖郡王微笑道:「我來之日,梅花當未開,現在楚國即將進入臘月,怕是梅花已經盛開。」靖郡王正常回答,心中卻格外詫異,一直盯著方運,總覺得方運的這首詩頗有深意。

    別人感覺不到,但祺山軍的將領們卻覺得毛骨悚然,方運的目光冷意太重,許多人本能地縮了縮身子。

    方運輕輕點頭,道:「待我回荊州,一觀新故園!」

    方運說完離開。

    祺山軍的七位大學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暗中傳音。

    靖郡王神色凝重,道:「我眉頭直跳,張龍象的語氣和這首詩很不對,可我又想不通為何。」

    苟葆道:「絕非只是一首詩的事,他一定有話想說,但我等猜不透。」

    「他說的『一觀新故園』,是在暗示什麼?」

    「莫非楚國突然發生了什麼事?」

    「我看不像,若是楚國發生大事,我等一定會收到加急傳書。而且,論榜上一定會有人議論。」

    「或許已經有普通傳書傳來,可惜我等沒收到,而張龍象地位不同,提前收到。」

    「或有可能。不過我等畢竟身在兩界山,不便隨意使用加急傳書,我看再兩天一定會有消息。」

    方運的這首詩很快出現在聖元大陸的論榜,許多人紛紛稱讚。

    「這首詩與方虛聖的《九月九日憶聖墟兄弟》有異曲同工之妙,一為『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一為『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皆是萬中取一,更顯情深。」

    「所以我說張龍象比方虛聖更有才情,張龍象以豪邁悲鬱的詩詞出名,但這首詩卻清新異常,思鄉情深,舉重若輕。」

    「胡扯,只此一首詩,怎能超越方虛聖?」

    於是,論榜又上演張鳴州與方虛聖高下之分的日常論戰。

    到了中午,很快有人發現說這首詩另有他意,並非是表面看上去的意思,然後明說了張龍象之子張經安在楚國荊州被人打昏的事。

    許多人不信,但一看回復之人竟然是張仲景世家的一個進士,不得不信。

    很快,論榜上有人分析此事,最後在有心人的操縱下,所有人把矛頭指向楚王。

    聖元大陸只知張龍象,再加上之前楚王劣跡斑斑,論榜上的讀書人怒了。

    很快,孔聖文界的論榜上也出現此事,許多人也猜測是楚王要對方運下手。

    一些正直的讀書人十分氣憤,發文抨擊楚王卑劣,竟然連一個孩子也不放過,而且這種行為若影響到兩界山的張龍象,恐怕會對防守兩界山帶來不利,簡直是在破壞人族對抗兩界山。

    而一些楚國的讀書人不斷反駁,認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不能蓋棺定論。

    很快,孔聖文界論榜上也吵做一團。

    兩界山的讀書人也很快知道張經安出了事,這才明白方運那首詩里所謂的「寒梅」明顯是借指張經安,想利用這首詩問靖郡王甚至楚王張經安情況如何。

    不過,只有少數人非常在意方運說的那句「待我回荊州,一觀新故園」,認為這句話比那首詩更重要。

    珠江軍的將領在戰鬥間歇陸續走到方運身邊,詢問張經安的事,方運如實回答。

    全軍將領怒火衝天,但是,身為楚王之臣,卻沒人敢直說什麼,否則一旦回到楚國,必然會被御史彈劾。

    珠江軍全軍上下,心裡憋著一肚子火。

    第二天,祺山軍與珠江軍換防,許多珠江軍士兵按捺不住,在換防的時候破口大罵。

    祺山軍自知理虧,也不敢還口。

    又過了幾日,臨近十二月,方運再度收到一封加急傳書,這封傳書不是來自馬志龍,而是來自楚國珠城內留守的珠江軍將領。

    「侯爺,不好了!前些天蠻族有異動,楚王以換防為由,把珠江軍全部調離,派遣荊州軍全面接管珠城!我懷疑,等您回來會被徹底架空!珠城全城都在罵,可根本無用,所有與您或侯府走得近的人,抓的抓,關的關。就因為聽說附近一個村子的一對農夫夫妻請您去家裡吃過飯,荊州軍就不分青紅皂白把那農夫家人全部抓走,然後隨便找了個罪名流放,我聽說,那個農婦剛出城兩天就病死了。」

    方運看著加急傳書,怒火填膺,沒想到楚王竟然趕盡殺絕,甚至波及無辜。

    「如果說之前張家被毀是楚王暗中授意其他各家族所為,那這幾天的事,已經是赤膊上陣!若我真是文界大學士,的確拿你毫無辦法,只能被迫離開楚國,事後也奈何不了楚國皇室。但,我會讓你知道何為後悔!」

    方運看著窗外,這一刻比誰都希望畢參之戰儘快結束。

    當夜,珠江軍的一些將領也收到加急傳書,一起進入方運的營房,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侯爺,您千萬不要亂了方寸。楚王這麼做,就是想讓您發瘋回楚國報復,您一旦在戰時逃離兩界山,無論如何都會被誅殺。就算您沒有臨戰脫逃,一旦過度分心,也極可能戰死兩界山,這都是楚王最想看到的。」

    「侯爺,您一定要鎮靜下來!」

    王黎一咬牙,道:「在場的都是自己人,老夫就直說了,您乾脆投奔周朝算了!反正珠江侯府早就破落,等畢參之戰結束后,您偷偷返回楚國,帶走值錢的東西。以我之見,楚王大概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楚王既然走到這一步,絕不會任由龍象離開。此事要從長計議。」張青楓道。

    「我看,不如想辦法在兩界山弄一個免死牌之類的,或者獲得一個兩界山職位,只有這樣,楚王才不敢下殺手。否則,楚王有很多辦法殺死您,比如生死文戰,比如故意把你的行蹤泄露給蠻族。」蘇倫道。

    眾將輕輕點頭。

    「蘇倫說的沒錯,您就算文名再強,就算寫成傳世戰詩,楚王也可殺死您。所以,請您想辦法在兩界山獲得一官半職。」

    方運輕輕搖頭,道:「你們的心意我領了,此事,我自有解決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