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在神念在不間斷凝聚文台,但也一直在戰鬥,一直在觀察戰場。

    「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全部之壽,換天地正氣!」響亮的聲音響起,杜陵口吐鮮血,將一直在文膽中孕育的才氣古劍與碧血丹心引來的天地正氣融合,微笑著控劍,殺向妖蠻。

    杜陵只是進士,而且孕劍藏鋒的時間並不久,他的力量遠遠比不上那些老翰林,所以,他沒有選擇殺強大的妖王蠻王,而是控制才氣古劍殺向那些妖侯蠻侯。

    古劍初開鋒,攜天地正氣殺妖侯蠻侯如殺土雞瓦狗,不過剎那間,殺死十一頭。

    在最後時刻,杜陵的古劍飛到一頭蠻王的身側,猛地炸裂,打了那頭蠻王措手不及。

    隨後,真龍古劍急襲,將那頭蠻王斬於劍下。

    杜陵扭頭,面帶微笑,目光穿過紛亂的戰場,落在方運的臉上。

    方運看到,杜陵的身體從下自上徐徐化為淡淡的光芒消散。

    杜陵笑了笑,張口說著什麼,但戰場聲音轟鳴,雙方相距數十丈,方運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不過,方運懂唇語。

    「我不僅不想讓妖蠻看到我的眼淚,也更想笑著殺光它們!我儘力了,請您記得約定,轉告方虛聖,請他作一首能增強碧血丹心的戰詩詞,只為,讓我們灰袍的光輝,更加燦爛!」

    杜陵說完,身體化光消散,灰袍落地,無人伸手去接住。

    與杜陵一起的另外四位灰袍,之前都已經獻祭壽命,陣亡。

    方運本能伸出手想要抓住杜陵的灰袍,但相距太遠。

    真龍古劍的仿劍掠過,捲起杜陵的灰袍,飛到方運面前。

    方運像其他灰袍一樣,仔仔細細把杜陵的灰袍疊起來,收入吞海貝中,然後平靜地望著前方無盡妖蠻,露出淡淡的微笑。

    文宮中,方運的神念已經試遍了十七種文台,而能增強詩詞類的文台一共也只有十七種。

    全部失敗。

    方運的神念端坐於文宮之中,雙目中的血色漸漸消褪,目光變得清澈。

    「既然十七條路都到了盡頭,那我便開闢第十八條路!山擋,開山!海擋,分海!杜陵,我會帶著你的笑容,殺光眼前的妖蠻!」

    方運神念緩緩起身,無盡的橙色光芒從他的全身冒出,如火如焰,向四面八方噴射,每一絲光芒中,都飽含方運這些年所學所作的一切詩詞文章。

    與此同時,文宮穹頂的所有星辰降下星光,連最中間的那顆文曲星碎片也不例外!

    才氣逆勢上沖,文宮星辰自上傾瀉,兩種力量相撞,形成恐怖的衝擊波,甚至穿過方運的文宮,飛出方運的體外。

    戰場之上所有能調動天地元氣的讀書人與妖蠻本能地看向方運,因為他們都感覺到,方運所在的位置,彷彿成為兩界山天地元氣的中心,以他為中心,一道環狀的力量瞬間向四面八方擴散。

    這力量不強,但若把天地元氣比作琴弦,那這力量便是撥動琴弦的手指。

    天地為琴,元氣為弦,方運彈之。

    浩瀚蒼茫的氣息自方運身上發出,好似遮蔽人族旭日,鎮壓妖族血月,所有妖蠻為之驚駭,連遠在後方壓陣的三頭祖神一族的皇者也露出警惕之色,原本正準備衝鋒的巔峰妖王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異變,一動也不敢動。

    斷帛裂錦的聲音響徹兩界山,似是有無形巨手,撕裂天地。

    一座嶄新的文台浮現在方運頭頂的上空,這座文台和大多數文台一樣是青色為體,高約一丈,是下寬上窄的梯形台。

    在這座文台的正面,以甲骨文鐫刻著兩個字。

    學海。

    學海文台!

    在文台之上,是一片微型的海洋,而海洋之中,遊盪著數不清的文心魚。

    在學海文台一側,是萬民文台。

    方運掃視前方眾生,如高高在上的帝君,帶著令人難以捉摸的微笑,手持大儒文寶開天筆,在聖頁上書寫戰詩。

    墨女抱筆,硯龜獻池,筆重墨濃,字正紙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方運的書寫吸引,好像方運的紙筆能孕育出天地間的靈物。

    在聖頁的最上面,方運書寫一首他當年所作的舉人防護戰詩《詠秦民》。

    朔風吹度秦時關,

    鐵衣映雪夜更寒。

    生吞六國建功業,

    死卧北疆鎮河山!

    這是一首稱頌人族萬民的戰詩。

    一息詩成,但方運並未停筆,繼續書寫第二首進士防護戰詩《玉門關》。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同樣一息詩成,方運繼續書寫,一首翰林戰詩《破樓蘭》。

    青海長雲暗雪山,

    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方運現在已是大學士,於是,在聖頁的最下方,書寫第四首大學士戰詩,《李廣頌》。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徵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原作寶光。

    首本寶光。

    書法寶光,墨女寶光,硯龜寶光,聖頁寶光,文寶筆的寶光……

    以及,傳世寶光!

    這首在華夏古國被譽為七絕之首的古詩,出現在聖頁之上。

    但是,寶光的出現並沒有結束。

    連詩寶光出現,而且一出現就是四層!

    只有每一首詩詞的文位呈遞進關係,一篇文位高於一篇,才能出現四重連詩寶光。

    四重連詩寶光的罕有程度與傳世寶光相同,附近所有的人族都看呆了。

    詞君激動得滿面赤紅,忍不住喊道:「未曾想,我竟能親眼看到傳世寶光與四重連詩寶光共現!前無古人,前無古人啊!張龍象絕對是歷史上第一人。」

    衛皇安眨了眨眼睛,道:「我本以為我也算是天才,血芒古地未逢敵手,結果被方虛聖狠狠打擊,現在,又冒出一個文界大學士!我想死!」

    連坐鎮城頭的守界大儒陳奔都忍不住喃喃自語道:「此詩,橫絕**,掃空萬古!」

    詩君卻低聲道:「若我所料不錯,還有新的寶光。」

    「不可能,寶光已盡,若是再有寶光,我……」詞君的聲音戛然而止,然後瞪大眼睛看著方運前方的聖頁。

    最後一層寶光覆蓋聖頁。

    沒有人聽說過這種寶光,也是人族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但是,看到后,每個人腦海中自動浮現這種寶光的名字。

    同韻寶光!

    所有人恍然大悟,這四首詩,竟然都押寒山韻!

    一些讀書人激動得渾身顫抖,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人族一種全新的寶光誕生。

    「死而無憾……」

    一些愛好詩詞的讀書人竟淚流滿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