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王宮大殿內靜到可以聽到細針落地的聲音。

    其餘三個大學士幾乎驚呆了,雖然每個人感覺楚王可能會妥協,但是沒想到答應得如此快。

    清鄴侯眼中充滿無奈之色,道:「至於祺山侯藏匿的家財,乃是與……靖郡王第三子合謀,理當奪其爵位,廢為庶人!」

    靖郡王猶如聽到晴天霹靂,獃獃地望著清鄴侯,半晌說不出話來。

    楚王黑著臉,看著靖郡王道:「皇叔,此時需要您大義滅親,不要讓寡人為難!」

    如此赤.裸的威脅,讓在場的其他幾位大學士皺起眉頭,楚王這話已經背離了君臣之道,朝堂上本不應該說這等重話。

    過了許久,靖郡王用力一點頭,道:「老夫教子無方,還望君上寬恕!」

    說完,靖郡王扭頭看向方運,咬牙切齒問:「怎麼樣,夠了嗎?」

    方運卻露出迷茫之色,道:「你們在說什麼?」

    楚王與四位大學士頓覺頭疼,完全跟不上這位珠江侯的想法,不知道他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清鄴侯無奈道:「我們在按照你說的,嚴懲兇手。」

    「他們不是兇手。」方運道。

    其餘人疑惑不解,難道這是要化干戈為玉帛隨便找個替死鬼就行了?

    方運慢慢抬起右手,最後以食指指向高高在上的楚王。

    「你是。」方運直視楚王雙目。

    眾人大驚失色,隨後勃然大怒。

    「賊子敢爾!」楚王猛地一拍身側的龍案。

    哐當哐當……

    就見王座兩側的大片屏風被人踢倒,共三十七人從中走出。

    十六位翰林,二十一位進士。

    每個人都閉口不言,但是,目光如劍,殺意如潮。

    方運只覺身上的汗毛輕輕顫抖,如刀鋒臨身。

    這三十七人中,每個人都已經寫好藏鋒詩,每個人都可以在下一個剎那外放唇槍舌劍。

    四位大學士冷淡地看著方運,四人周身才氣涌動,元氣環流,一陣陣強大的威壓向方運衝擊,不過那些強大的力量距離方運一尺外自動消散。

    四人隨時可以出手。

    楚王居高臨下坐在王座之上,面龐冷如萬載冰原,雙目異常明亮。

    「張龍象,你以為本王奈何不了你嗎?」楚王厲聲道。

    方運面帶淡淡的笑容,一一掃視所有的翰林與進士,最後掃視四位大學士。

    「土雞瓦狗耳。」

    一人所在,萬軍無敵。

    所有人面帶怒色,恨不得立刻出手,這簡直是此生遭受的最大輕蔑。

    楚王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緩緩道:「張龍象,本王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可願拋棄前嫌,聯手助楚國更上一層樓?」

    方運啞然失笑,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楚王,如同在看一條野狗,道:「你也配與我聯手?」

    楚王氣得幾乎要掀翻桌子,但他終究忍了下來,道:「你很清楚,寡人絕不可能容許一個與我有深仇大恨之人留在楚國,更不允許你離開楚國投奔他國。你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與本王盡棄前嫌,另一條,本王以謀殺大學士苟葆之罪,毀你文宮,碎你文膽!」

    「就憑你?」方運毫不掩飾嘲諷之意。

    靖郡王怒火衝天,道:「君上,下令吧!」

    楚王手持玉璽,緩緩起身,俯視方運,道:「張龍象,你這是在逼寡人!楚王之尊,不容褻瀆!」

    方運雙手背負在身後,靜靜地看著楚王,道:「可惜了,你本來可以成為文界歷史上第一國君,但你親手毀了這個可能,甚至毀了楚國王室!」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明白方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每一個人都怒髮衝冠。

    「君上,老夫已經忍無可忍!」靖郡王暴喝一聲。

    「那麼……」楚王的眼皮輕輕耷拉下,隨後抬頭朗聲道,「眾愛卿聽令,珠江侯張龍象謀害祺山侯苟葆,包藏禍心,屢教不改,疑似與其父張萬空一樣背叛人族!將其擒拿,生死勿論!」

    楚王說完,他右手的玉璽突然發出萬丈明光,直衝雲霄,與遠方的聖廟遙相呼應,隨後,一道沛莫能御的氣息自天而降,籠罩整座王宮大殿。

    在那龐大的力量之下,在場的所有人彷彿是魚缸里的小魚兒。

    隨後,天空降下一道淡紅色的光柱,籠罩方運。

    聖廟封禁。

    即便是半聖,一旦遭遇聖廟封禁,也會在短時間內難以動彈。

    不過,現如今沒有人能控制聖廟之力封禁半聖,除非亞聖親臨。

    除卻楚王,所有的讀書人外放唇槍舌劍,直擊方運。

    除卻四位大學士,其餘三十七人每人的唇槍舌劍都曾用過傳世藏鋒戰詩《寶劍吟》,增強唇槍舌劍的力量,同時,使用喚劍詩《龍劍詩》,讓唇槍舌劍的數量暴增一倍。

    整整七十四支唇槍舌劍襲來,如蓮花夜放,光輝燦爛。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輕蔑與不屑。

    四位大學士沒有用身前的才氣古劍攻擊,因為要保護楚王。更何況,在聖廟封禁的力量面前,方運手無縛雞之力,絕不可能躲開數十人的聯手攻擊。

    但是,下一剎那,除卻四位大學士的才氣古劍,其餘所有翰林與進士的唇槍舌劍全部停在半空,同時一道道透明的漣漪在豎直的平面擴散,好似在方運的前方多了一張由水面形成的護盾。

    在看到這些漣漪的一剎那,每個人都瞪大眼睛,驚駭欲絕。

    轟隆隆……

    天空突然響起劇烈的落雷聲,那聲音不僅傳遍文界,甚至傳遍聖元大陸,傳遍每一處有聖廟的地方。

    隨後,文界所有生靈抬頭望天,就見楚國王宮的方向,彷彿出現天地裂痕,上蒼之怒。

    天威降臨。

    王宮大殿內,七十四支唇槍舌劍在無形但恐怖的力量下,徐徐調轉方向,最後調轉一百八十度。

    每把唇槍舌劍的本體和仿體,都指向它們的主人,曾經的主人。

    「天……行……師……道……」楚王喃喃自語,喉嚨幾乎銹住。

    「他是……方虛聖……」靖郡王難以置信望著方運。

    《易傳》徐徐收斂力量,大鬍子的中年張龍象化為一個少年模樣的方運。

    在這一瞬間,無論是楚王還是四位大學士,無論是翰林還是進士,突然明白為什麼文界中會出現一位張鳴州,突然明白為什麼一個文界人能在一年內連作三首傳世詩詞,為什麼一個文界人能創造連聖元大陸所有人都做不到的奇迹。

    因為那個文界人是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