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快,楚國珠江軍被清洗的消息人盡皆知。

    一些在界山城牆上經常與方運一起作戰的大學士發來傳書,有的安慰,有的勸說,還有的表示願意和方運一起去楚國震懾一下楚王。

    方運一一謝過,表示自己可以解決。

    此事絕不能輕易了結!

    只不過,必須要完成畢參之戰。

    隨後,解炳知與屈銅兩位負責聯絡珠江軍的文界司總書走近,與方運聊了聊張經安與楚王清洗珠江軍的事,勸說方運盡量保持心境,千萬不可亂了方寸,因為這裡是兩界山,稍有不慎,便會戰死。

    方運表示感謝,但是在接下來的數天,一直沉著臉,再也沒有笑過。

    第九山之戰的考驗本來就有巨大的壓力,方運率軍參戰更擔負著全軍的重擔,即便這樣,還要不斷苦學讀書,提升自己,現在張經安出事,珠江城被楚王清洗,哪怕是天大的喜事都難以讓方運開懷一笑。

    祺山軍與珠江軍換防,珠江軍的將士們橫眉冷視,祺山軍大多數將士面有愧色,但是,還有一些人得意洋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苟葆前一陣一直黑著臉,畢竟在軍功簿上已經難以追上珠江軍,但這幾天一直心情舒暢,毫不掩飾內心的輕鬆。

    兩軍相遇,方運只是淡然一掃,不再說話。

    雙方擦身而過,苟葆突然道:「靖郡王,現在荊州城的梅花定然盛放,白梅高潔,紅梅如血。」

    「不錯,冬日紅梅最艷。」

    方運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出,繼續向前走。

    「狗東西。」王黎忍不住罵道,紅梅如血自然是暗指張經安和遭受清洗的傷者或死者。

    「敗犬哀嚎。」苟葆冷冷一哼,揚長而去。

    五個灰袍跟在珠江軍之後,其中四個皺著眉頭,但很快恢復平靜,那個叫杜陵的年輕進士卻一直在微笑,好像並不在乎苟葆在攻擊珠江軍和方運。

    看著祺山軍的背影,王黎低聲道:「侯爺,您自己真能解決?若是您缺人手,叫上末將!這口氣要是咽下去,我還算什麼讀書人!楚王咱得罪不起,但坑一下苟葆那老東西絕對能做到。」

    「對!」一眾珠江軍將領雙眼發亮。

    「此事,我自有計較。」方運道。

    眾將露出失望之色,繼續戰鬥。

    其餘四個灰袍站在珠江軍後方警戒,杜陵則進入珠江軍中參戰。

    八個小時后,珠江軍內部換防,杜陵後退,停在方運身邊稍作休息,依舊面帶微笑,休息了一個時辰,他再度參戰。

    第二天清晨,祺山軍前來,珠江軍徐徐後撤,雙方交接。

    方運也不理祺山軍將士,稍作整備后,帶著珠江軍離開,五位灰袍也隨著珠江軍走下城牆,杜陵一直笑嘻嘻的模樣。

    幾個將領見杜陵又這副模樣,就開他玩笑逗他,杜陵也不生氣,一直笑嘻嘻,而其餘四個灰袍一直板著臉。

    尤其是其中的灰袍翰林徐長祥,從見面起就帶著口罩捂著嘴,從來沒人見過他笑,甚至也沒人見過他吃飯,和杜陵形成極大的反差。

    回到軍營后,方運和往常一樣稍作訓話,指出昨日之戰的優點和不足,然後向自己的營房走去。

    走到營房外,方運伸手推門,後面傳來輕咳聲,方運身為格物境大學士,立刻判斷出這是杜陵的聲音。

    方運轉頭看向面帶微笑的杜陵,杜陵一拱手,和所有灰袍一樣,並不說話。

    「寫吧。」方運也懶得客氣,說著一揚下巴示意他想說什麼就寫。

    杜陵笑了笑,拿出紙張筆墨書寫。

    「珠江侯大人,在下人微言輕,但這幾日發現,珠江軍士氣有所不穩,所以斗膽前來。」

    方運不跟杜陵見外,白了他一眼,道:「有寫廢話的功夫早寫完了,你直說吧。」

    杜陵笑了笑,繼續書寫。

    「您的情緒影響了珠江軍。」

    方運一愣,腦海中浮現無數個念頭,強大神念讓他瞬間明白,自己這些天因為張經安和珠江軍被清洗之事一直悶悶不樂,雖然沒有因此發火或做出其它不合理的舉動,但所有將士看在眼裡,他們自然也會受到影響。

    方運不需要鏡子,憑藉大學士的能力直接觀察自己面色,發現自己的面色的確比平時陰鬱,於是立刻收斂極淡的愁容,恢復正常,並拱手道:「多謝杜陵賢弟指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你便是愚兄今日的鏡子。」

    杜陵咧開嘴笑著,左手連擺,右手卻不斷寫著:「不敢不敢……」

    方運忍不住微笑起來,道:「手寫『不敢』,平生僅見。」

    杜陵笑著繼續寫:「張鳴州果然大才,換成任何大學士聽到別人勸諫,都很難像您如此剎那悟通,甚至還妙語連珠。」

    「所謂妙語,還得多虧你啟發。」方運道。

    杜陵笑著書寫:「您這三為鏡之言發人深省,可否書寫成文贈與在下?」

    「好,隨我一同回書房。」方運帶著杜陵回到書房,把「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寫成一幅字贈與杜陵。

    「謝過張鳴州。」杜陵寫完,喜滋滋捧著字帖慢慢向外走。

    方運微笑著出門相送,正要問杜陵為何加入灰袍,但話到嘴邊又收回來,因為極可能是因為杜陵要報殺父之仇,不能勾起他不好的回憶,於是方運笑著問:「聽說你以前常哭,後來為何天天帶著笑臉?」

    杜陵停步,然後小心翼翼把方運的字帖收好,轉身認真看了方運一眼,面帶微笑低頭書寫。

    「不能讓妖蠻見到我的眼淚!」杜陵寫完,抬頭望著方運,微笑不減。

    方運看著杜陵的雙眼,只覺其中天地聳立。

    方運伸手拿過杜陵寫著「不能讓妖蠻見到我的眼淚」的紙張,道:「這幅字就贈與我吧。」

    兩人相視一笑。

    兩界山戰事彷彿永不間斷。

    十二月初一的當天夜裡,吃過晚飯的珠江軍將士繼續戰鬥。

    方運原本在平步青雲上讀書,突然抬起頭,收起書,望著前方。

    與此同時,許多大學士或大儒也望著前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