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城牆上的人族快步向前跑,站在城牆的邊緣探出頭向外望著。

    「萬勝!」

    「萬勝!」

    萬眾歡呼。

    所有人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突然,一部分正在逃跑的妖蠻停下腳步,轉身望著兩界山,雙眼通紅,憤怒吼叫。

    所有將士臉上的笑容消失,許多士兵甚至手忙腳亂地拿出武器,做好戰鬥準備。

    這一年多的戰鬥實在兇險,所有人都被莫大的恐懼籠罩,即便這些妖蠻在十里之外展現攻城的意圖,依然能讓許多士兵本能防備。

    隨著一些妖蠻的嚎叫,更多的妖蠻停下來。

    大量的妖蠻回頭望著兩界山,看著兩界山下的無數妖蠻屍體,拚命嚎叫。

    所有懂妖語的人都能清晰聽到它們在喊什麼。

    「復仇!」

    「復仇!」

    許多人猶如被一盆冷水當頭潑下,瞬間清醒,妖蠻可不是人族,更接近野獸,經常發生抗命不遵的事情,它們一旦雙眼通紅,便會失去理智,靠著本能戰鬥。

    這些妖蠻,有超過七成的可能會因為憤怒而返身攻城。

    那些剛剛登上城牆的各軍最為失落,尤其是珠江軍的將士,本來就來晚一步,沒能看到方運誅妖的全過程,現在又可能遇到反擊。

    「警戒!」響亮的聲音穿過戰場,所有將士立刻快步排成防守陣型。

    看到人族的動作,那些妖蠻嚎叫聲更大,許多妖蠻喘著粗氣,偶爾回頭看一眼妖蠻城,見沒有大妖王下令,便更想衝上界山城牆。

    許多人族將士口中發苦,本以為勝利在望,誰知道竟然因為殺戮太多,激發了妖蠻的本性。

    方運立於平步青雲之上,背負雙手,緩緩道:「本侯當場授業,諸位若願接受,可誠心聆聽。」

    眾人一愣,豁然大悟。

    要學傳世戰詩,所有人都應該去聖廟,對著代表作者的詩詞木牌彎腰鞠躬,后可學習。但是,如果原作者在近處,那可以直接進行戰詩授業。

    詩君雙手在身前交疊,深深作揖,起身後道:「請張先生指教。」

    「請張先生指教。」詞君也立刻作揖。

    隨後,城牆上的大多數大學士向方運作揖,口稱代表老師身份的「先生」。

    但是,祺山軍中的苟葆、靖郡王等大學士獃獃地看著方運,從《李廣頌》發威開始,這些大學士就在發獃。

    方運輕輕點頭,口誦戰詩。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方運說完戰詩成形,半透明的飛將軍李廣出現,但不過剎那之後,李廣炸開,化為密密麻麻的光點,猶如一條條河流飛向界山城牆的大學士,凡是稱方運為先生的大學士,皆有星光進入眉心。

    數息后,所有大學士露出喜悅之色,然後手持毛筆,開始紙上談兵。

    詩成,數以百計的李廣虛影出現在這些大學士的身後,而城牆上所有人都被厚實的半透明長城擋住。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剎那,城牆上的將士看到,原本還躍躍欲試的妖蠻眼中的血色迅速消散,然後拚命逃跑,幾乎所有妖蠻都夾著尾巴,嗚嗚低鳴。

    方才四個李廣都能屠滅萬王,現在竟然出現上百李廣,它們徹底嚇破膽。

    所有妖蠻猶如驚弓之鳥,越跑越快。

    妖蠻撤軍,本來要回到妖蠻城中,但妖蠻城的大門只有十數丈寬,數千萬的妖蠻拚命衝鋒,立刻發生踩踏事件。

    大量的妖蠻被踩在腳下。

    被踩的妖蠻身體強壯,但踩人的妖蠻同樣不弱,可若是妖民倒地遇到妖侯,往往被一腳踩死。

    「廢物!」

    一頭皇者突然大罵一聲,隨後巨爪天降,就聽砰地一聲,城門口方圓百丈內所有妖蠻被拍成肉醬,腥臭的血液味四散。

    「留在城外!」

    逃跑的妖蠻大軍停下腳步。

    所有的妖蠻不安地站在原地,不時偷偷望向兩界山的方向,一旦看到李廣的名將虛影,必然會心驚肉跳。

    一些妖蠻的心中甚至偶爾浮現億萬箭矢自天而降的恐怖場面,那已經不是戰詩詞,而是天災!

    兩界山上,眾多將士鬆了口氣,這才發現根本不用擔心妖蠻反撲,這些妖蠻已經被李廣嚇破膽。

    「這一戰,妖蠻士氣已經崩潰!張侯爺當獲首功!」詩君微笑道。

    「這是自然,毋庸置疑。」

    「陳先生所說的『橫絕**,掃空萬古』,當真貼切。只有此等戰詩,才能誅殺萬王,讓億萬妖蠻聞風喪膽。」

    「說到橫絕**掃空萬古,這評價比『橫空盤硬語』更高一層,仔細想想,張龍象的多首詩詞有**萬古之意。比如『一將功成萬骨枯』,比如『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比如『寸寸山河寸寸金』,即便是上一首傳世戰詩『殺妖如草不聞聲』,也有一種令人心跳加快的力量。」

    「前有方虛聖,後有張龍象,乃是人族鼎盛之標誌。妖界有什麼諸皇時代,我看,人族會開啟文豪時代!」

    「戰場果然是歷練人的地方,若不入兩界山,張鳴州絕對無法在短短數個月內連續創出兩首傳世戰詩!」

    「這首《李廣頌》古意盎然,悠遠豪邁,即便不是戰詩,也至少鎮國,乃是一等一的好詩。」

    「能將時光與天地的轉變拿捏得如此巧妙,戰場意象如此宏大,張鳴州乃當世第一。」詞君稱讚。

    眾人一愣,都說文無第一,所以「第一」這種說法非常少見,必然會引來誤會,尤其經常有人拿張龍象與方運比,許多人都會避嫌,不同時提兩人,可說到「第一」,眾人不得不聯想到方運。

    但是眾人仔細一想,兩人的風格的確有些差別,方運的風格多變,但張龍象的文風幾乎固定,只論戰場意象的話,張龍象的確稍勝半籌。

    一位老大學士立刻岔開話題,道:「李廣虛聖的在天之靈,怕是會非常欣慰。」

    「是啊,死後仍能與妖蠻作戰,是每位人族的榮幸。」

    「我倒是想知道張鳴州會獲得多少軍功!」

    所有人露出好奇之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