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前面的上千蠻王,已經站在城頭!

    方運全力加速,但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數裡外的蠻王在城頭大肆屠殺人族將士,而一部分妖王也剛剛登城,展開攻擊。

    太陽未升起,妖界血月已經高懸,整座兩界山城牆已經被血色籠罩。

    上千妖王蠻王所在的城頭,一條條氣血瀑布逆流而上,排開附近的天地元氣,讓人族的戰詩詞威力下降兩成。

    那些妖王善於使用爪子或牙齒,或噴吐氣血,直接有效,但那些蠻王幾乎各個把氣血凝聚成妖兵。

    一頭虎蠻王手持一根十丈長的氣血鏈錘,狠狠砸在兩界山主力軍第三十七軍之中,鏈錘落地,立刻爆出透明的氣浪,氣浪與氣血之力融合,方圓十餘丈內的所有將士被氣浪拋到空中,隨後身體炸裂,漫天的碎塊橫飛。

    一頭狼蠻王雙手各握緊一把兩丈巨刀,身體急速旋轉沖入人群,全身的氣血化為旋風,形成強大的保護層,而兩把兩丈長的巨刀如同絞肉機關,所過之處鮮血四濺,人頭紛飛。

    更有多頭蠻王用出聖相之擊,凝聚血脈遠祖之力,猛地擊打地面,聖相之力向前方扇形範圍攻擊,地面氣血瘋狂向上衝擊,猶如血雷連炸,撕裂人族的防護戰詩,殺盡前方數十丈內的所有將士。

    不過,大多數的攻擊被人族的防護戰詩阻擋。

    方運心急如焚,但是平步青雲速度實在有限,必須要再向前一些才能展開攻擊。

    在蠻王妖王展開攻擊的時候,人族也沒有示弱,大量的大學士與翰林還以顏色,而數不清的機關開始攻擊。

    最有效的便是光鐵毒箭弩,一些工家讀書人經驗豐富,只瞄準那些近處的妖王或蠻王,五六支光鐵毒箭攻擊同一頭妖王,那些妖王蠻王要麼被直接擊中毒殺,要麼砍掉部分中毒的地方逃跑,要麼憑藉敏捷的反應能力打掉光鐵毒箭。

    數息間,人族死傷慘重,甚至有三位大學士陣亡,但是,也有超過兩百頭蠻王第一時間被光鐵毒箭殺死,還有相同數量的蠻王妖王遭到重創,不得不後退。

    但是,機關終究是機關,光鐵毒箭很強大,可每一次發射需要近十息的時間,城牆下有源源不斷的機關或光鐵箭被運上來,但遠水解不了近渴。

    這一次攻城的妖王和蠻王太強了,攻擊得也太過突然。

    較遠處那七千多頭妖王與蠻王,猶如末日的使者一般衝來,它們的數量眾多,氣血呼應,竟然如大妖王大蠻王一樣,形成氣血赤潮。

    其中有數百頭妖王蠻王明明只是尋常飛行,可是他們周身卻有漆黑的龍捲風捲動,如降世魔王,氣勢恢宏,彷彿輕輕一抬手,就能擊毀一城。

    這些周身有黑色颶風的都是巔峰妖王或蠻王,它們在萬王大軍的最後面壓陣,一旦它們踏上兩界山城牆,就是最終的一戰。

    城牆上的許多將士此刻心中一片冰冷死寂,萬軍進士與萬軍妖王比起來,不值一提,也不堪一擊。

    人族的幾位大儒站在城頭,而在數裡外,過百位大妖王與大蠻王懸在天空,虎視眈眈,它們身邊蕩漾著方圓數丈的淡紅色水波,彷彿置身縮小的氣血海洋之中。

    更有三尊身體二十丈長的妖族皇者,一頭虎妖皇,一頭狼妖皇,一頭蛇妖皇。

    三頭皇者雙目所視,空氣燃燒;一呼一吸,狂風席捲;心跳如鼓,聲傳三里。

    三頭皇者雙目中倒映的不是前方的兩界山,而是一片片破碎的虛空。

    皇者,是最接近半聖的強者。

    這三頭皇者周身沒有散發任何氣血,只是和平常一樣站在半空,但他們身後卻有一片零散的微小星屑在沿著混亂的軌跡移動,留下一條條各異的細微軌道。那些星辰光點十分細小,比螢火蟲的光芒還小,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凡是盯著那些星光軌跡的人,只要沒有凝聚天命,立刻如遭星軌碾壓,口鼻流血。

    那三尊皇者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在觀戰,卻形成實質的威壓,逼得所有人族大儒不敢動手。

    方運一邊急行,一邊在心中琢磨。

    「果然,諸皇時代已經到來。這些妖族皇者,僅僅是看外表就比尋常大妖王強太多。這些皇者的力量,已經難以衡量。都說大妖王可滅城,但一擊之下最多讓城市破碎,可這些皇者,一擊便能讓一座城市化為粉塵,製造出一片沙漠。」

    「尋常皇者背後未必有星軌隱現,但他們三頭身後卻有,再根據感應到的氣息,這三頭皇者極可能是祖神一族的皇者。諸皇時代來臨,祖神一族的妖蠻必將徹底出世,與我人族展開生死對決。幸好,孔子乃是聖人,相當於祖神,孔家之後,必將出現與妖蠻皇者爭鋒的強者。」

    「但,人族需要時間……」

    方運離兩界山城牆越來越近,但卻快不過早已經準備好的妖蠻萬王。

    此刻,已經有超過三千頭妖王蠻王落在城牆之上!

    這些妖蠻上空的氣血妖旗足足有百丈長,形成濃厚的威壓,如粘稠的血液糊在每個人的鼻孔,讓方圓十里內的人族喘不上氣。

    五十支城防大軍全線潰敗,不斷後退,大量的光鐵毒箭瘋狂射擊,已經不在乎每一支箭比舉人文寶更貴重。

    數支人族大軍已經撤退到中線之後!

    方運心中一緊,眼中閃過一抹悲色,他的雙眼深處,倒映的不是天空的妖月,不是三位皇者,不是妖蠻萬王,甚至不是兩界山的城牆,而是那一位位灰袍。

    一位又一位灰袍周身散發著淡白色的光芒,聖潔柔和,撫慰心靈,所有人的心神都被他們牽動。

    一支申國的大軍節節敗退,全軍肝膽俱喪,每一個士兵的雙目都被恐懼與悲傷佔據,連綿無盡妖王威壓以及瞬間化為肉泥的戰友幾乎擊潰了他們的心防。

    他們身後的五位灰袍沒有後退。

    申國大軍之後,穿著灰袍的一位翰林和四位進士停下,在萬千人群中逆流向前,腳步穩健。

    為首的老翰林輕輕點頭,抬起手,猛地一拍胸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