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國公好大的脾氣!本侯不屑動手,但三日之內,我要看到打吾兒經安之人的下場!」

    方運說完,腳踏平步青雲,從紀家酒樓的窗口飛出,直飛向祺山侯府苟家。

    明國公站在平步青雲之上,面色數變,竟然不敢斥責,只敢眼睜睜地看著方運在半空飛行。

    酒樓里的一眾讀書人目瞪口呆,誰都知道有大事發生,可珠江侯一劍毀明國公的府邸,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明國公的爵位可比珠江侯高,而且明國公是誠意境大學士,家底深厚,寶物無數,不可能會怕珠江侯,可是,明國公竟乾瞪眼不說話。

    兩界山餘威仍在。

    三樓的讀書人快步衝到窗口,望著方運飛向苟家。

    站在三樓樓梯口的店小二哭喪著臉,一步一步緩緩下樓,自己竟然瞧不起堂堂珠江侯,竟然瞧不起作出三首傳世詩詞的大學士,以後自己何止成為酒樓的笑柄,甚至可能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

    酒樓掌柜正站在二樓的樓梯口,呵斥道:「不成體統!你為何一直在三樓不下來?上面發生了何事?」

    店小二兩腿一軟,差點摔下樓梯,他帶著哭腔道:「掌柜的,小的不是有心的啊……」說著竟然真嚇得流出眼淚。

    酒樓掌柜面色劇變,三樓之上都是讀書人,他們或許文位不高,但哪怕是普通的秀才都有同鄉同學,隨便認識一個小官,就能讓酒樓開不下去。

    「天殺的東西!說!告訴我發生了何事!你要是不說清楚,老子打斷你的狗腿!」酒樓掌柜氣得滿面通紅,轉頭尋找趁手的東西,好像真要打斷店小二的腿。

    店小二腿一軟,癱坐在樓梯上,望著酒樓掌柜,目光里充滿驚恐和懊悔。

    「說!」酒樓掌柜怒不可遏,「今天你不交代清楚,別想走出酒樓大門。」

    店小二帶著哭腔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接著,店小二就哭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老子扒你家祖墳了還是踢你家寡婦門了?你竟敢如此對我?那可是珠江侯啊!那可是張鳴州啊!那可是我文界在兩界山的第一功臣啊!全天下上到國君下到百姓都在談論他,你竟然不讓他上樓!啊?你竟敢不讓張龍象上樓?當年你進店當夥計的時候,老子怎麼沒打死你!」

    酒樓掌柜幾乎氣瘋,不斷扭頭往四處看,想尋找能打人的東西。

    二樓的食客和其他夥計已經圍過來,聽到方才發生的事,所有人既同情又覺得活該。

    一個食客道:「我看不會有什麼事,張侯爺執兩界山牛耳,連文界的榮譽都不大看得上了,豈會在意小二擋路。」

    「是啊,就不要為難這孩子了,張鳴州都沒怪他,掌柜的你就放過他吧。」

    掌柜罵道:「張侯爺是懶得理他,但荊州的官員將來怎麼看我?街坊鄰居怎麼看這家酒樓?以後哪個讀書人敢來這裡吃飯!」

    眾多食客無言以對。

    「掌柜的,我……我錯了……」店小二懊悔地擦拭眼淚。

    「媽的,你給老子等著!要是酒樓出了事,老子剁了你!」酒樓掌柜說完向上走,嚇得店小二抱頭下蹲。

    越過店小二,酒樓掌柜一腳把店小二踢下樓梯,一邊罵一邊向三樓走。

    另一個店小二道:「掌柜的,您還上樓幹嘛去?」

    酒樓掌柜白了那店小二一眼,邊走邊道:「當然看好戲!」

    那店小二愣了一下,快步向上跑,其餘的夥計廚師和食客蜂擁而上。

    最後,留下被踩了好幾腳的三樓店小二,望著樓上,欲哭無淚。

    三樓的窗口擠滿了人,冬夜的寒氣撲面而來,但每個人都毫不在乎。

    明國公腳踏平步青雲,懸停在天空之上,一動不動。

    方運已經飛臨苟家上空,苟葆從院中升起,冷哼一聲,道:「敢問珠江侯深夜到訪,所為何事?我苟家家業已經被不肖子孫敗光,難道珠江侯要落井下石嗎?」

    「欠了我和兩界山的債,就想輕易賴賬?天底下,沒有這等道理!」方運道。

    苟葆面若寒霜,道:「老夫承認,你的戰詩詞的確不凡,但也僅此而已。老夫境界比你高,文膽比你強,才氣古劍也必然勝過你,若要生死搏殺,你還不是老夫的對手。更何況,你若敢在荊州城內攻擊大學士,楚王饒不了你,大儒殿堂饒不了你,孔家饒不了你,連這聖廟甚至聖院都饒不了你!」

    「井底之蛙。」方運淡然一笑,化為劍身的真龍古劍以七鳴的速度直刺苟葆,毫無花俏。

    苟葆冷冷一笑,立刻口吐才氣古劍瞬間激發真名,就見祺山古劍瞬間化為一柄十丈巨劍,劍身岩石崢嶸,如取一青山而鑄劍,堅厚沉穩。

    「年輕人,老夫便讓你知道何為老而彌堅,何為老驥伏櫪!空有速度,未必是至強之劍!老夫……」

    苟葆話未說完,真龍古劍猶如利刃裁紙,只聽嗤地一聲,劍光閃過,把祺山古劍一份為二。

    被劈成兩片的祺山古劍崩裂,化為碎石向下灑落。

    「噗……」

    古劍崩碎,文膽遭受重創,苟葆噴出一口血霧,面色如白紙,驚恐地望著方運。

    「你……」鮮血順著苟葆的嘴角向外流,他拚命想控制自身的力量,但見真龍古劍點在他的額頭。

    苟葆的眉心只有一個針尖大的傷口,身體的損傷微乎其微。

    但是,一聲聲巨大的轟鳴從苟葆的頭顱中傳出,瞬間傳遍百里。

    那是山崩地裂的聲音。

    大學士文宮,崩塌!

    平步青雲消失,苟葆慘叫一聲從半空跌落,摔在屋頂的瓦片上,然後滾到地上,全身輕輕抽.動著。

    「老爺!」

    苟家的一些家僕哭喊著撲向苟葆。

    真龍古劍輕輕一震,龐大的力量降臨到苟家,苟家所有房屋的結構遭到破壞,慢慢倒塌。

    明國公氣急敗壞道:「珠江侯,你這個無法無天的賊子,怎敢在荊州城內謀害大學士!」

    方運看都不看明國公一眼,望向荊州王宮的方向,舌綻春雷。

    「珠江侯張龍象,入宮覲見!」

    方運的聲音傳遍整座荊州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