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眼睜睜看著方運走到三樓邊緣,推開窗戶。

    兩條街外,便是著名的明堂街,正對面的方向,便是明國公府。

    臨近除夕,明國公府里燈火通明,人來人往。

    方運靜靜地看著明國公府,身後的眾人一動不動。

    偶爾,方運也會移動目光,望向離明國公府不遠的一條街上的府邸,那裡是祺山侯府,苟葆居住之地。

    三樓的每個人都感到,窗前的那人簡直猶如一頭蟄伏的巨妖,一旦醒來,便氣吞天下。

    「文會繼續,無須管我。」方運淡然道,並不回頭。

    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紛紛道:「多謝兄台手下留情。」

    這時候連小二都明白,此人顯然不是一般人,是為了掩蓋身份才穿粗布藍衣。

    那些讀書人也不敢多話,陸續退到遠離方運的地方,相互看了看,許久也無人說話。

    不多時,一人低聲道:「劉兄,你真是幸運啊,不過,也多虧你。」

    眾人羨慕地看著那劉秀才。

    劉秀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剛才就是他善意地提醒方運那不是為難,只是一種讀書人間的習俗,這句話其實沒什麼,但卻提前向方運表達善意,化解了可能存在的衝突。

    一位秀才眼珠一轉,低聲道:「一爬爬上最高樓,十二欄杆沖牛斗。張某不願留名姓,恐壓文界十四州!好大的氣魄,這首詩,讓我想到一個人。」

    其餘人一愣,露出恍然之色,用力點頭。

    「先前我被此人的浩瀚氣勢所驚,頭腦不聽使喚,只以為他是一個身份顯赫的讀書人,最多不過是翰林,撐死是普通的大學士。可後來仔細一想,全文界所有讀書人都算上,誰敢說能文壓一界?只有那位!」

    「極有可能是他,我等雖未親見他的畫像,但描述差不了,有一臉絡腮鬍,身體雄壯,相貌英偉,虎視鷹顧,有半聖之相!」

    「對對,只能是他。『橫絕**,掃空萬古』的不僅是他的詩詞,也是他的人!」

    眾多讀書人紛紛點頭,可沒人敢說出「張龍象」三個字。

    「這位突然布衣夜行,所為何事?」劉秀才低聲問。

    眾人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發現興奮之色,每個人都猜到,極可能有大事發生。

    所有人全都閉上嘴,緩緩轉身,盯著方運,越發激動。

    方運依舊望著明國公府。

    張經安在當亭長的時候,曾經頒布過「凈醫令」,避免假藥假郎中泛濫,但卻捅了馬蜂窩,因為京城的醫館藥鋪被京城上層力量控制,那些真正的大佬不出面,但他們的兒孫子侄坐不住,聚集起來衝到張經安所在之地。

    明國公的侄子古鴻本身無能無恥,乃是勛貴中的恥辱,被人罵為廢物,好不容易求明國公開口,得到負責醫官藥鋪的差事,每年能從中得到不少私錢,張經安的凈醫令一下,他最為憤怒,所以當眾抽了張經安一耳光,若不是張經安機靈逃脫,甚至會被繼續毒打。

    方運一直記得這事。

    不過,方運沒有立即動手,是因為從書山出來開始,就在熟悉新的力量,所以一直坐在馬車上。

    在第九山之時,方運已經由格物大學士晉陞為致知大學士。

    格物為探尋,而致知為理解。

    目光探查,所以格物大學士的目光格外敏銳,被稱為格物之目。

    頭腦思索,所以致知境大學士的頭腦有強大的思考能力,被稱為致知之顱。

    事物的本質,僅僅靠格物追尋不夠,還需要致知理解。

    在晉陞致知境后,方運感覺自己的力量又提升一步。

    在格物境的時候,自己雖然能觀察到事物最隱晦的細節,但不能把所有的細節聯繫到一起並做出完善的判斷,而現在,只要觀察到有用的現象,就可以獲得更有用的信息,絕不會遺落什麼。

    格物境大學士擁有可怕的觀察能力,而晉陞致知境后,會獲得強大的計算能力。

    方運在熟悉這種感覺,因為現在的自己無論看到什麼,致知境的力量都會快速分析,不僅消耗才氣,也消耗精力,現在還無法自由地控制致知境的力量。

    以三樓的小二為例,在格物境的時候看到小二,會發現他的語氣和表情不善,他的右手因為用毛筆磨出繭子,他的話有巴陵口音,然後猜到這人有些狗眼看人低。

    但是,現在方運已經是致知境,在發現這些細節后,通過這些細節,立刻得到背後的信息:這個小二苦練過毛筆字,但因為家境貧寒,而巴陵又是人口眾多可錄取童生名額較少的地方,所以落榜,來荊州討生活,而荊州的童生錄取比例極高。小二認為自己若在荊州參加科舉,必然能考中童生,所以一開始看到方運的時候沒有變臉,但聽到方運的口音,看到一個荊州人士竟然沒穿文位服,認定是沒有文位,自然心生厭惡。

    方運回想到這裡,臉上浮現一絲無奈的笑容,致知之顱的確強大,自己觀察到小二的細節后,第一時間就得到結果,但自己根本不需要這種結果,沒必要在乎一個陌生人的心路歷程,完全是在浪費。

    不過,因為有致知之顱的存在,方運心中又生出其他想法,方才並非是完全浪費力量,因為自己有了這種經歷,若下一次遇到相似的狀況,可能不需要致知境的力量,自己會本能地得到結果。

    一眼見喜惡,一念知福報。

    「看來,要在戰鬥中不斷運用致知之顱,從而讓一些天賜能力化為基本能力,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方運足足在窗口站了一個時辰。

    那些讀書人竟然依舊精神抖擻,而那個小二站在樓梯口不敢動,有其他小二叫他,都被他趕走。

    臨近深夜,方運緩緩深呼吸,終於有所掌握,關閉致知境的力量。

    方運雙目微微瞪大,一張口,真龍古劍飛出,一條墨劍在其下隱現。

    真名激發,劍化真龍。

    「嗷……」

    古劍真龍飛到明國公府的上空,以絕世之姿伸出右前爪向下一拍,就見方圓百丈的明國公府所有建築倒塌,所有樹木折斷,塵土飛揚,地面下陷。

    一位青衣老者腳踏平步青雲,從煙霧中衝天而起,怒髮衝冠,雙目如血。

    「何人敢毀我明國公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