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塗照峰乃是楚國最強的大儒,甚至被譽為文界歷史上最強的大儒之一,他站在那裡,宛如山嶽聳立,肩負天空,支撐整座大殿,支撐整個楚國,巍峨高大。

    而孔慶楠卻達到更高的境界,當用餘光看的時候,會發現孔慶楠好像頭頂天、腳踏大地,是無邊無際的巨人。但是,當正視孔慶楠之時,會發現他無非是一個身體健壯,面色紅潤的老者,無非是目光比常人明亮,無非是氣色更好,無非是身穿紫袍,除此之外,與普通讀書人毫無區別。

    孔慶楠的強大,已經達到虛實逆化。

    所以當孔慶楠出現之時,楚王深深作揖,雙手幾乎垂到地面。

    孔慶楠面帶微笑,主動向方運作揖,道:「眾議一別,已過一年,方虛聖聖道更加精深,可喜可賀。」

    「孔先生過獎了,未曾想孔先生已成文宗,這才值得人族賀喜。」方運客氣地一拱手,並沒有作揖回禮。

    此時此刻,方運必須要擺虛聖的架子!

    塗照峰忙道:「孔兄,還請您幫幫楚國。」

    孔慶楠點點頭,道:「老夫與你相識多年,豈會坐視不理?」

    說完,孔慶楠望向方運,嘆息一聲,卻遲遲不語。

    楚王突然再次下跪,面向孔慶楠低下頭。

    孔聖文界對整個人族來說,意義雖然重大,但價值並不高,可對孔家來說,卻至關重要。所以,孔家會派遣優秀的大儒駐守孔聖文界,嚴格控制孔聖文界,避免孔聖文界出現意外。

    孔聖文界乃是孔子的力量所化,別人無法直接吸收其中的力量,但孔家卻可以,畢竟孔家人與孔聖之間有血脈的呼應。

    每一個駐守孔聖文界的孔家大儒,在孔家都有極高的地位,遠非普通大儒能比。

    楚王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孔慶楠的身上。

    塗照峰再次面向孔慶楠深深作揖,這一次,他竟然沒有起身!

    堂堂大儒,一直彎著腰,低著頭。

    四位大學士相互看了看,學著塗照峰的樣子,彎下腰,低著頭,一動不動。

    四個人不為救楚王,而是為塗照峰。

    私情再重,也不值得堂堂大儒如此做,而塗照峰卻如此做,那隻能是為了楚國,只為避免楚國陷入動蕩之中。

    楚王暗暗鬆了口氣,相信孔慶楠絕對會幫助自己,畢竟楚國王室是孔聖欽點。

    過了好一會兒,孔慶楠緩緩道:「老夫替楚王求個情,不知方虛聖可否留楚王一條命?」

    「楚王……」方運盯著楚王的面龐緩緩道,「必須死!」

    楚王額頭青筋暴露,幾乎要與方運拚命,但終究沒有發作,只是如同飢餓的小狗一樣望著孔慶楠。

    孔慶楠立刻道:「諸位也看到了,老夫求情也無用,告辭。」說完,孔慶楠腳踏平步青雲,從眾人身邊飛走,飛出王宮大殿。

    楚王、塗照峰與四個大學士起身,目瞪口呆望著孔慶楠的背影,這就完了?就問了一句話,方運不答應,孔慶楠就走了?

    六個人只覺一口血堵在胸口,怎麼都無法發泄出來,直到這個時候,六個人才明白何為高下,何為輕重,何為歧視!

    直到這個時候,六人才明白,在孔慶楠甚至在孔家人的心裡,跟方運相比,楚王根本不配獲得幫助,只有塗照峰值得孔慶楠求情,但也只值一句話而已,多一句都不值!

    六個人露出絕望之色,這才真正意識到虛聖的強大,意識到方運在孔家心目中的地位。

    楚王的確是孔聖欽點,但身為科舉全甲且全聖前的方運,一直被許多讀書人視作孔聖親傳弟子!

    現在六個人甚至懷疑,就算方運把周天子與七國國君都殺死,孔家恐怕也只會說一句「下不為例」。

    離開王宮的孔慶楠一甩袖子,五道紅光降臨,籠罩大儒塗照峰與四個大學士,唯獨漏了楚王。

    塗照峰與四個大學士稍稍一愣,眼中流露出複雜之色。

    聖廟封禁讓五個人一動也不能動。

    方運微微一笑,繼續邁步上前,而楚王卻從高台的側面階梯向下跑。

    方運眨了眨眼,發動大學士的才氣控物能力,楚王一腳踏空,身體倒下,臉重重摔在地上,王冠扭曲,珠簾斷掉,珍珠向四處滾落。

    「啊……」楚王慘叫著捂著鼻子和嘴,但鮮血依舊止不住向外湧出。

    方運如同散步一樣走到楚王身後,伸手按在他的頭顱上。

    楚王嚇得抖如篩糠,一邊捂著嘴一邊嗚嗚叫:「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鮮血以更快的速度流出。

    「楚王,若有來世,希望你能記住,事不可做絕,做人總要留一線。我給歷代楚王一個體面,所以不會公審公判,至於楚王之位,今日便徹底改換!明日清晨,便會有你的遺詔宣布,傳位給梧郡王的第七子,畢竟,他也在你們楚王宗室的族譜之上。」

    「你……」楚王的雙目中爆發出無盡的恨意,但,方運右手稍稍用力,才氣湧入楚王的頭顱。

    砰……

    楚王的頭顱炸裂,白的紅的鋪了一地。

    「本聖,無罪。」方運緩緩道,然後慢慢走到王座之上,轉身,坐下。

    塗照峰與四位大學士身上的聖廟封禁結束,五個人難以置信地看著無頭的楚王屍體,然後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完全沒想到方運竟然會用如此極端的報復手段。方運何止殺苟葆處罰明國公無罪,即便殺了楚王,也依舊是無罪,更可怕的是,徹底斷了楚國王室的血脈!

    梧郡王的第七子,雖然是梧郡王的第十個夫人所生,但許多人都知道,梧郡王的第七子的真正父親並非是梧郡王,而是梧郡王府的一個侍衛。

    不過,上一代楚王為了避免家醜外揚,並沒有把梧郡王第七子逐出王室,只是發配到極遠的地方當了個小官。

    現在,方運讓他繼承下一任楚王!

    方運坐在王座之上,神色冷漠,目光空洞。

    君威浩蕩。

    四個大學士望著塗照峰。

    塗照峰呆立許久,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四位大學士鬆了口氣,塗照峰顯然已經放棄與方運對立,這對楚國來說便是好事。

    靖郡王咬牙道:「還請方虛聖手持楚國玉璽,發布王命,扶危定亂。」

    .
最近更新小說