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此同時,聖廟封禁的力量徐徐消散,方運手中多出濟王大印。

    現如今的孔聖文界里,在聖院序列最高之人,是方運。

    即便是文界所有大儒、所有諸侯、所有讀書人甚至所有人聯手,也無法鎮封方運。

    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之前為何方運說自己懲罰苟葆無罪。

    「方虛聖饒命……」

    眾多翰林與進士在看到方運的一剎那,徹底失去鬥志。

    論文名,張龍象現在的確可以與方運相提並論,但是,方運是實打實的虛聖,不僅有文名,還有地位和權力,而張龍象只是空有文名,整體力量遠不能與方運比。

    對於方運,在場的大部分翰林與進士都十分景仰,其餘幾人即便不景仰也充滿尊敬,沒有負面的想法,畢竟文界之前與方運沒有任何的衝突。

    他們能學習《龍劍詩》與《寶劍吟》就足以證明一切。

    他們敢殺文界天才,但卻不敢動人界虛聖分毫。

    未等天行師道懲罰,眾多翰林與進士的文宮與文膽開始震蕩。

    死很可怕,但刺殺人族虛聖的罪名更可怕。

    「你們,本可以不來。」

    方運說完,七十四把唇槍舌劍原路回返,刺穿三十七個頭顱。

    所有的翰林與進士帶著無盡的悔恨閉上雙目,七十四行眼淚與他們的身體一同下落,淚滴迸濺,與血交融。

    四位大學士與楚王看著三十七具染血的屍體,腦中一片空白。

    即便是文界歷史上最慘烈的一場戰鬥,也不可能死如此多的翰林與進士,只有在兩界山那種猶如絞肉機關的地方,才可能如此。

    楚國傾盡國力培養的良才,竟然死於天行師道。

    聖院有鐵律,被天行師道殺死之人,不厚葬,不立碑,不入正史,甚至連家人都不得祭奠,對於有「死者為大」習俗的人族來說,這是和滅門一樣的災禍。

    各國也有相關的律法,凡是遭天行師道之人,其後子孫十代不得參與科舉。

    即便是楚王也不敢破這個規矩,對抗這個規矩的國君,只能退位。

    死於天行師道的污名,僅僅次於逆種,比叛國都更加嚴重!

    楚王獃獃地看著血泊中的翰林與大學士,然後轉頭,茫然地看著方運,他已經徹底失去了思索能力,不僅僅因為方運是虛聖,更因為方運做事往往看似平和實則無比極端。

    在私底下,方運可是有另一個外號,方滅門,而在妖界,方運的外號是魔王。

    在內心的最深處,楚王的陰暗面在吶喊,大叫著偷襲方運,但是,楚王的理智告訴自己,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不僅僅因為方運擁有孔聖文界所有聖廟的最高控制權,更因為,孔聖文界一直有孔家大儒監管。

    楚王很清楚,自己殺張龍象,孔家大儒會猶豫從而讓自己成功,但是,若是殺方運,孔家大儒不會也不可能猶豫,必然會第一時間阻止。

    楚王手持玉璽,發送一封傳書。

    四位大學士微微低下頭,收回唇槍舌劍,雙手垂下,如同待宰的羔羊。

    「為何不說話了?」方運平靜地看著五個人。

    四位大學士依舊垂首閉口,一言不發。

    楚王嘴唇輕動,最後鼓足勇氣道:「寡人……不,在下見過方虛聖,此前種種,皆是誤會,在下一定會盡全力彌補!祺山侯苟葆罪大惡極,奪爵,誅九族!鹿門侯罪大惡極,奪爵,同樣誅九族。至於打張經安的那些人,全部滅門!本王……在下會下罪己詔,明日便退位。」

    四位大學士流露出淡淡的悲哀之色,歷代楚王何等輝煌,幾乎是孔聖欽點,只要不逆種,楚王之位世代穩固,遠比聖元大陸任何帝王家族更難衰落,幾乎可以說是永世延綿。

    但現在,楚王只能退位,這是國君所能遭受的最大懲罰。

    方運抬腳前行,徐徐向前方的王座走去,邊走邊說。

    「畢竟張家有錯,張萬空行蹤不明,你身為楚王,剛繼位不久便出現疑似逆種,壓力巨大,又遭各國攻擊,因此記恨張家實屬正常。本聖降臨文界,並非為張家復仇,而是為磨礪自身。所以,本聖一開始並不想報復,最多是廢了苟葆或鹿門侯。」

    「只不過,你一而再再而三害我,在你勾結蠻族圍堵珠江軍時,我改變了想法。不過,我那時仍然想給你一個體面,你只要當眾認錯道歉便罷了。」

    「情況到了兩界山,再度發生變化。你竟然指使苟葆在兩界山害我,阻我奪軍功。即便如此,我也對自己說,若從兩界山回返,給你一個體面,讓你稱病退位,讓你的長子繼承楚王之位。」

    「但是!」

    方運盯著楚王的雙眼,足足走了三步才繼續道:「你這個暴虐無道的昏君,為讓我在兩界山心神不寧,竟然想害死我兒張經安!為了讓經安無處尋醫,你竟然喪心病狂把所有高文位的醫家讀書人調離荊州!若不是當時本聖已然立下大功,第一時間收到加急傳書,人族聖院出動醫聖世家的大學士前往文界,經安已經頭腦受損,變為痴獃,甚至會死在荊州!」

    「那……我……」楚王十分想辯解,但在方運的面前,根本不敢說謊。因為楚王有種感覺,自己除了認錯,不能有任何過激的舉動,否則方運一定會做出更激進的報復。

    「我在珠城的時候,不過是在那對夫婦家吃了一頓飯而已,最多是體驗民情,連交情都算不上,你的手下竟然派人抓住那對夫婦,甚至導致其中的農婦死在流放途中!如此行徑,簡直十惡不赦!若我方運不能嚴懲兇手,還有何顏面自稱虛聖?有何顏面屹立於文曲星之下!」

    方運字字如錘,擊打在四位大學士與楚王的心上。

    方運的話語中彷彿凝聚楚國萬民之力,讓四個大學士的頭垂得更低。

    「方虛聖,在下錯了,求您饒恕在下!」

    楚王突然跪在王座之下,露出悔恨之色,雙目中泛著晶瑩的淚花。

    四位大學士震驚不已,很想伸手去扶起楚王,但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隨後,他們露出失望之色,沒想到自己侍奉的君王竟然如此懦弱。

    即便死,堂堂國君也不應跪拜虛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