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蠻不斷衝上城牆,三百蠻王正在交接,人族壓力大減,於是,許多人的目光若有若無飄向苟葆。

    人族五十支大軍本來要換防,可一時間竟然停滯。

    各軍的大學士目光微冷,他們本就輕視文界人,苟葆的行徑又太過卑劣,無人看得起他,都希望方運狠狠教訓教訓他。

    甚至連文界六國其餘大學士的面色也相似,都在等著看笑話,因為楚王和苟葆做得太過,已經超出正常讀書人容忍的底線。

    張青楓平時十分穩重,這時候卻緩緩舌綻春雷:「我那小侄孫張經安的診療費,可全看苟大學士的了。」

    每個人都從張青楓的話里讀到森森的寒意。

    苟葆冷哼一聲,呵斥道:「胡鬧!妖蠻在前,人族危亡,兩軍交接,你們竟然為一己私慾而禍亂兩界山!賭約之事,待畢參之戰結束,老夫自會解決,這界山城頭之上,豈容你們亂來?恬不知恥!祺山軍,換防!」

    面對苟葆正義凜然的大喝,珠江軍將領竟然無言以對,不得不緩緩後退,與祺山軍換防。

    各軍紛紛換防。

    秦國的天水公笑道:「苟大學士,我就當你的話是真的,為了人族,你不屑於談這些俗事賭約。不過,兩界山告急,需要大量援助,你總要讓我們知道,讓張龍象知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把家財捐給兩界山!」

    詞君忍不住道:「妖蠻攻城,兩界山消耗甚大,若你們苟家願意鼎立支援,武裝一支二十萬大軍不成問題。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而是事關人族大局!」

    王黎立刻大喊:「對,事關兩界山大局,請苟大學士坦誠相告!兩界山的士兵都等著您的援助!」

    張青楓道:「聽說苟家密室出了點事,但你們苟家一定還有餘糧吧。」

    文界的許多讀書人暗暗發笑,許多人都知道張龍象把苟家密室一鍋端的事,不然苟葆也不會狗急跳牆,連臉都不要了。

    苟葆看向方運,問:「張大學士,你意下如何?」

    「當初如何說的,今日就如何做。只要你一句話,我想兩界山很願意接收苟家財產並用來對抗妖蠻。此事,我不得一文錢,所以也算不上一己私慾,當然,也並非全是公心。我張龍象,喜歡看到害我的很慘,越慘越好!」方運道。

    「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要快意恩仇!」王黎大笑道。

    苟葆冷冷一笑,道:「張大學士,此時正是兩界山危難關頭,明知這樣做會影響一位大學士的心境,甚至導致一軍崩潰,為何還要咄咄相逼?難道就不能等畢參之戰結束嗎?張鳴州,老夫看錯你了!」

    眾多讀書人看著苟葆無可奈何,現在瞎子都看出來,苟葆這是想抵賴了。

    王黎低聲問身邊的解炳知:「小解,兩界山能強行罰沒苟葆的財產嗎?」

    解炳知無奈道:「這是珠江侯與祺山侯之間私下約定,沒有白紙黑字。就算有白紙黑字,也要到兩界山提前報備方可生效。」

    「那……對他就沒有任何約束力了?」

    「至少兩界山沒有。不過,誰能想到大學士說話跟放……那什麼似的,咳咳……」解炳知說完重重咳嗽,那些祺山軍明明知道解炳知的話很無禮,但卻沒辦法生氣,更沒辦法呵斥他。

    突然,許多人看到方運手握官印,眾人意識到是加急傳書,生怕是兩界山有大變,本能地想看看自己是否收到,不過隨後很多人鬆了口氣,自己並沒有加急傳書。

    方運手持官印看完,抬起頭來。

    蘇倫低聲問:「可是楚國之事?」

    方運點點頭,道:「有人告訴我,苟家最近一直在轉移財產,如今苟家名下的財產無非是苟家老宅與幾畝田地,所有地契、字畫、古玩或文寶等等,全被苟家子孫輸給一家賭坊。對了,聽說這家賭坊跟楚國王室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丟盡文界人的臉!」秦國天水公竟然當眾遠遠啐了苟葆一口唾沫。

    六國聯軍眾將士也覺得臉上無光,跟著天水公匆匆離開,一邊走一邊罵。

    「娘的,明明與我無關,但我都覺得臊的慌!」

    「唉,看到其餘各地讀書人的眼神我都臉熱。」

    「趕緊走,祺山軍不要臉,咱們六國聯軍要臉。」

    各軍的讀書人用異樣的目光看著祺山軍,幾乎所有將士的臉都火辣辣的,連靖郡王都露出尷尬之色。

    「我呸!比妖蠻都不如!咱們走!」王黎喊道。

    苟葆卻慵懶地望著方運,慢慢悠悠道:「張龍象,你是從何處得到消息的?此事我怎麼不知道?誰曾想到,家裡竟然出了這等不孝子孫,把偌大的苟家敗壞了,就像十年前的珠江侯府一樣。從今天起,你我便是難叔難侄了。」

    方運本來抬腿要走,聽到苟葆的話停下腳步,轉頭望去。

    「畢參之戰至關重要,本侯分不開身。待畢參之戰結束,本侯自會讓你償還一切!到那時,希望你也如今日一般滿不在乎!」方運說完,轉身離去。

    珠江軍後方的五位灰袍跟著下城,年輕的進士杜陵依舊面帶微笑。

    苟葆呵呵一笑,道:「畢參之戰結束,本侯就在苟家老宅等著珠江侯,珠江軍侯可不要食言啊!」

    一道道猶如刀子的目光落在苟葆臉上,苟葆竟然面色不變。

    突然,兵部指揮司大司正的聲音傳遍界山城牆上空。

    「與祺山軍合作的五位灰袍一致認為,祺山軍元帥苟葆品性卑劣,有錯不認,有過不悔,實乃人間奇葩,拒絕與其合作。灰袍之首孔祥熙大儒已經傳書與我,禁止任何灰袍與祺山軍合作。本人勸說不成,只得放棄。經此一事,還望苟葆大學士遇事深思,處事熟慮,吃一塹長一智。」

    苟葆的麵皮再厚,也終於覺得掛不住,老臉通紅,怒火中燒。

    各處笑聲陣陣,這位大司正的嘴太毒了,「實乃奇葩」這種話都公布出來,而最後那一句「吃一塹長一智」看似平常,但語氣是長輩用來訓導晚輩,潛台詞明顯是在說苟葆像小孩一樣不懂事。

    珠江軍的將領一邊下城一邊開懷笑著,連兩界山的大人物都看不慣,逼得堂堂大儒發文書,苟葆必然會成為兩界山歷史上的奇葩。

    「佩服啊,自從灰袍誕生起,還是第一次聽說他們斷絕與守城大軍的合作。苟大學士,您還是蠍子拉屎獨(毒)一份啊,這下可要青史留名嘍!」王黎得理不饒人。

    城牆之上,笑聲陣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